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承荒从岩壁之上取下一颗夜明珠,照在石台之上,只见台面上竟然有以上古文字篆刻的一段话语。让慕承荒惊异的是,这上古文字与荒神炼体术法决上的上古族文所出同源,自己竟然全部识得。当下细细读来:“老夫荒芜纪,出自中天大陆圣城荒家,五岁修炼,十岁炼体圆满,十二岁凝元,六十岁凝晶,一百五十岁凝丹,三百零五岁凝婴,一千二百岁感悟天地,终究凝神,可谓千年难遇之奇才。凝神之后,修为却不能寸进,飞升无望,便游历天下,来到慕血草原,神山之上,闭关五百年,终究到达凝神巅峰之境。为再求突破,老夫便修那入世之法,寻求飞升之道。此去前途未卜,恐一生所学后继无人,特将所习的上古功法留于此地,以传有缘人。此上古功法虽只有半部,残缺不全,不得其名。但吾自修习以来,战力远超同阶。吾疑其为那传说中的仙阶功法,远远在所谓天阶功法之上,但修习速度确实缓慢异常,特留荒珠一颗,以其助之,在修炼早期定能助有缘人突飞猛进。”

  读到此处,慕承荒下意识地摸了摸丹田之处,嘴角露出笑意,一看到老者自称自己是千年难遇的奇才,笑意更浓。继续读了下去。

  “此功法虽是不出世的绝世功法,但修习之后,有噬血之患,极阴极寒,所以老夫在修炼之时,造下无数杀孽,为中天大陆世人所不容,望有缘人慎行之。”

  慕承荒有着极其不详的预感。

  “若有缘人习之,将不能改修其他功法,但可吸收其他功法长处为己用,乃是此功法最为绝妙之处。切记修炼此功法要以生灵精血滋养,不然会被极阴法力反噬,走火入魔。”

  慕承荒面露苦笑,但依然读了下去。

  }v看正版章8节&上酷tr匠9网(

  “此山洞乃老夫的洞府,且摄来一只年幼的紫金蟒来看守,望有缘人善待之。”

  慕承荒看了看身边的蟒尸,苦笑道:“前辈,小子有负所托啊。”

  石台之上的剩余文字豁然是一篇长长的功法,不下万言,其中开头部分与慕承荒所系的荒神炼体术极为相似。慕承荒阅之,感觉两部功法大有同源之感,两相印证之下,原本自己修习的荒神炼体术竟是此功法的简化版。虽然是简化版,但其又已深深扎根于自己体中,与荒芜纪所说一样,已不能改修其他功法了。

  半日之后,慕承荒缓缓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这所谓有惊天动地之能的功法已经烂熟于胸。说来奇怪,当自己全部记下功法后,原本在石台上的石刻竟被一阵风吹过,变成漫天沙砾,洒落在山洞角落之中。

  对于此种自己无法解释的奇异现象,慕承荒并无过多纠结,只是口中喃喃念道:“先有荒芜纪,后有荒神部落,这荒神部落应该是荒前辈入世修行的因果,也不知这位前辈现在身处何处,现在怎么样了?”

  …….慕承荒摇了摇头,瞬间摒弃这小儿女般的情怀,当下跳上石台,自语道:“既然上天让我慕承荒有缘得到这部有鬼神不测之威的上古功法,我为何不练,至于以后有那噬血的隐患,那也不难。这世间大奸大恶之辈何其多,就以他们的血来助我神功精进,今日我就重修这部功法了。”

  慕承荒手中法决飞舞,丹田之内的荒珠便开始加速转动起来。此时,从荒珠中散发出来的诡异能量并没有进入奇经八脉之中,而是飞速摄入周身二十八个隐秘穴位之中,这二十八个穴位隐隐是一部星图模样,角、元、氐、房、心、尾、萁、逗、牛、女、虚、危、室、壁……..等二十八个上古符文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

  ……

  修炼无日月,整整一年时间匆匆而过。在这一年时间里,慕承荒以蟒肉为粮,以露水为饮,以篝火为伴,日夜不停的修炼,随着丹田内荒珠消失殆尽,终于在这一日修炼到炼体第九重,大圆满之境。

  此时的慕承荒虽然无法做到神识内观,但依然能隐约感觉到周身二十八个隐秘穴位在闪烁不定,最后慢慢归于沉寂。在这一年中,慕承荒不仅修炼完炼体九重法决,而且与之配合施为的“荒神长拳”也修炼至无形无势之境,每每施展开来,并无任何巨大声势。只是山洞中的岩石只一接触这股阴冷的拳劲,便悄无声息的化为齑粉。

  这一日,慕承荒缓缓起身,只听得浑身骨骼噼啪作响,默然而立的慕承荒,此时已经全无稚气,面容如刀削般冷峻,眼神坚毅,隐约闪着冷光。

  慕承荒定了定神,喃喃自语道:“一年了,也该出去看看了。”怕了拍身上的灰尘,慕承荒缓步朝洞外行去。

  登天崖下,一片迷蒙的灰雾翻滚不止,一道青衫身影从灰雾中缓缓踱步而出,正是慕承荒。

  慕承荒扫视了一遍四周,认定一个方向快步行去。半日之后,似有所觉的慕承荒闪到一棵巨树之后,距离巨树七八丈处两名身穿绿袍的鬼物正在交谈甚欢。虽隔得较远,以慕承荒现下的耳力,听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人道:“老七,今日鬼主大人要举行活祭,正式吸食那最后两名修士,到时候我们也能分的一杯羹,想必修为定会有所增益。”

  另一人道:“是啊,每隔一个月只活祭一次草原修士,我都馋死了,听说今日活祭之人中有一人乃是玄阶灵脉的修士,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大大的机缘啊,嘿嘿。”

  藏身于巨树之后的慕承荒闻言一惊,心下道:“两名鬼物所说之人莫非是拓跋大哥?”

  正沉吟间,两名鬼物已然动身,朝山下走去,慕承荒展开身形,远远的掉在后面。半个时辰之后,一处山涧之中,有一道巨大的黑洞,似巨兽张开巨口,想要吞噬这世间的一切一般。两名鬼物来到洞前,向一名洞口看守递出一个腰牌,看守检查一番过后,便将二人放行。

  离山洞百丈之外,一处巨岩之后,慕承荒眉头微皱。正犹豫间,忽觉身后似有动静,慕承荒双目一凝,朝身后方向爆射而去。

  只见一名灰袍鬼物拎着一个酒壶,哼着小曲,踱步而来。灰袍鬼物忽觉眼前人影一闪后,就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从自己喉咙处传出。灰袍鬼物来不及丝毫反抗,便双眼一黑,缓缓瘫软下去。

  慕承荒在灰袍鬼物身上一阵摸索后,在其腰间发现一枚黑色令牌。慕承荒微微冷笑,向山洞方向望去,眼中尽是寒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