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雷眼神冰冷的看着满脸痛苦的托业,冷笑一声道:“托业,你好狠的心思,你可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一股杀意没有丝毫保留的外溢而出。

  托业顿时间露出惊惧之色,这还是第一次见冒雷动了真火.喃喃无言以对,身形向后退了数步。

  此时的二长老也是落到托业的身侧,检查了一下托业已经碎裂的腕骨,原本阴鸷的面孔更显阴冷,盯着慕承荒道:“哪来的野小子,出手倒是狠辣。”

  冒雷闻言,往慕承荒身前一站,挡住二长老,冷冷的道:“老二,你可是越来越放肆了,竟然将我的义子骂成野小子,信不信我今天就废了你们父子,本族长不发威,真把我当成病猫了不成?”

  二长老原本肆无忌惮的叫嚣气焰顿时被冒雷压下,指着慕承荒道:“那他为何偷袭托业,还将托业的腕骨击碎。”

  冒雷道:“托风身为慕承荒的义兄,自己的义兄身处险境,义弟出手,有何不妥?只是托业对本族长点到为止的警告当做耳旁风,按族规是一定要严惩的,告诉你老二,我冒雷还是一族之长,你要是想挑战本族长的权威,只有在手底下见真章。”

  冒雷此时已经没有了那种慈祥之意,只有威严和浓郁的威压。

  托业父子一见冒雷拉下脸来要和自己算账,当下不知如何是好了。

  就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大长老出声道:“冒雷,相信两个年轻人都是无心之失,再说,我们荒神部落可经不起折腾啊,此事还是到此为止吧,你看如何?”

  冒雷闻言,沉吟良久,看了一眼托业父子,冷哼一声道:“既然大长老充当和事佬,本族长就不和你们计较。”

  大长老接着道:“冒雷,现在托业已经不能再战,你看接下来该如何进行下去?”

  冒雷道:“不用比了,拓跋小子不仅人品贵重,资质修为更是万中取一,接任下任族长可谓是众望所归。”

  此言一出,整个荒神部落顿时响起欢呼之声,一扫先前的凝重气息。

  唯有托业父子面露难看之色,不过此时一见场内情形,二者皆是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托风在慕承荒的搀扶之下与冒雷一家缓缓离去。

  托云落下数步,看着慕承荒的背影眼神中有些恍惚。

  远处正在接受族人祝贺的拓跋眼神平静似水,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去的慕承荒后,便向一旁喜笑颜开的大长老道:“爷爷,这托风、慕承荒两兄弟有点意思啊。”

  大长老点头道:“托风虽然资质一般,但心性坚毅,而这慕承荒在半年之前还是一个不会修炼的傻小子,半年过去竟能轻而易举的伤了托业,刚在他那一脚我看了,出脚招式精准不说,力道也是大得吓人,但我却没有从其身上感受到丝毫的修为气息,这就奇怪了。”

  拓跋面色微变,不知在想些什么。

  “冒雷能有这么两个儿子和一个身具玄阶灵脉的女儿,真是幸事啊。”大长老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拓跋,接着道:“不过,还是我的大孙子最为出色,不到二十,就已经是炼体七重巅峰的修为,整整比爷爷当年早了二十年,相信你在血香兵部进修后,会稳稳踏入那传说中的凝元境。到了那时,你就是我荒神部落百年来第一个踏入此境的勇士啊!你肩上的任务很重,以定要有一番作为才是。”

  拓跋点头道:“孙儿谨记爷爷的教诲。”

  ……

  在冒雷的毡帐之中,冒雷一家围着一张圆几,园几之上一,一锅羊肉腾腾冒着热气,鲜味弥漫着整个毡帐,毡帐内早已没有托风受伤时的阴霾,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其乐融融之意。

  冒雷饮下一杯马奶酒后,笑意盎然的对着下首端坐的慕承荒道:“承荒,今天多亏了你及时出手相救,否者后果不堪设想,不死也得重伤,义父感到很是欣慰。”

  一旁的母女二人也是向慕承荒投来感激目光。

  义母站起身,夹了一大块羊肉放到慕承荒的身前的盘子中,柔声道:“孩子,多吃点。”

  托风一脸感慨,喝下一杯烈酒,心中畅快不已。

  慕承荒颇为开心,微笑说道:“义父,这是哪里话,能为家里和大哥做些什么也是我的本分,太过客道,反而不自在了。”

  冒雷笑道:“你的心意为父清楚,听托风说,你现在已经是炼体三重巅峰的修为了,从你出手击退托业来看,虽然有些出其不意,但你的战力应该不止如此。”

  托云听了也是高兴得很,心想:“原来承荒哥哥已经这么厉害了。”

  慕承荒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低着头吃着羊肉。

  冒雷顿了顿道:“既然你已经达到炼体三重巅峰,距离四重只有一步之遥,是应该将后面六重的法决传授给你了。”

  X酷M匠网7#正,_版5首发uq

  慕承荒顿时一喜,放下手中的羊肉,起身向着冒雷躬身一拜道:“多谢义父成全。”

  冒雷微笑着从怀中取出两张羊皮递给了慕承荒。

  慕承荒小心接过,初略一扫,一张上记录着四到六重的功法口诀,另一张中记录的则是七到九重的法决。

  冒雷道:“给你半个时辰,速速记下。”

  慕承荒郑重的“嗯”了一声,便如痴如醉的看着古朴久远的两张羊皮,此时的慕承荒没有再看以普通文字记录的法决,而是一心扑在以古老族文记录的法决之上。

  迅速地默记着。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慕承荒双手合起羊皮,仰面闭目良久后,就将羊皮递还给了冒雷,喜道:“义父,承荒已经记下了。”

  冒雷很是诧异慕承荒的记忆力如此之强,却没有多问。

  只是慕承荒自己也不曾察觉,在修炼了前三重口诀之后,不经肉身得到极大的强化,就连记忆力都强上不少。

  一共九层法决如刀刻般深深的烙印在记忆之中。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家人颇为尽兴,冒雷似乎有些醉意的对着托风和托云道:“你们两个要多向承荒学习,不然被甩得太远,到那时恐怕不好看啊。”

  托风点头称是,而托云却是一脸不服气的道:“我一定不会输给承荒哥哥的。”

  冒雷闻言大笑,一旁的妻子也是微笑着浅饮了一杯,一家人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之后,冒雷对着托风、慕承荒二人道:“拓跋下个月就会启程前往血香兵部,不过在动身之前,将会前往一趟荒神山,寻找一些荒灵石,到时候你们二人随他一道去吧,历练历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