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承荒跃上一步,握住插在影姬身上的短剑,一阵搅动,一丝血线透过短剑没入其手臂之中,犹若未觉,拔出短剑第一时间向着托风方向疾奔而去。

  …….一炷香后,山谷之中又躺下了三具尸体,而托风和托业也是衣衫散血,已然受了重伤,而托胜却是被斩去一臂,黄豆般的冷汗直流,面露痛楚之色。

  托风撕下一片衣衫裹在托胜的断臂之处,帮其止血,向着面色沉静的慕承荒问道:“承荒,现在该怎么办?”

  经此一役,慕承荒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深深折服了他。

  慕承荒道:“我们兵分两路,你们赶紧下山,赶回部落,将银狼部落将欲袭击部落的消息传回去,我去接应拓跋,随后赶回部落。”

  托风闻言点头,一向跋扈的托业也没有任何异议,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承荒后,扶起托胜,向谷外走去,在经过慕承荒身侧之时,轻声道:“你好自为之,保重。”

  A"酷%8匠{@网@首?发p

  慕承荒点了点头,转身朝拓跋与阮重山交战方向奔去。

  半晌之后,慕承荒出现在拓跋与阮重山先前交战之地,而此时已经不见了二人的身影,只留下先前被自己击杀的两名银狼族尸体和一把断剑之外,再无其他。

  慕承荒暗叫一声糟糕,身上并未带着这荒神山脉的地图,而且自己对这荒神山也是一无所知,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看样子,只有原路返还,尽快回到部落了。”正在慕承荒独自沉吟之时,山谷中的荒雾竟变得异常浓郁,其中隐隐传出诡异的波动。

  另一边,托风三人终于出现在山脚荒雾出口之外,三人刚一出来,出口就被一层浓雾填满,而整个荒神山像是被封印起来一般。

  托风惊疑道:“不好,原本还能维持一日时间的雾门此刻合拢,定是出现了什么异常,可是承荒和拓拔大哥还在里面啊。”

  托胜和托业也是面露黯然之色,托业喃喃道:“他们修为高深,战力不俗,远远在我三人之上,兴许能逃出升天,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赶回族中的为好。”

  托风、托胜二人唯有点头,三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这让人又爱又恨的荒神山后,便疾行而去。

  慕承荒感觉到周身的荒雾越来越浓,并若有若无的透过衣衫钻入体内,阴寒之极,于是赶紧运起荒神炼体术功法抵御这极寒的雾气。片刻之后,阴寒蚀体的滋味一一被其化去,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寻着一个放向,急速远去。

  这一日,一处断崖之下,立着一名青衫修士,风尘仆仆,眉宇间尽是思索之色,正是已经在荒神山迷路的慕承荒,慕承荒当日虽然出了山谷,但却漫无边际的在荒神山脉中游荡了整整三日时间,沿途所过之处,看到数名其他部族修士的尸体,经过一番查探,这些尸体有一个共通之处,除了眉心中一条黑线之外,没有了其他任何丝毫的伤痕。

  就在此时,在慕承荒十丈之外的一处灌木丛中,一对绿光闪烁不定,像是监视慕承荒一般。

  陷入沉思的慕承荒似有所觉,有意无意的向绿光之处瞥了一眼后,面色更加疑惑起来。

  但见那一对绿光竟向后无声无疑的飘退而去,几息之后,便无影无踪了。

  ……

  荒神山一处山腹之中,此时却升起了几堆篝火,篝火之旁散落的坐着几名部族修士,不过人人都被绑缚起来,皆露出绝望之色。如果慕承荒身在此地定会惊讶无比,因为几名修士之中拓跋和阮重山豁然在列。

  拓跋与阮重山好似身受重伤,连坐着都显得有些吃力。只听得阮重山轻声道:“拓跋老弟,想我二人原本无冤无仇,却拼得个你死无话被这些鬼物坐收了渔人之利,不该啊不该,如果我们二人当时联手,或许抵不过那怪物,远遁而去还是绰绰有余的。”

  拓跋冷哼一声道:“你就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那怪物虽然人不人鬼不鬼的,但却是实打实的凝元境高手,凝元境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修行,炼体境与凝元境之间可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就算我们二人联手,并尽全力,手段尽出,也是一个‘死’字。”

  阮重山闻言面露讪讪之色,哀叹一声后便不再言语了。

  拓跋却是心思重重,心道:“也不知慕承荒和托风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这荒神山中活着的修士全在这里了,他们莫非……”

  在山腹之中的另一间宽达数十丈的密室之中,数百低阶鬼物列队而立,面对着一处高台,高台之上设有一方石座。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鬼物端坐其上,斗篷宽大异常,包裹其间的鬼物显得异常瘦小,面目上雾气缭绕,看不清楚。

  在石座之下,一名绿袍鬼物,双眼闪烁着绿光,躬身颤声道:“鬼主大人,神山之中,除了修为高的修士被大人您老人家擒来之外,其余修士尽数被鬼雾侵蚀而死,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还不赶紧说来,吞吞吐吐的,想死不成?”鬼主的声音响起,异常阴冷。

  绿袍鬼物浑身一个激灵,躬身道:“只是有一名看不出修为的修士,似乎,似乎不受鬼雾的影响,还活着呢。”

  “哦?还有这种事,此人现在何处?”隐藏在斗篷之下的鬼主沉吟片刻后缓缓道。

  绿袍鬼物道:“此人现在身处登天崖下,见其不停的徘徊,似有攀崖之心,还请鬼主大人早作决定。”

  “哼,这登天崖岂是这么好上的么,不说这登天崖乃是通往神山山巅的唯一通道,险峻无比,而且期间有着神山守卫神兽,万年紫金蟒守护,就算是本座亲自出马,也斗他不过,何况是一名小小的部族修士,不过其不受这鬼雾的影响,确有不凡之处,本座倒想亲眼见识一番。”

  话音落下,只见所谓“鬼主”身形一动,一阵阴风过去,便不见了踪影。

  登天崖下,慕承荒盘坐其中,此时正运起荒神炼体术慢慢地将渗入体内的诡异鬼雾一一炼化。三日来,慕承荒已然发现,这鬼雾通过荒神炼体术的炼化,融入己身后,似乎对自己的修为有不少增益,至于其中缘由,慕承荒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认定是自己修炼了以上古族文记载功法的缘故。

  慕承荒缓缓睁开双眼,面露喜色,就在刚才,自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炼体五重,只觉自身肉身之力提升了三层左右,感知范围也扩大了尽三层。

  短暂的喜悦之后,慕承荒的脸色慢慢变得阴冷,缓缓起身,朝着一处密林冷声道:“阁下已经来到此地多时,还望现身指教一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