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见了,眼露凝重之色,但并未慌乱,对着黑虎部落的阮重山淡淡道:“阮兄,我荒神部落无意与贵部为敌,我这里有十块荒灵石,赠与阮兄,还望阮兄息事宁人为好。”

  “哈哈哈…….阁下果然不凡,能做到审时度势,能屈能伸,不过即使我想息事宁人,我身后的几位朋友恐怕不会答应的,毕竟这荒参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灵物,况且这几位朋友和你荒神部落还有些渊源。”阮重山微微摇头笑道。

  拓跋闻言微惊,沉声道:“恕在下眼拙,不知几位是?”

  “啧啧啧……你就是那荒神部落的玄阶灵脉天才拓跋了吧?确实是一表人才,姐姐我很喜欢,不怕告诉你,我是银狼部落的影姬,这三位皆是我的族人。”身穿黑色紧身皮制衣服的少女一脸妩媚的笑道。

  拓跋等人闻言皆是一震,出了慕承荒意外,其他四人皆是双眼泛红,散发着凌冽的寒意。莫非这银狼部落和荒神部落有什么世仇不成,慕承荒心下隐约猜到几分。

  只听到拓跋冷笑道:“银狼部落,很好,万年之前还需由我族庇护的部落,后来背叛我族,趁着我族衰落,联合他族企图将我们赶尽杀绝,而且盗走了我族至宝荒神鼎和凝元境以上的修炼功法。这等卑鄙之族与我等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即使今天你们想息事宁人,我们五人也绝不会答应的。”

  慕承荒心道:“果然不错。”虽有些猜测,但却没有想到,两族之间有着如此这般的深仇大恨,就连一向运筹帷幄的拓跋也这样失态起来。

  对面的影姬闻言冷笑道:“说得好听,说什么庇护我族,还不是奴役我族罢了,当年的荒神族多么不可一世,如今还不是变得和丧家之犬一般的东躲西藏,就算出现一个玄阶灵脉的天才,没有了功法和荒神鼎又能有何作为?”

  一旁的阮重山四人看着场内上演如此好戏,淡淡道:“你们的恩怨我懒得理会,只要你荒神部落将荒参交出来,我愿给你们五块荒灵石作为补偿,至于你们如何了结恩怨,我也懒得参合。如果不交的话,难保我们黑虎部落与因狼族会联手一次。”

  银狼族的影姬向阮重山投去质问之色。阮重山淡淡道:“只知道你们二族有些不和睦,没想到有着如此血海深仇,我们黑虎部落虽不怕什么,但绝不会再参与进去了。”

  拓跋面露思索之色,便转头向托风投来询问之意,意思是说可不可以将荒参交出来,免得对方联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只见托风双眼泛红,右手紧按住衣襟,生怕怀中之物不翼而飞。

  拓跋向着一旁的慕承荒看去,只见慕承荒双目微敛,对其轻轻的摇了摇头,至于托业和托胜二人脸上希望讲和的表情直接被忽视。

  拓跋轻叹了一口气道:“接下来,势必会有一场苦战,我挡住他们一会,你们分头逃了吧。”

  托风闻言大喜,而托业和托胜面露不解之色,只听得慕承荒淡淡的说道:“我也留下来,托风大哥,你带着荒参回去给义父治病要紧。”

  不待托风言语,慕承荒便走到拓跋身边,向其投去淡淡微笑。

  拓跋点头,伸手从腰间缓缓拔出一把铁剑,一声轻吟,只见剑身泛着冷光,好似不停的吞吐着周围的荒雾一般。

  慕承荒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把宝剑,也是单手一翻,一把尺余长的短剑从袖中滑到手上。

  对面的黑虎部落和银狼部落一众修士面色皆是一沉。

  一见此情形,传来托业的抱怨声:“托风,这次,真是被你给害死了。”

  拓跋大吼一声:“不许耽搁,还是速速赶回部落的好。”

  {N酷¤#匠网唯一Y;正2A版j,其e他都是r:盗jq版

  托风三人不敢有违,转身而去,只听得托风凝重的道:“拓拔大哥,你可有多多看护着点承荒啊。”话未说完,便被托业和托胜连拉带拽的拖走了。

  黑虎部落的阮重山微微摇头,叹道:“这又是何必呢?”

  拓跋争锋相对道:“不必惺惺作态,猫哭耗子假慈悲,此处峡谷只有东西两个出口,要想得到荒参,就必须过我们这一关。”

  阮重山闻言,面色阴沉,沉声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直到此时此刻,阮重山狠辣的一面终于露了出来。

  声落人动,只见阮重山欺身而上,不知何时手中已经多处一把长枪,快如脱兔一般向着拓跋奔袭而来。

  拓跋不敢大意,低吼一声,上前一步,挥舞着手中的宝剑迎了上去,几个呼吸之间,二人已经交上了手。虽然拓跋为炼体七重巅峰的修为,而对方隐约是炼体九重,在交手之际却丝毫不落下风。

  另一边,影姬等四人收回看向二人交战的目光,冷冷看着一脸沉静的慕承荒,心下也是茫然,眼前的少年,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修为波动,但其不动如山的身影似乎给自己带来一股隐隐的压力,甚至感觉到一丝危险。但一想到荒参被人带走,心下焦急,不及多想,只图速战速决。

  心意已定,一股与其面容极不相称的狠戾之色浮现面庞,朝慕承荒袭来。

  看着影姬极美面庞上的狰狞表情,慕承荒心下的厌恶之感油然而生。

  影姬手中的多出一把黑色长鞭,向着慕承荒卷来,长鞭所过之处,空气中隐隐有着风雷之声。就在鞭稍及身之际,慕承荒身形动了,不退反进,左手并指为刀向着影姬颈脖间切去,而右手中的短剑操与身后,蓄势待发。

  影姬见少年速度奇快,出招狠辣无比,眼中露出一丝惊讶,果断后退,而且在后退中,手中的长鞭一甩,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鞭稍直接向慕承荒后背插去。

  慕承荒面色沉静,背后生眼一般,感觉到长鞭的落点,右手短剑上移寸许,便挡住了致命一击。

  短剑一接触长鞭,感觉一股巨力袭来,但握剑的右手纹丝不动,并竭力向前一个急越,离得影姬已经不足半丈距离。

  影姬直到此时,才露出些许惊慌之色,心下估计眼前的少年起码有着炼体八重的修为。

  影姬身后的三名部落修士眼见影姬在交手的刹那,不仅没有速战速决,反而被对方借势取得上风。

  三人于是纷纷迎上慕承荒。

  在影姬左手边的一道身影快速掠过,扑向慕承荒。

  只见寒光一闪,一道血箭射出,那名扑向慕承荒的银狼族修士面露惊恐的紧盯着慕承荒,双手紧握颈脖,只见其颈脖间的鲜血汨汨流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