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雷沉思片刻,没有理睬二长老,朗声道:“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拓跋对托胜,托风对托业。”

  对于这个结果,慕承荒听了也是眉头一皱,而身旁的义母却是身躯一颤,隐隐露出焦虑之色,而托云却是双手紧握,显得很是焦躁。

  宣读完抽签结果之后,冒雷和两位长老等人都缓缓走下抬去,台上只剩下拓跋和托胜二人。

  二人相互躬身行礼。

  ‘1更新#最G5快上B酷RH匠《网

  托胜对着拓跋朗声道:“拓拔大哥,小弟领教了。”

  拓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无需客道,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托胜双眉一紧,右脚猛得踏地,整个人瞬间窜至半空,然后以居高临下之势向着拓跋俯冲而来,双掌齐出,翻飞不止,朝着拓跋的面门击来。

  拓跋微微抬头,左手负于身后,右手猛地一拳击出,与已经欺到身前只有咫尺之距的掌影轰然对撞。

  听得“砰”地一声响,见那托胜向身后翻飞落地,连续倒退了五六步才稳住身形,而单拳出击的拓跋只是微微晃了晃身躯,就将托胜加在己身之上的千钧之力尽数卸去。

  托胜稳住身形,一脸凝重的道:“拓拔大哥,你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一脸平静的拓跋点了点头道:“还要比下去吗?”

  托胜道:“当然,即使不敌,能和拓跋大哥切磋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

  声落人动,这一次,托胜双手自腰间往上平举而起,在举到胸口位置之时,猛地往前平推而去,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脆鸣之声响起,大吼一声,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向着拓跋射去,所过之处,空气中传来爆鸣之声。

  见如此声势,拓跋双眼微眯,喃喃道:“有点意思。”

  拓跋不退反进,简单直接的双拳同时打去,又是一声轰天巨响,随之而来的是托胜如炮弹般倒飞而去,摔出高台,重重的砸在草地之上。

  而拓跋却是倒退两步才稳住身形。

  “哇”的一声,托胜吐出一口鲜血,眼神黯淡的支起身子,向着台上衣衫飘动的拓跋恭谨的行了一礼,便欲退去。

  高台之上的拓跋,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向托胜掷了过去。

  托胜满眼感激的接过瓷瓶,倒出一礼红色的丹药,现场服下后,向着拓跋行了一礼后便转身离去。

  冒雷此时已经出现在高台之上,举起拓跋的右手道:“此局拓跋胜出,下一场托风对托业,还望点到为止。”

  冒雷扫视一眼面色平静的托风,闪过一丝担忧之色后便跃下台去。

  ……

  托风对托业炼体四重对上炼体五重巅峰。

  没有丝毫悬念。

  但此时的托风却是一脸淡然之色,并未露出丝毫的畏惧之意,对面的托业满脸阴笑,一副吃定你得神情。

  托风也没有和托业过多客道,只是微微的拱了拱手后,便摆出一个古怪之极的起手式。

  托业一见,心道:“这是什么拳法?没见过。”

  已经身处台下的拓跋却是眼中放出光芒来。

  除了冒雷和慕承荒,其他之人都是露出不解之色,满脸阴鸷的二长老向着一旁的大长老投来询问之色。

  须发皆白的大长老眼神中也是闪过异样色神光,没有理会二长老,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托业见托风一副云淡风轻的的模样,当下来气,阴测测的道:“故弄玄虚,矫揉造作。”

  话音一落,整个人便向着托风欺身射去,以左脚为圆心,甩出势大力沉的鞭腿。

  只见托风左手微举,右手平白无奇的击出,抚向踢到近前的鞭腿,看似简单,但右手所过之处隐约能听到呼啸之声。

  “砰”的一声。

  托风后退半步。

  托业也是向后掠去,右脚脚背隐隐作痛,而且其胸腹之间好似受到托风右手拳气的影响,只觉没来由的一阵气闷,再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托风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古怪之势,眼中的轻视之意顿时间被深深的凝重所取代,并未掩饰其眼中的凶残之意。

  托业当即虎躯一震,吐气开声,整个人犹如螺旋一般高速向着托风射来,右手握爪成拳,只见其双拳瞬间增大倍许,夹着凌冽的声势再次击打在托风收于胸口的双掌之上。

  一击得手,托业再次后掠开来。托风却是再次给场内之人带来惊喜,还是后退半步,只是双掌微微有些颤抖。

  托业刚一落地,身体再次向前一扑,就像一只灵蛇一般,趟着台面,电射向托风,双手顿时变成紫黑之色。

  台下的冒雷顿时惊呼道:“荒蛇灵拳?”

  几乎是与此同时,台下的慕承荒脱口喊道:“托风大哥,小心。”

  保持古怪防守姿势的托风此时却是眼露决绝之色,双脚一弯,同时离地而起,一个踢踏,右脚脚尖与托业攻击而来的紫黑手刀击在了一处。

  就在相击的那一刻,托风面色巨变。自觉一股阴寒之极的灵力自其右脚瞬间袭遍全身,整个人似断线的风筝般向着台下飞去。

  修为上的差距还不是刚刚摸到荒神长拳奥妙的托风能够逾越的。

  托风整个人飞出高台,已然落败。

  然而托业却没有收手的意思,当下顺势而为,追着托风的身形激射而去。

  托风倒飞的方向正是慕承荒三人所在,慕承荒只见托风飞向自己,当下向前一步,双手接住托风。

  而此时托业的紫黑手刀已经紧跟而至。

  场间冒雷、拓跋包括大长老一干人等皆是露出震惊之色,皆欲出手相救,但事出突然,依然来不及,而身为二长老的托业之父满脸冷笑。

  只见慕承荒接住托风之后,往后一抛,身形前移,单脚踢出,丝毫不差的踢在托业的手腕之上。

  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托业顿时发出一股杀猪般的痛吼之声,身形也随之暴退开去。

  慕承荒冷冷地看了一眼托业过后,转身扶起托风,只见托风此时满脸苍白,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之上不住滚落,却没有发出一丝痛苦之声,倔强的看着慕承荒,眼中尽是惊讶和感激。

  从托风倒飞出高台,到慕承荒击退托业只不过发生在一瞬间,场内之人包括大长老和冒雷都没来得极做出任何举动,只是一个震惊,一个面露愤怒之色。

  冒雷回过神来,飞到托风身边,按住其胸口,一股充沛的真气瞬间输入,将肆虐在托风身体之中的阴毒灵力尽数祛除,转首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承荒,甚是欣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