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峰回路转

  天元殿殿前的广场上,此时已经挤满了弟子,这些弟子中起码有百人亲眼见到了叶修被王道明踢下山崖,可叶修却又活生生的站在了他们的跟前。

  王道明虽然嘴中骂着“贱骨头命硬”,其实心中却是暗暗庆幸,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股热血劲头一过,王道明早就后悔不及了。

  大多数人只以为叶修或许是挂在了树杈上,再加上轮修者的身体素质强悍才并无大碍。

  “今日,外门弟子叶修擅闯天元殿,窃听我等长老谈话,此罪为其一;身患食灵蛊却瞒不上报,此为其二。至于如何惩治此子,便由大家一同定夺。”

  在灵劫时代的大阴影之下,人情这种东西便最为下贱。

  此时的叶修,虽然双手受缚,依旧昂然立于广场中央,无视一众弟子对自己指指点点,只是心中暗暗冷笑:什么集体裁决,欲加之罪罢了。

  两世为人的叶修,并不惧怕死亡,但这一世的叶修一身抱负尚未施展便遭此横祸,心中不得不骂老天不长眼。

  “流放他!他本就是流亡者,应当让他尝尝邪煞之力的滋味!”

  “杀了他!灵渊界的食灵蛊能少则少,不能让这渣滓死了还祸害人!”

  ……

  一时间,广场之间人声鼎沸,平日里死气沉沉的乾元宗似是在这一刻复苏了一般,只是方式有些病态罢了。

  场边的王道明叫的更欢,原本他还在担心要背负叶修身死的责任,现在自己平白爽了一番,但对方依旧难逃死路,这让王道明心中更有快意。

  叶修再次在人群之中搜寻那道身影,不过依旧一无所获。

  “快看这个废物,四处张望是想找救兵吗?可是就连救他的宗主也没有出来帮他说话,哈哈。”

  “恐怕是宗主此时还在后悔当初救了这个灾星呢。”

  为何当初救了自己,现如今却置之于不顾?

  愤怒、屈辱、悲哀……

  一时间,各种情绪浮现在叶修心头。

  体内的轮力也如同狂暴一般,在经脉之间不断乱窜,似是随时都会挣脱经脉,爆裂而开一般。

  “哼,张狂!既然你这般渴望求生,那老夫就饶你一命。”

  只听元夕真人冷哼一声,右手食指微微一弹,一道凝练至极致的轮力朝着叶修急速飞来,隐隐有破空之声响起,那道轮力猛然击至叶修的脊椎尾骨处。

  脊椎尾骨处正是海底轮的运行之处,元夕真人的轮力刚一触及叶修,叶修体内因情绪激愤而狂暴的轮力如同在瞬间找到了一处闸口,这道闸口与中脉相连,磅礴的轮力猛然涌上中脉!中脉之间的轮力如沸腾一般翻滚,尔后又以极快的速度蒸腾消散,几个呼吸之间便已消失殆尽。

  海底轮在渐渐消失……

  叶修感受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慢慢流逝,两年的苦修之果荡然无存!

  “乾元宗,他日我叶修若能苟活得道,必会将尔等蝇蛆轰杀殆尽!”

  叶修的内心在嘶吼!在咆哮!

  “小子,任你百般愤怒,又有何意义?省点力气想想怎样在外面活下来吧。”紫慕真人擒着叶修朝着山门走去,嘴里还不忘挖苦道。

  紫慕真人一脸得意之时,几道人影正朝着天元峰山门急速飞来,衣衫带起的罡风嗤嗤作响,他们皆是穿着统一的黑色长袍,长袍左侧则有一周正干练的白字“显”。

  这几道御空飞行的人影,周身皆有圆形光罩护身,显然是有元晶加持,以防邪煞之力的影响。

  紫慕真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晃了晃脑袋,在这间隙,那几道人影之后又出现数百道身影,一时间气势滔天,黑压压的一片如黑云压城般给人以无尽的压迫感,而后又似排山倒海一般朝着乾元宗倾泻而来。

  “显门……是显门的人!”紫慕真人惊呼一声,脚下步伐踉跄,一不留神,跌倒在地,两眼依旧失神一般,凝视着前方。

  恐慌瞬间在人群之中蔓延,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皆是逃跑,而不是反抗。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强盗组织,其成员无一不是灵轮三重境的轮修者。

  而乾元宗最中坚的中层弟子在灵劫爆发后的几小时内,便因抵抗流亡暴民和散修者中死去大半。现如今的乾元宗早已青黄不接,断然没有抵抗显门的能力。

  “哈哈,看来这次的收获也应当不小啊!”

  “不愧是灵渊界数一数二的大派,在这末灵劫时代,灵阵依旧如此气派!”

  数百名显门之人嬉笑着降落在广场之上,一个苟延残喘的大宗门,其暗藏的资源足以让这些强盗们兴奋一阵。

  王道明当时为了看叶修的丑相,站在人群的最里层,此时大祸临头,却被困滞于人流中。

  “嘿!小子,还想跑?”一个络腮大汉单手擒住了王道明,以手为刀,生生剖开了他的小腹,一时间,王道明的肠子、脏器流了一地。

  不过王道明却依旧残存一丝气息,他眼看着自己的器官从肚子中流出,神情惊恐至极,最后昏厥在地,也不知是死透了,还是痛晕了。

  酷匠网F首&》发

  “众弟子切莫慌乱,今日恐怕是决定我乾元宗生死存亡的一日,拿起你手中的武器,跟这群狗杂碎拼了,拼死一个就值了,带走一对就赚了!要不然,元晶一旦被夺走,我们迟早会被邪煞之力吞噬殆尽!大家同我一起奋战!”

  闫岚真人歇斯底里的呼喊着,一柄长剑已然出鞘,强大的轮力在空气中蔓延。

  天元殿内,青云山人正闭目凝神,他体内的五大灵轮不知为何蠢蠢欲动,一股滔天威能正在青云山人的眉心汇集……

  ……

  “我又死了吗……”阵阵酸麻感自四肢传来,叶修吃力的活动了一番,终于站了起来。

  叶修只记得闫岚真人在与显门之人搏命时,用了一颗中品元爆弹,那爆炸所产生的强光是自己最后的记忆。

  如梦初醒的叶修只看到街道之上熙熙攘攘,各种叫卖声混杂在一起,好不热闹。

  “大娘,现如今是什么年岁?”

  “灵渊历225年,小伙子,来个大肉包子不?”

  叶修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白面包子,肚子一阵叫唤,摸遍全身却没一个钢镚。

  叶修一脸难为之时,却听那大娘又说话了。

  “乾元宗的弟子?灵门的人来光顾,老身怎么好意思收钱呢,来,都拿去,多吃点吧。”包子大娘脸上堆着笑意,显得极为真诚。

  叶修一愣,顺着大娘的视线看去,正处于自己腰间位置。

  没想到平时毫不在意的腰牌竟有这般用处,叶修没有多想,接过包子便大口吃了起来。

  几个包子下肚,叶修的脑子才清醒了一些。

  灵渊历225年?

  岂不是在灵劫之前?要知道,灵劫日可是发生在灵渊历248年,也就是说,叶修回到了二十五年之前!

  叶修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手脚,依旧是那具十五岁的身体,只不过身上的衣物有些破败,应当是那场战斗所致。

  两度重生,叶修此时只想肆无忌惮的大笑,老天果真待自己不薄!拯救世界的任务果真还是落到了自己的肩头啊!

  心中虽然兴奋,但叶修的大脑依旧清醒,他发现这不过是极为寻常的一个清晨,却有大批人流朝着城东涌去。

  “今天是什么日子,这般热闹?”

  “小师父,你就别拿老身开玩笑了,今个不是乾元宗的招新日吗?兰溪域内但凡有点资质的少年都赶往乾元宗,自然是热闹的不行。这包子再来两个?”

  “不,不了。”叶修讪讪一笑,抹了抹一嘴的油,心中却是大呼天助我也。

  自己现如今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干瘦小子,恐怕手上的那道腰牌都比自己的性命值钱,不过乾元宗所授的基本诀法,叶修早已铭记于心,其中的难点和关键点,叶修早已掌握,若是再度修炼,叶修相信,自己定能超越从前。

  一身轮力虽然被元夕真人所废,但叶修感受得到,空气中灵元的丰厚程度是灵劫环境的百倍不止!

  以往的叶修在汲取天地灵元之时,就如一个在沙漠中挖井的人,精疲力竭也未必能得到一丝水源,相比起来,现今的灵渊界灵元充沛,便如那汪洋一般,取之不竭!

  “先换身行头!”叶修看了看自己破破烂烂的一身衣物道。

  灵渊界内共有大大小小的分域三十余处,兰溪域作为二级灵域,下辖五十座大城,而此时叶修所在的位置便是其中之一的云麓城。

  叶修手中把玩着乾元宗的身份腰牌,来到一间典当铺内。

  典当铺虽小,但布置却是典雅,单是门口两株百年生的白薰花便标榜着这间瓯富典当行是极有实力的。

  “这位小哥,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叶修一只脚刚踏入当铺,一名头戴毡帽的小厮就笑着脸迎了上来。

  叶修心中不得不佩服这典当行的老板精明,灵渊界中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像叶修这般穿着破败的人物或许正是身怀至宝的主。

  “我有一块元晶想当,约莫三斤,还请贵铺出个合适的价钱。”叶修也不含糊,直说来意。

  “您且稍等,这么大的元晶,我得请掌柜的出来掌掌眼。”小厮一见是大买卖,小脸也是激动的通红,赶忙跑进内堂喊掌柜的去了。

  这些大大小小的当铺虽说同时面向凡人和轮修者,但真正涉及到修灵之物时,其价值便足以请出掌柜。

  “让您久等了,还请多担待。”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内堂跑出,鼻梁上的眼镜也尚未摆正,可见其匆忙。

  叶修也不多赘叙,伸手一摊,一块巴掌大小的元晶腰牌出现在众人眼前。

  元晶通体漆黑,凝神看时,便可发觉丝丝缕缕的白色光线在其中游走,白色光线的数量和亮度皆是评价元晶品级的重要标准,叶修手中的元晶即便算不上极品,说是上等也不为过。

  元晶不但对轮修者的修炼有所帮助,更是许多法宝的驱动之物。在轮修者之间,元晶便是硬通货。

  “果真是一块品相极佳的元晶。”老者神色欣喜,连连赞叹,不过他眉头一皱似是又有疑问,“看这腰牌的制式,是乾元宗的弟子腰牌,小哥当了,不会有人来追究吧?”

  “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人知道这块腰牌,你尽管收了便是,就算价钱低点,我也无所谓。”叶修摊了摊手道,二十五年前自己可还没出现呢,这块身份腰牌倒不如说是凭空多出来的,叶修自然最放心不过了。

  “小哥您且坐着喝口茶,柜上的现银不够,我这就派人去城南的分柜支点。”老者笑着给叶修端上一杯灵溪茶,转身又对那小厮吩咐了几句,那小厮身轻腿巧,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叶修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自己如果贸然闯到乾元宗,必定不会被人认同,不妨换身干净的行头,直接去参加乾元宗一年一度的招新大会。

  茶香在齿间四溢,叶修的心同一片明镜似的。

  这一次,自己不光要在这三千大世界活出个人样来,还要好好教训教训那狗日的王道明和紫慕真人。

  更重要的是,叶修还想搞清楚灵劫背后的真相,自己可全是因那灵劫而苦逼了两年。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小厮依旧没有回来,叶修已然有些不耐烦,这事似是有些古怪。

  敏感的叶修捕捉到了老者眼神中不经意流出的一股鄙夷之意,立马便知自己恐怕是中套了!

  “你他妈的跟老子使诈?!”一股无明业火自心头涌上,叶修擒着老者的衣襟,伸拳便想轰去。

  不过一看这老头也是半脚进了棺材,叶修伸出的拳头又收了回来,他放开老者,想要夺门而出。

  就在此时,一队身披红甲的带刀捕快正巧来到了门前,将叶修堵了个严严实实。

  那件件鲜红的胸甲上皆雕饰着一只怒吼的兽头,威严可怖,可见这些捕快并不是寻常人。

  “红甲卫!”叶修惊呼一声,刚想辩驳,可是心中一想,这事恐怕只会越抹越黑,只能暗暗咬牙,想要在人堆中夺出一条路来。

  但红甲卫毕竟是是修出阳武轮的二重境轮修者,就算是轮力被废之前的叶修也绝无可能在众多红甲卫中突出重围。

  混乱之中,叶修只觉得脖颈一疼,大脑瞬间供氧不足,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