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荒神山之行

  慕承荒闻言面露茫然之色,看了看一脸兴奋的托风,面露询问之意。

  感受到慕承荒的目光,托风道:“这荒灵石乃是慕血草原上修士修炼的必备之物,其中蕴含着充沛的荒灵气,吸收之下,对修炼大有益处,慕血草原之上的灵气稀薄,要是每日都以荒灵石来修炼的话,修炼速度会快上数倍不止的。”

  托风之言使得慕承荒没来由的一阵激动,这种能加快修炼速度的荒灵石确实是自己眼下最急需之物,自己早早就断定,能否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迅速提升修为才是唯一途径。

  见二人跃跃欲试的模样,一旁的托云气鼓鼓道:“阿爹不疼云儿,我也是炼体四重的修为,为什么我不能一道去?”

  冒雷叹了口气道:“这荒神山内凶兽无数,险恶无比,还有那阴森的阴魂鬼物,沾染上了轻这则受伤,重则毙命。你生性好动,又粗心大意惯了,去了定有危险,到时候却要托风和承荒分心照顾你,很是不妥。”

  托云一脸的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冒雷打断道:“我意已决,你不用再争了,为父这有三块荒灵石,给你就是。”

  托云当即转嗔为喜,抱着冒雷粗壮的臂膀,撒娇道:“还是阿爹最疼我了。”

  一旁的托风和慕承荒皆是面露无耐之色。

  冒雷向一旁安坐无言的妻子使了个眼色。妻子会意,犹豫了片刻后便起身从帐内一个角落里取出了一个尺余见方的木盒,递于冒雷,便坐回席间。

  冒雷小心翼翼的打开小木盒,神色间甚是凝重。

  慕承荒三人也是深深吸一口气,看向冒雷。

  在小木盒被打开的一刹那,只见一缕白色光芒射在冒雷的面颊之上,面目变得生动许多。

  冒雷却是叹了一口气道:“为父不论是作为父亲还是作为一族之长,都很失职啊,操劳多年,也就这么点家当,这是五颗荒灵石,托风、承荒,你二人突破在即,一人一颗,剩下的就留给托云。对于为父的安排,你们二人也不要觉得我偏心啊。”

  托风怜惜的看着一旁的托云,微微摇头道:“父亲哪里话,理当如此安排的。”

  慕承荒也是微笑道:“义父多虑了,此次荒神山之行,我和托风大哥还是有机会再寻到这荒灵石的不是?”

  冒雷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此时的他好似瞬间苍老了几分的样子。

  慕承荒心下疑惑,敏锐的察觉出义父的神态开始有些异样,却没有在席间多问。

  带着疑惑,慕承荒一回到自己的帐中,就按耐不住的问道:“托风大哥,我总感觉义父他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托风看了一眼慕承荒,点头叹息道:“唉,你既然有这种感觉,就和你说说吧,父亲在几年前,尝试着强行突破到凝元境,运用了一些禁忌之法,不仅没有成功,反而伤了元气,落下病根。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父亲的五脏六腑衰败的异常厉害,本来我也不知道,有一次见阿妈独自哭泣,一番追问之下才得知的。”

  Z◇更C新$/最‘6快d上.酷^匠》☆网{n

  慕承荒面色一惊,不知道说什么好。

  托风接着道:“此行去荒神山,寻找荒灵石只是其一,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种名为荒参的珍惜灵药为父亲续命,据说荒参有着增强气血,滋润生机的神效。但这荒参是传说中的灵药,在近些年,还没有听说有人找到过。”

  慕承荒面露希翼之光,斟酌了一番言语,沉声道:“大哥,不管这其中有多少困难,我一定会帮你的。”

  托风锤了一下慕承荒的胸口,笑道:“好兄弟!”

  二人相视一笑后,便投入到各自的修炼之中。二人都很明白,让修为更进一步是当务之急,为那荒神山之行多几分自保之力。

  慕承荒收好荒灵石,决定明日一早就去荒神湖边再做突破。

  连体九重,第一重锻皮发,第二重锻血肉,第三重锻骨骼,第四重锻五脏六腑,第五重锻经脉,第六重锻窍穴,七到九重锻丹田气海,为进阶凝元境打下基础。

  ……

  十日时间匆匆而过,慕承荒顺利的突破到了炼体四重,五脏六腑得到荒灵气的不断锻造滋养,强大了很多。

  修为也得到了彻底的巩固,身具八牛之力。

  半年多的时间里,慕承荒以黄阶下品灵脉的资质从对修炼一无所知到进阶炼体四重,速度奇快。而同样是黄阶灵脉的托风,炼体一重到四重整整耗去五年的时间。对比之下,不仅使得慕承荒自己疑惑不已,就是连冒雷和大长老等人都是觉得匪夷所思,纷纷猜测慕承荒的资质灵脉测试是不是有什么差错?

  慕承荒自己将这一切最后归咎于自己修炼了原版荒神炼体术的缘故。

  ……

  这一日,在部落的西边草原之上,狂奔着五匹骏马,四黑一白,骏马之上皆是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一马当先骑在白马之上的青年,容貌丰神俊朗,气质出尘,正是拓跋。

  紧跟其后的就是被慕承荒一脚踢断腕骨的托业,疤面煞星一般。与托业并行的是魁梧青年托胜。

  最后两人皆是身着青衫,其中一人眼神坚毅,脸色刚正,自然就是托风了。

  慕承荒骑着异常高大的黑马,正是故意放慢速度与托风并肩而行。

  一行五人此去荒神山,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

  半日后,高耸入云的黑色山峰,映入五人的眼帘,山峰四周缭绕着浓重的黑雾,给人一种不寒而栗,心神俱颤之感。

  五人勒马缓行,滴滴答答的朝荒神山山脚行去。而此时的荒神山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五六十人,五颜六色的服饰表明这些人皆是来自不同的部落。

  在一处角落之地,五人下了马。

  拓跋对着其他四人朗声道:“接下来的十多天里,是神山鬼雾一年中最淡的日子,所以其他离荒神山较近的部落族人也都赶了过来,大家也不用太过惊讶,等进入荒神山后,一切听我号令,切勿出现擅自行动之事。”

  拓跋在说最后一句之时,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托业。

  托业却是没好气地转过脸去,不愿与其对视。

  慕承荒平静的听着拓跋的话语。当拓跋那深沉的目光故意看向自己时,也是不卑不亢的与其点头示意。

  就在五人交谈之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笑声,五人一同转首循声望去。

  只见大笑之人身材魁梧,四方脸,浓眉阔口,透着一股阳刚之气,带着两名中年修士向着这边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