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部落的阮重山神色慢慢变得阴沉起来,沉声道:“那只有如此了,不过我们也不想和诸位发生大的冲突,我们双方各推出一人进行比试,赢者留下,败者离去,如何?”

  拓跋闻言,立马答应道:“如此甚好,就由在下代表荒神部落出战,还望黑虎部落的哪位朋友赐教一二。”

  阮重山身后的髯须大汉大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部落才俊呢?原来是已经快绝种的荒神部落,这场比试不用我大哥出马,就由老子软重峰接下阁下的高招。”

  拓跋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单掌深处,沉声道:“请了。”

  话音未落,只见阮重峰夹着惊人的声势向着拓跋奔来,一个钵盂般大小的黑色拳头朝着拓跋面门砸下,相当勇猛凌厉。

  拓跋见势大力沉的一拳,身形微动,轻而易举的避过,同时以左腿为圆心,右腿急速甩出,狠狠砸在软重峰的左肩之上。轰的一声,身材高大的软重峰直接被砸出数丈,狠狠的击在一颗怪树之上,钢针般的枝叶扎进其右边的脸颊,顿时间鲜血直流,血肉模糊得好不狰狞,一时间没有声息。

  拓跋一击得手,停下身形,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阮重山阴沉的脸,二人互相对视,互不退让。

  凝视片刻之后,阮重山深吸一口气,示意身后的两名黑虎族大汉将瘫软在地的软重峰扶起,对着拓跋淡淡的道:“没有想到小小的荒神部落竟有如此才俊,今日我二弟鲁莽,竟自不量力的挑战阁下,吃些苦头也是好事,不过在下有言在先,既然输了,这就离去,不过我相信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阮重山说完,扫视了一眼荒神部落的众人,在慕承荒身上稍微停顿了片刻之后,便转身带着几人离去。

  看着身为兵部的黑虎部落在自己面前吃瘪,托风等人皆是面露兴奋之色,看向拓跋的目光也多了些许敬畏,唯独慕承荒始终平静以对。

  拓跋本人也是出奇的平静,但其眼中的闪过一丝凝重之意,淡淡道:“这黑虎部落的阮重山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隐隐传出炼体九重的修为气息。接下来在荒神山中很有可能再度遭遇此人,到时候未必有今日这般顺利了,我们还是赶紧深入矿洞之中,采完矿石之后速速离去为妙。”

  众人皆是点头称是,不再耽搁,纷纷入了矿洞。

  ……..半日之后,慕承荒一行五人出现在一处峡谷之中,此处峡谷怪石嶙峋,谷中植被也是千奇百怪。

  托风面露兴奋之色,慕承荒见了心下了然,那传说中的荒参有可能在此出现。

  ;看正Y版6章节l上7酷5》匠N网

  五人也没有丝毫犹豫,深处峡谷之中,全身心投入到采摘各类灵草之上。

  就在此时,慕承荒突然觉得脚下的黑土之中一阵蠕动。凝神观察下,只见一颗尺余高的普通墨绿色的草梗慢慢地移动着。

  慕承荒下意识地轻咦一声,拓跋四人闻声皆是投来询问之色。托风随意的顺着慕承荒的目光看去,顿时大喜道:“这是荒参。”

  托风第一时间朝荒参奔去。托胜和托业也是面露兴奋的随着托风跑去。拓跋和慕承荒对视一眼,也是跟了上去。

  只见一马当先的托风在疾驰过程中,从怀中取出一物向着荒参投去,一张黑纱般的物件瞬间变成伞面大小,将荒参盖住。拓跋见了,微微惊道:“这是困零帕。”

  托风正小心翼翼的伸手探入困灵帕下,抓住荒参的茎叶,神态甚是凝重。

  慕承荒听闻“困灵帕”三字,向拓跋投来询问之意。拓跋道:“这困灵伞是荒参部落在百年前无意中从一名中天大陆修士身上所得,据说是一件黄阶灵器,具有困敌之效,但族中无人将其炼化,所以视如鸡肋之物。今日托风虽然使出,但其威能只能发挥十之一二而已,不过用于捕获这荒参倒是绰绰有余。”

  慕承荒闻言,面露了然之色,但对拓跋口中的中天大陆却是迷惑不已,只是现下不是探究的时候,便再度看向托风所处之地。

  只见托风面露愤怒的看着托业二人,好似三人刚才说了什么。

  慕承荒快步走到近前一问究竟。

  原来托业和托胜二人见托风捕获荒参,皆动了心思,要托风分出一些参须,说什么见着有份之类的话语。若在平时,依托风的沉稳性格,也未尝不可,可是此荒参关系到其父冒雷的性命,如何能让,所以三人起了争执。

  托胜还好些,没有用言语相逼,而托业此时原形毕露,甚至想凭武力巧取豪夺。正在其欲出手之时,已经来到托风身边的慕承荒站在了托风身前,冷冷的看着托业道:“此物关系到我义父的安危,我劝你还是收手为好。”

  托业闻言大怒,呵斥道:“就凭你一句收手就像让我退去,真是找死。”

  慕承荒淡淡道:“此事不容商量,如果要出手,在下定会奉陪到底的。”

  身后的托风见一向低调处事的慕承荒今日一反常态,为自己出头,心中感激不尽,看着此时已经比自己高出半头的挺拔少年,不知说什么是好。

  一旁的托胜见慕承荒眼露决然之色,顿时犹豫起来。而不知何时,拓跋也来到四人近前,看着双方剑拔弩张的形势,叹了口气,对着托业道:“托业,不得放肆,既然是慕承荒和托风先发现并捕获的,这荒参自然就属于他们,这荒神山中危机四伏,容不得我们起内讧。”

  忌惮于拓跋的威势,而且对慕承荒始终有些看不透,托业极不情愿的收敛起来,冷笑一声便向一旁退去。

  站在慕承荒身后的托风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在峡谷四周传来阵阵掌声,随着掌声响起,一道领慕承荒五人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位兄弟说的没错,所谓见者有份,这荒参可是好东西,当然不能让人独吞了。”

  慕承荒寻声望去,只见峡谷谷口浓雾一阵翻涌,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指着托业侃侃而谈。来人正是黑虎部落的阮重山,不过此时阮重山身后接二连三的出现七个身影,五男一女。

  其中一人用纱布包裹住头部,只露出半张脸,自然就是半日之前败在拓跋手中的软重峰了。其中唯一一名女子,身段婀娜,一身黑色皮衣紧紧贴在身上,腰间揭露出一抹雪白,很是惹火,让人简直心跳不已。其余三人个个眼神狠辣,透着一股煞气。

  来着不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