“小子,我已经将部分轮力传予了你,你也不必担心遭到反噬,这股力量将释放的极为缓慢,不会给你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小刀正拖曳着叶修在空中飞行,胥霞客的声音也在脑海响起。

  感受着丝丝缕缕轮力在海底轮处汇集,叶修全身都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舒爽。

  三千大世界中,所有修炼者皆是修的“七轮三脉”。

  七轮,分别为海底轮、阳武轮、玄阴轮、宝心轮、神关轮、瀚念轮、穹顶轮。

  此七轮自人体小腹下方的会阴穴起始,攀附中脉盘旋而上,止于头顶百会穴。

  而七轮与灵轮七重所相对应,每一个境界之间的隔阂如鸿沟般,难以跨越。

  至于三脉,则是奇脉、中脉、正脉。

  中脉乃人皆通畅的大脉,也是贯通七大灵轮之脉,至于奇脉,则是位于人体左侧的一条隐脉,而正脉,自是位于右侧。

  不过这一正一奇两脉却天生闭塞,轮修者若能打通这两大隐脉,其修为自是又有大增长。

  ……

  手中的小刀提着叶修飞出了云麓城,直朝着深山之中进发,不过眼前的这座山脉,叶修却最为熟悉不过,这不正是凌风山脉?

  胥霞客对于路线的选择显然做过分析,一路皆是绕开了大量前往乾元宗的人流。

  小刀拉扯着叶修灵活的在丛林中上下翻飞,最后落在了一处相对平坦的山石之上,距离乾元宗所在的四大峰也不过隔了几个山头。

  “扯得我胳膊都快断了。”脚踏实地的叶修终于可以舒缓一番酸胀的手臂,不由怪叫道。

  “小子,方才我钻入你体内才发现你竟身中奇蛊,不过那食灵蛊却不是灵渊界的本土产物,看你小子也不像有着跨界旅行的经历。”叶修刚刚坐下,一缕黑烟便自手中的匕首冒出,转眼便化成了胥霞客的模样。

  “我……”

  “不必说与我听,你小子神秘一些,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坏事,起码能让我对未来的日子有点念想。”叶修正欲开口,却被胥霞客一口堵了回来。

  “来,面向旭日,挺身坐直,老夫虽然阳身已逝,但借助天地阳力,也能帮你驱出体内之蛊。”胥霞客煞有介事的说道。

  方才胥霞客提起,叶修才确认了一番,未曾想到那蛊虫也随着自己回到了这二十五年前的世界,不过好在自己遇上了胥霞客,要不然,叶修或许就要栽在这食灵蛊身上。

  叶修面朝旭日坐定,便见胥霞客再次化作黑烟,借助小刀进入叶修的体内。

  食灵蛊寄居于人体心户之旁,常人若是贸然驱蛊,必会对中蛊者产生不良影响,只有胥霞客这般对人体结构掌握透彻的身密轮修者才有如此自信面对食灵蛊,叶修的运气可谓是极好。

  随着胥霞客进入体内之后,叶修隐隐感觉阵阵温热自体表向心头汇集,紧接着便是一阵挠心般的刺痛,中脉之内一股热流将刺痛强行压制,尔后便见心口的黑紫色血筋猛地爆裂开来,一股黑色污血顺着伤口缓缓流下。

  随着血筋的爆裂,叶修感到胸口上有活物在蠕动,定睛一看,却是一只一寸长的白胖小虫!

  叶修也顾不上什么坐姿,当即站了起来,抖落了这条毒虫,正要一脚结束这毒虫的性命之时,胥霞客却再度出现,伸手拦住了叶修。

  “不可这般暴殄天物!”胥霞客的神情惊恐至了极点,见叶修没有动手,才稍稍舒缓了下来,“不能让这毒虫死得这般痛快,瞧我的!”

  只见胥霞客接过叶修手中的小刀,狰笑着走向毒虫,食灵蛊刚刚失去寄居之所,尚未适应环境,此时就如一只毛毛虫一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胥霞客一指按住食灵蛊的脑袋,持刀在其白胖的身子上一划,尔后将其外皮向两侧一翻,最后用刀尖在其尾部一挑,一块纯白色的小晶块就这么被挑了出来。

  食灵蛊受此“凌迟”酷刑,不甘的扭动了几下身子,便再也无法动弹,俨然是死透了。

  “瞧,这可是好东西。”胥霞客一脸得意的看着叶修,手中掂着那白色小晶块,一副展示战利品的模样:“这就是食灵蛊所吸取的轮力精华,这么一小块可抵得上五斤重的元晶!”

  想那极狱之中的两名红甲卫为了三斤元晶便能杀人灭口,叶修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小块白色晶块竟抵得上五斤元晶。

  “这对一些轮修者来说,可是提升轮力的捷径,这些轮力精华本就是你的东西,现在便是物归原主了。”胥霞客抬手一弹,便将晶块弹入了叶修口中。

  “老夫可累死了,没事别打扰我。”胥霞客说罢便再度变成黑烟化入小刀之中。

  “乾元宗,我叶修回来了!”

  叶修所生活的前世,社会阶级固化,是个拼爹拼家世的时代,或许这一世的叶修可以找平凡的小乡村,做一个一世惬意的乡野村夫,但叶修知道,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只有实力,才是幸福生活的保障。

  叶修所在的位置离四大峰并不远,顺着山路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便可遥遥望见阳神峰了。

  叶修心中有股故地重游的欣喜,脚下步伐也越发轻快了起来,四大峰上错落有致的建筑逐渐在眼前清晰了起来。

  在夕阳之下,这些或高或低的建筑灿灿生辉,叶修从没有感觉自己曾生活两年的地方这般干净漂亮过。

  环境总能影响人心,灵劫阴霾下的乾元宗自然是一片压抑而灰暗,现如今叶修再度重生,便感觉眼前的事物也充满生机与希望起来。

  两年前,自己穿越而来,昏迷于乾元宗山门之前,是宗主青云山人冒着暴露在邪煞之力下的危险,将自己所救。两年来,叶修一直将乾元宗当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对于乾元宗,他心中依旧有着一丝归属感。

  “阿四阿三,你们两个来把桌椅搬回杂物房去……”

  叶修刚刚靠近天元峰的山脚旁,便听到一声雄浑如洪钟的呼喊在耳边响起。

  山门之前,此时哪还有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景象,一眼望去,除了枯木杂草之外,只余几名外事府的杂役在搬桌子,不过一旁却是站着一名乾元宗弟子,但看他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只差在脸上写“老子不高兴,生人勿近”了。

  申屠权此时很不爽,这一次招新大会,他青木堂竟只招到了五名弟子,且这五名弟子皆是天赋平平,其中两名还是钝根;而像赤火堂和云金堂哪个不是招了二十名以上弟子,且半数为夙根,其中更有身俱传承之血的绝品灵根。

  不过这也有申屠权自己赌气的关系,他出身低微,便只在报名的弟子中挑选家世普通或是贫苦的,虽然心中不服,但申屠权并不气馁,几年前的那几批弟子在自己的带领下已经有崛起的势头,就算这届的五名弟子根骨再差,申屠权也绝不认输。

  话虽如此,但申屠权心中也清楚,自己那两坛珍藏的烧骨甘酿,恐怕又要输给两位堂主了。

  “哎,输了两坛好酒也就罢了,竟还要搬桌子,这我就不懂了。”申屠权略显愁苦的叹了口气,见东西已经搬得差不多了,起身刚想回山,却见迎面走来了一名少年。

  少年的相貌并不出众,但五官的轮廓却极为立体,特别是那深陷的眼窝和一副极富灵气的眼睛,似是有让人一眼便深陷其中的错觉。

  9看正版章…A节m8上酷vy匠/网

  “请问招新大会……”叶修心中已经猜到大半,自己在极狱耽搁了太久,招新大会恐怕早已结束,此时说起话来不由得磕磕碰碰,心中失落。

  “招新?对!招新!来来来。”申屠权突然一扫頽色,满脸兴奋的朝着叶修招手道。

  方才申屠权第一眼就觉得这名少年气度不凡,现在仔细一琢磨,竟是感应到少年周遭隐隐有轮力波动,不过申屠权看得出来,这少年根本是未经修炼的白纸一张!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这少年必是天生体质非常!

  “真的?”叶修一时间有些激动,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

  虽然叶修“曾经”是乾元宗的弟子,却从未经历过招新试选,现在申屠权再度勾起了自己的希望,叶修自然是高兴中又带着一丝紧张。

  “凝神静气,不要有杂念,我这就看看你是否有进入乾元宗的资格。”虽然申屠权看出了少年的不凡之处,不过要想确认自己所想是否正确,一切还得按流程来。

  只见申屠权袖腕一抖,抖落出一双白色手套来,手套上以朱色描绘着颇为驳杂的图案,叶修一眼瞥去也只认清了几个汉字。

  申屠权将手套戴好,闭目运气,双手缓缓抬起,与胸平齐,尔后两手十指曲折屈伸,几番变化后,一道濛濛红光在其指尖流转,他右手食指中指相合,往眉心一点,口吐‘灵视’。

  只见此时的申屠权双目如炬,上上下下打量着叶修。

  叶修以往哪见识过这等神奇术法,浑身僵硬站于原地,不敢动弹,只觉得申屠权仿佛能看透自己的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