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狱中奇遇

  一股酸臭、腥湿的气味冲入鼻腔之内。

  “咳,咳。”

  叶修猛地咳了两声,头脑渐渐清醒过来。

  眼前是一排藏青色的金属栅栏,脚下则是散发着恶臭的干禾草,上面沾满了污垢,身侧皆是漆黑肮脏的墙体,自己显然处于一间牢房之内。

  叶修单手掩着口鼻,眉头微皱,此时一只皮肤干裂且黝黑的人手突然伸到了叶修的眼前。

  “嗬!”

  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干瘦黑手吓了一跳,不由惊呼道。

  “咦,小子,你看得见我?”一个蓬头垢面的邋遢老头突然出现在叶修面前,只见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残缺却灿烂的金牙。

  “什么看不看得见,我在什么地方?”

  “还能是什么地方,自然是极狱啦!而且还是天级极狱!”

  “难道是腰牌的关系?”叶修怎么也不会想到,乾元宗现今的势力足以影响整个兰溪域,更不消说是临近乾元宗的云麓城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穷小子却手持乾元宗腰牌,任谁都会心生怀疑。

  虽说当铺没有不赚钱的道理,但那老掌柜深知修炼界势力复杂,他一把老骨头可不想趟这些浑水。

  而极狱之外,两名红甲卫正在窃窃私语。

  “调查队来消息说,乾元宗根本就没有叫叶修的弟子,但我曾见识过乾元宗弟子的腰牌,那小子手中的元晶确实为乾元宗的独属工艺所制,虽说这事听起来诡异,但你要知道,这小子不过就是个乞儿,如果我们不声不响的做掉他,那元晶不就落到咱俩手里了?”

  “这……”

  “哥哥我何曾亏待过你?三斤重的元晶可抵得上咱十年的供奉,足够给你买一些上等的灵药冲击境界瓶颈,到时候跨入灵轮三重境晋升为黑甲卫,别说云麓城,就算在兰溪域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了,何须呆在这种地方浪费青春?”

  几句话劝诫下来,另一名红甲卫终于动摇了,眼中泛出凶历之色。

  他常浩然自幼苦修,虽出身寒门,依旧从不入流的小武者考中武举状元,却被滞留在云麓城当了一名红甲卫,美其名曰积攒资历,但常浩然知道自己的上调之日遥遥无期,除非突破灵轮三重境,加上武状元的功名,才有直接上任刑部主事的机会,常浩然相信,自己一旦上任刑部主事,走入京都之内,定能混的风生水起。此时再听卫队队长陆云秋的这般鼓动,自然心动无比。

  “吃饭了,吃饭了!”

  悠长的廊道传来几声叫骂,叶修脸贴着金属栅栏,看见了两名身披红甲的守卫正逐一给囚犯们分发牢饭。

  正在此时,叶修斜对面的那间牢房内,一只有着紫色鳞片的粗壮巨手猛地朝着栅栏拍去,整个牢笼都为之一震。那巨手比之叶修的大腿还要粗壮几分,但叶修看得并不真切,不知那牢房内关押的究竟是什么生物。

  “吼!”犹如狂兽怒吼,叶修的耳朵被震得生疼。

  “吼你妈啊!”陆云秋抽出随身佩刀,毫不迟疑的挥砍而去,其中饱含了一丝强劲的轮力,这一刀毫无停滞,竟是生生削去了半只紫鳞兽手!

  四只切口平滑的手指掉落在地,叶修看得一阵心惊胆战,而廊道则再度恢复平静,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陆云秋才不管什么私刑不私刑的,他在这狗屁云麓城呆了二十年才坐上卫队队长的位子,恐怕这辈子都没有进入刑部的机会,再说这极狱之内的关押的犯人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只要自己不做的太过,根本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囚犯的死活。

  除了那个新来的小子。

  原本看这小子不过是一手无寸铁的凡人,陆云秋是想转交给地方的刑罚司的,后来一想这小子来历不明又身怀重宝,陆云秋才起了邪念。如果常浩然能顺利进入刑部,对他来说也有极大的好处。

  一桶似粥非粥,犹如呕吐物般的流质食物被提到了叶修面前。

  陆云秋左手端着陶碗,正欲打饭时,叶修眼中的世界却在这一刻发生着变化……

  左眼赤色瞳孔骤然收缩,视线自动朝着陆云秋的左手对焦、放大,叶修甚至可以清楚的看清视野死角后方,那只左手上的厚茧!

  视线再次前进,陆云秋左手袖筒在此刻变得透明,那腕袖内俨然缝制了隔层,一包白色粉末自隔层中倒出,正悄悄倒入陶碗之内!

  “怎么回事?!”

  叶修心中不由惊讶,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待陆云秋做完一切之后,叶修眼前的景象才恢复如常。除了左眼有着一丝酸痛,叶修并没有其他不适。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以正常角度,叶修绝对无法看陆云秋卫下药的手法。

  “一目破妄!”

  不知为何,叶修心中突然有股明悟,心念一起,便给刚才自己无意识中所做的行为起了个名字。

  叶修心中甚至隐隐感觉,王道明当时将自己踹下山崖,自己却诡异的出现在天元殿,或许在这期间所发生的事,正是身体产生变化的缘由。

  “极狱之内,一日只供一顿饭,切莫浪费了。”

  此时陆云秋的这句话在叶修听来,满是阴谋的味道。

  叶修低着头从叶云秋手中接过陶碗,却不见这两人离开。

  “狗日的!”叶修心中暗暗骂了一声,硬着头皮“吃”了一口粥。

  见叶修吃了饭,两名红甲卫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眼看着红甲卫走远,叶修才急急将口中的食物吐到牢房的角落,并不断用手指压着舌根,直至嘴中泛着苦水才作罢。

  做完这一切的叶修才发现,那邋遢的黑老头依旧直直的盯着自己,看得自己全身发毛。

  “对了,他们为何不给你打饭?”

  “真是妙!”邋遢老头答非所问,两只干枯的黑手却直接朝着叶修的脸捂去。

  “我警告你别动手动脚啊……”叶修伸手去挡,却是发现这邋遢老头的力气出奇的大,自己一时间竟是无可奈何。

  叶修只感觉自己的左眼眼皮被一阵拉扯,片刻之后那老头才罢休。

  “小子,你我果真有缘,其实我就是传说中的霞客真人!”

  “霞客真人?”

  看正I版H章?节C《上(X酷#o匠网?

  叶修在乾元宗生活的两年,每日除却修炼便是阅读各类典籍,两年的积累说不上渊博,却也大抵了解了三千界。

  霞客真人,据说是神关轮大成的灵轮五重境轮修者,喜游历,并将超过一千界的界域旅行经历编撰成书,是三千界中的一大奇人。

  有人说,霞客真人游历三千界,是为寻找一处密藏,且其实力深不可测,每过一界便会搜集各种灵武灵药,家底无比深厚。

  “想当年,我刚来到灵渊界,见这云麓城的姑娘水灵,便去了一间红殷楼找乐子,没想到遇上了红甲卫扫黄!带头的还是一名实力与我相当的金甲卫,想我胥霞客一世英名,总不能因嫖娼毁了名声,刚跑了没多远,却正巧遇上了微服私访的域主,域主大发神威制服了我,忙着接受百姓的称赞,我还没来得及表明身份就被扔到了这处鬼地方。”

  老头说起当年的往事,眉飞色舞,脸上表情好不精彩,与此同时,他身上破旧肮脏的衣物也发生了变化——破败的布衣变成了一身云纹描金锦衣,十指上有八个指头带着扳指,一头油污的乱发也变得清新起来,上面更是插了一束纯金发髻,原本一口残缺的金牙也恢复成一口完整灿烂的金牙。

  就连他佝偻的身姿也挺拔了起来,俨然是一名披金挂银的壮年暴发户形象!

  这就是胥霞客原来的形象?一时间,叶修心目中那个风餐露宿,喜好风雅的骚气大叔形象轰然倒塌。

  “我想吧,以我霞客真人的名声,与这极狱的领导打声招呼便也出来了,可这些红甲卫小鬼头似乎发现了我身背巨款,而且还是个‘外界人’,竟是下药毒死了我!”胥霞客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身豪华的装扮也尽皆散去,变回了那个佝偻又邋遢的猥琐老头。

  “虽然身死,但这云银牢笼有压制轮力的作用,再加上怨气过深,我的一身深厚轮力与魂魄皆无法消散,最后便附着在我最喜欢的一柄小刀上。”胥霞客朝着叶修身后的小土堆指了指。

  叶修半信半疑的刨开了那小土堆,果真发现了一柄小匕首。

  这柄小匕首质朴无华,刀身上除了刻着“幻灵”两字外没有任何其余纹饰,刀柄则由布条缠绕,怎么看都像一柄普通的水果刀。

  “小子,我看你资质不错,便做我传人,也算了却我一个心愿。”胥霞客突然一本正经道,未等叶修回答,身体猛然一颤,竟是便化作一道细密黑雾,钻入叶修手中的小刀上。

  黑雾顺着刀身缠绕,一转眼,白刃就变成了黑色,不过黑雾并未就此停止,而是顺着刀柄直接爬到了叶修的手背上。

  阵阵刺痛自手上传来,这感觉如同被实习护士连扎数针,叶修定睛一看,那黑雾竟是钻入了自己手背上的细小经脉。

  “有没有这么邪门?”

  叶修慌乱的挠了挠手背,不过一切都是徒劳,那黑雾瞬间便完全钻入了叶修的身体,不见了踪影。

  一股力量随着黑雾自经脉回流,尔后又散于全身穴脉之中,其中最强的一股自中脉缓缓下沉,最后停留于脊椎尾骨处,融入了尚未成型的海底轮之中。

  叶修感受的到,一股新生的轮力正在海底轮处缓缓形成,虽然肉眼不可内视,但叶修对于海底轮却有大抵的认知。

  “小子,你也看到了,那两名红甲卫对你心怀不轨,你我合作,我必能带你出去。”胥霞客的声音在脑海响起,叶修细细一想也不无道理,其他纠葛不妨出狱再说。

  两名红甲卫有说有笑的自廊道的另一头走来,路过叶修所在的牢房时,不由得一愣。

  “三魂花的药效果真强劲,这才一转眼的时间便撂倒了这小子。”陆云秋惊叹一声,脸上堆满了笑意,伸手解下腰间的钥匙,上前打开了牢门。

  常浩然则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的双手轻轻颤抖,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

  “如此分量的元晶,你小子还不配拥有。”陆云秋冷笑一声,俯身欲将叶修的“尸体”抬出牢房,但异变陡然发生!

  眼前这名已经“死亡”的少年,突然弹身而起,手中执着一柄小刀正欲刺来。

  “不过是想留你一具全尸罢了,现在可别怪老子心狠!”

  两名红甲卫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灵轮二重境轮修者,叶修的突然暴起虽然出乎意料,但双方的实力差距毕竟太大,两名红甲卫一个后跃便躲过了叶修的攻势。

  “雕虫小技罢了!”

  两名红甲卫冷哼一声,只见其红色刀鞘内的大刀双双弹出。

  陆云秋一个腾空转身,右手顺势接住空中的大刀,一道极富力量的劈砍自上而下向叶修砍来!

  而常浩仁毕竟武举出身,其手段更是超越常人,同样一刀破空而来,势不可挡!

  “要死啊!”叶修心中惊呼一声,虽然看起来是自己在与两人打斗,倒不如说是手中的小刀在拉着自己同两人战斗!

  小刀吊着叶修的右手一阵横拖竖拽,扯得小臂一阵酸麻,关节处更是“噼啪”作响。

  面对红甲卫的猛烈劈砍,叶修几乎就要放弃之时,却见手中的小刀突然膨胀了百千倍,在瞬间变作了一柄巨锤!

  巨锤四四方方,怕是占据了牢房的一半大小,红甲卫的两柄大刀与巨锤相撞,竟是生生折断。

  面对迎面袭来的巨大金属锤,两名红甲卫不由色变,巨锤的重重压来,即便修为不凡,两位红甲卫依旧昏厥了过去。

  “快走!”胥霞客的声音再度传来,叶修手中的巨锤也恢复了小刀模样,此时叶修心中虽有千百万个疑问也只能出去再说。

  叶修飞奔逃命之时,正路过那紫鳞怪物的牢前。

  “胥老头,我们放这大块头出去吧。”叶修此时才看清了这紫鳞怪物的模样,这怪物的身躯如同叶修在动物园所见的金刚一般庞大,全身长着鱼鳞一般的鳞片,脖颈处更有鱼鳃一般的呼吸器官。

  “我就喜欢你小子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你将小刀置于牢门的锁孔处便可。”胥霞客回应道。

  叶修方才见识过小刀的各种变化,此时自然依着胥霞客所说,那小刀刚靠近锁孔,便自动伸长,钻入了锁孔之内。

  “叮”的一声,牢锁的机括被打开,牢门也缓缓打开。

  “大块头,冤有头债有主,快找那些坏蛋们算账……”叶修话未说完,手中便传来一股极大的力量,将自己向外扯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