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披灰袍的慕承荒将已死鬼物处理一番之后,便举步朝山洞方向行去。

  一炷香后,慕承荒来到山洞门口,将灰色斗篷遮住面容,淡淡向看守鬼物递去黑色令牌。显然看守鬼物对身着灰袍的慕承荒大为敬畏,不敢怠慢,仔细检查令牌起来。在这个空歇,慕承荒朝山洞内望去,隐隐觉得洞内灯火通明,连洞口处的岩石都倒映着幽幽火光。

  只听到看守鬼物恭声道:“三爷,里面请。”

  慕承荒闻言微微诧异,没想到刚才死于己手的鬼物竟有如此身份,当下点了点头,接过令牌,大步向着山洞内行去。

  看守鬼物看着慕承荒渐渐模糊的身影,喃喃自语道:“奇怪,今天三爷怎会如此消停,身上也无修为波动。”正沉吟间,又有三名鬼物结伴而来,当下动身迎了上去。

  ……

  慕承荒缓缓走入山洞,只见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山腹,山腹之中有着七八十名低阶鬼物分散而立,几处篝火错落其间。众鬼物围着一方丈许高的高台,高台四周用血水画就的一幅幅鸟兽图形,森严恐怖。高台之上两名修士分别被绑缚在两根木桩之上,二人眼神散乱,气息微弱。

  慕承荒定睛看去,心道果然如此,这二人就是当日在山谷中消失的拓跋和阮重山二人。

  慕承荒缓步迈入场内,沿路鬼物见了皆是纷纷行礼让开。待到了一处角落,静静的看着高台之上的拓跋二人。

  正在此时,从人群中有一名黑袍鬼物向着慕承荒走来,边走边说道:“老三,你也来了,怎么今天没有带瓶鬼梅酒来,此二人一身修为正好下酒的。”黑袍鬼物指了指拓跋二人。

  慕承荒没有言语,只是冷冷的看着来人。

  当来人行至慕承荒丈许之地时,像是察觉到什么,顿住脚步,猛吼一声:“哪里来的小贼?竟敢混入鬼窟,所图何事?”声落人动,箭矢般射向慕承荒。

  这边的响动显然惊动了鬼窟中其他鬼物,纷纷投来惊疑的目光。只见那名先前大吼的黑袍鬼物却是一动不动,在其背后穿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手中握住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

  只见血手五指用力一握,手中心脏瞬间化为一滩血块。慕承荒轻轻将死了不能再死的黑袍鬼物推倒在地,掀起斗篷,冷冷道:“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

  场间顿时一片混乱噪杂。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高台之上的拓跋身躯一震,向慕承荒看来,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是何方神圣在此撒野啊,还有没有把本座放在眼里了?”一声阴冷的喝斥从山腹中另一边传来。

  只见一名黑袍鬼物出现在高台之上,坛下原本荒乱的众鬼物见了,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齐齐拜倒在地,高呼道:“恭迎鬼主大人。”

  慕承荒抬头凝视,眼中诡异的红芒一闪而过,迎着“鬼主”睥睨的眼神。

  直到此时,慕承荒才看清所谓“鬼主”的样貌,苍白的面孔,阴鸷的眼眸,嘴角还泛着一丝冷笑。

  “原来是你小子,居然没死,这一年中在这神山之上躲着,怎么?舍得出来了?”“鬼主”的声音缓缓响起。

  慕承荒道:“还真以为你是什么‘鬼主’呢,原来只是一名凝元初期的鬼修而已。”

  慕承荒在一年之中重修了荒芜纪所留下的功法,无论是感知还是见识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鬼主”闻言面色一沉,大吼一声道:“找死。”

  一道黑色残影向着慕承荒爆射而来。慕承荒见了,嘴角冷笑,不退反进,当下出拳,轰击在黑影之上。只见黑影被击中的刹那,竟化为阵阵雾气飘散开来。

  慕承荒双眼一凝,只觉背后隐有拳风袭来,当下向前一个箭步,脚尖噌地,反响一腿甩出,听到碰的一声响。

  慕承荒身形未动,而一道黑影却是被狠狠的砸在一处岩壁之上,碎石飞溅。

  “鬼主”在一个回合之中竟落得如此下风,气急败坏的大吼一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是来取你狗命的人。”

  慕承荒声落人动,双拳急捣,一阵拳影瞬间将“鬼主”全身罩住。“鬼主”此时丝毫不敢大意,全神贯注的招架开来,但在慕承荒的拳影中依然显得有些左支右拙。

  “鬼主”虽然身为凝元境修士,一身诡异身法也是高明得很,但在二人交手之时,仍然传出阵阵碰撞之声,已然中了慕承荒数计黑拳。

  肉身近战,鬼主大落下风,眼神中尽是慌急。

  下一刻,“鬼主”大吼一声道:“拙”,只见一串黑色念珠凭空出现在其身前虚空之中,泛起阵阵黄光,堪堪将数道拳影悉数阻挡下来。

  慕承荒身形飘退,脸色略显苍白,盯着虚空中的黑色念珠,很是吃惊。心道这是什么物件?再看向“鬼主”,只见其已是气喘吁吁,不停的擦拭着嘴角处的鲜血。

  “鬼主”有苦自知,经过慕承荒刚才一轮强攻,自己的内脏受了极大的创伤。而且在情急之下,勉强催动宝物御敌,无论是肉体还是法力都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法力不济,虚空中的黑色念珠所发出的黄色光芒渐渐敛去,晃悠悠的飞到“鬼主”的手腕之上。慕承荒见了,心中了然,顿时眼中寒光一闪,抬起右脚,勾起身边一块巨石向“鬼主”摔去。身形也随之一动,落在巨石之后,几乎与巨石同样地速度,向着“鬼主”激射而去。

  “鬼主”眼神中泛起苦涩,再次强行催动念珠,只是这念珠是自己进入神山之前所得之物,经过多年炼化才破除第一层禁制。就算是自己全盛之时催动一次也要耗去五层法力,此番重伤之下,连续催动更是吃力异常。

  “鬼主”眼露决绝之色,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洒在念珠之上。只见黑色念珠再次发出黄光,相比之前更甚。念珠由十二颗黑色圆珠组成,每一颗圆珠之上隐隐现出一个“卍”字符,抵住了慕承荒砸来的千斤巨石。

  慕承荒见巨石被挡,单拳直捣,只听得“轰”的一声,千斤巨石顿时炸开,万千块碎石从不同方向念珠涌去,其速度和威势大增。

  鬼主双手紧握,右手食指指着空中念珠,嘴里念念有词。只见黑色念珠宛如一颗石子掉入平静的湖面一般,形成一道道黄光涟漪,向四周荡漾而去,万千碎石顿时化为齑粉。黄光涟漪进一步向外荡去。

  慕承荒顿时间汗毛直竖,想要做些什么却已是来不及了,因为从念珠之上荡漾而出的波纹迅捷无比,避无可避。

  慕承荒痛吼一声,身形竟倒射而去,狠狠砸在岩壁之上。

  而此时的“鬼主”似乎受到了黑色念珠的反噬一般,已经油尽灯枯,原本临近崩溃的身体晃了一晃,便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黑色念珠没有了法力支撑,化为原型,轻轻掉落在碎石之间。

  慕承荒喉咙中泛着腥甜,一口血强忍着没有吐出来,缓缓起身向着“鬼主”走去,捡起念珠,端详片刻后便收入怀中。再看看已经昏死过去的“鬼主”,一个手刀,一颗狰狞的头颅滚落开去。

  qT酷◎匠网☆正版首lg发){

  慕承荒在“鬼主”身上一阵摸索,搜出一个灰色布袋。

  慕承荒脑中记忆深处闪过“储物袋”三个字。

  做完这一切,慕承荒缓缓转头望向山腹之中的众鬼物,只见一个个呆若木鸡,露出惊惧之色。慕承荒一道冷芒扫过,大吼一声道:“滚,否则,杀无赦。”

  众鬼物如蒙大赦一般,纷纷抱头鼠窜,作鸟兽散,这些鬼物其实皆是一些低阶鬼修而已,用乌合之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