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酷/u匠8…网Z@唯一正;D版$1,A;其◎Y他N都e是\盗版`

  “嘿嘿,不错,小小年纪,感知能力就如此灵敏,竟能发现本座的行藏,不过就算是天才俊彦,在这神山之中,也只有陨落一途了。”鬼主穿着一身宽大袖袍,阴森的话语从黑色斗篷之下冷冷传出。

  慕承荒已经深深感受到这神秘人物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在自己所见不多的修士之中已是最高,隐隐猜到其是那传说中的凝元境修士。当下单手一翻,一把明晃晃的短剑倒握在手中,向着身后的岩壁缓缓退去,露出戒备之色,紧靠着冰冷的岩壁,使得自己更加冷静了几分。

  鬼主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子,本座劝你不要负隅顽抗了,本座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声落人动,只见“鬼主”如一道烟丝一般飘向慕承荒,宽大的袍服随风鼓荡,夹带着滚滚鬼气。

  慕承荒眼露寒芒,双脚蹬出,身形竟似旱地拔葱一般飞起,在空中一个转身,右手短剑直插岩壁之中,将自己挂在岩壁之上。

  轰的一声,只听到脚下碎石飞溅,显然是凝元境鬼物一击落空,所有攻势都落在了岩石之上。

  慕承荒依托短剑之力,迅速向上爬升,而脚下阴风越来越紧。于是大吼一声,急窜了近三丈之高,伸手抓住一枝从峭壁中横生出来的怪树枝干。就在此时,“鬼主”右手却已经抓住慕承荒的脚踝,冷声道:“给本座下来!”

  慕承荒一阵吃痛,当下将手中短剑掷去,直刺“鬼主”面门。“鬼主”大惊之下双手护住面门,但依然还是挨了一记短剑,无处借力之下,便急速落了下去,单脚刚一接触地面,又再次弹起,朝慕承荒抓去。

  就在其快接近怪树之时,“鬼主”只觉一股恶臭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强烈异常的腐蚀气流将自己的斗篷打得破烂不堪,定睛一看之下,惊呼一声,再次落下。

  原来此时的怪树之上已经盘踞着一条数丈之长的紫金色巨蟒,瞪着两颗磨盘大小、泛着碧绿之色的眼球,不停的吐着蟒信,让人不寒而栗。

  已经落地的鬼主,身形暴退开去,气急败环的自语道:“该死,这畜生怎么偏偏在此时出现,想必那小子已经成为其腹中之物了吧?”

  “鬼主”面带不甘之色,缓缓远去。

  ……..在一处幽黑的山洞之内,慕承荒横趟在一处石台之上,山洞约莫百丈见方,除了岩壁之上零星镶嵌的若干夜明珠之外,再无他物。

  此时的慕承荒陷入半梦半醒之间,只记得自己在悬崖之上被一口腥风吹过,便不省人事了。而此时身旁似有一物移动一般,但就是无法睁开眼来。

  山洞之内,一条数丈长的紫金色巨蟒在慕承荒身边不停的蠕动着,磨盘大小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昏睡的慕承荒。此时,巨蟒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针对“鬼主”时的凶煞之意,反而有一丝追忆之色,但一闪而逝。

  巨蟒好似在斟酌着什么事情,又好似做着复杂的思想斗争一般。最后,巨蟒好似下了决心,伸出长长的蟒信迅疾无比的朝慕承荒的右手刺去,点到即回,拟人化的尝了尝慕承荒右手中得鲜血,双眼猛争,竟露出欢喜之色,当下身子一阵摆动,张口向着慕承荒咬去。

  慕承荒在半睡半醒之间感受右手上传来一阵刺痛,浑身血液竟向着右手飞快涌去,并通过嵌在自己右手上的硬物涌出体外,当下惊惧得魂飞魄散。“荒神炼体术”开始自动运转,但血液向身体外涌去的速度依然没有降下来。慕承荒感觉自身越来越冷,原本半梦半醒的意识更加模糊了几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缓缓流过,而对慕承荒而言却是显得异常的漫长。

  慕承荒心中呐喊道:“我这是要死了吗?”也好,像我这样无父无母、无依无靠,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的人来说,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随着时间的流动,当慕承荒感觉自己浑身血液已经流尽之时,其原本快要停止跳动的心脏猛地颤动了一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慕承荒错愕不已,自己右手上顿时传来阵阵冷流,一股来势极快的阴冷血液倒灌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通过右手的经脉回流到心脏之中,再通过心脏向周身四肢百骸中涌去。

  慕承荒隐约能听到血液流动之声,更让慕承荒惊愕的是似有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被硬生生的塞到口腔之中,滑向腹中,直入丹田。此时的慕承荒虽然无法做到神识内观,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隐约觉得腹中的圆珠正缓缓转动,向着自己周身散发着奇寒之力。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慕承荒缓缓的睁开眼,侧头看去,一只水桶般粗细的巨蟒匍匐在身侧。

  慕承荒吓了一跳,当下猛地弹起,向后暴退而去。

  莫名震惊的慕承荒借着山洞内夜明珠昏暗的光线,凝神再看,此时的巨蟒已经一动不动。

  慕承荒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朝巨蟒挪去,伸手朝巨蟒摸下,触手之处,一阵冰凉,巨蟒似乎没有了丝毫生气,已然死去多时了。

  慕承荒一边眼露迷惑之色,一边起身开始扫视这方山洞,山洞之内除了几颗放光的夜明珠和巨蟒尸体之外,别无他物。也不知这巨蟒为何而死,被融入腹中的圆珠又是何物了?

  慕承荒甩了甩头,将诸多疑问暂且按下,开始在石台之上打起坐来,此番打坐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觉得腹中饥饿,而此时已经是身无长物,于是万般无奈的朝巨蟒尸体望去,面露不忍之色。

  ……

  慕承荒在山洞内寻摸了两块石头,敲击之下,火星四溅,从洞外取来些许干草,片刻后便升起一堆篝火,只见篝火之上架着一块莽肉,正滋滋冒油……

  大快朵颐之后的慕承荒心情没有丝毫好转,看向一动不动的巨蟒尸体,眼中愧疚之意更浓了几分。带着些许无奈,慕承荒再次上了石台打坐起来,心下盘算,在这荒神山中危机四伏,还有一名人不人鬼不鬼的凝元境存在,唯有躲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慕承荒直到此时才细细打量这方石台,四方形,正好一张方圆,乃是人工开凿,下意思的伸手在石台之上摩挲起来。

  “不对,怎会有文字之类的篆刻?”慕承荒心下微微沉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