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承荒二人出了冒雷的毡帐,回到自己的住处。

  慕承荒收拾心情,从新投入到荒神炼体术第二重口诀修炼之中,在默念以古老族文记载的第二重口诀时,又有一个疑问出现在其脑海之中。因为这第二重口诀中提到一处经脉名为寒魄脉。

  “这寒魄脉又是在哪啊?又怎么通过寒魄脉来锻造血肉?”慕承荒心下苦笑不已。

  不过先前的经验告诉自己,只要自己法决正确,这灵力就会汇聚道丹田之中,汇聚起来,自动找到所必须经过的寒魄脉。

  于是慕承荒没有刻意的去找寻运功路线,不过就在整整一个时辰之后,慕承荒自觉自身的血肉之中忽冷忽热起来,冷是那种直入骨髓的冷,热是那种身置火海般的炎热。

  这忽冷忽热的情形,慕承荒在勉强经受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就有了停止修炼的冲动,但下意识里,那种骨子里散发著来的执拗却使得自己坚持了下来。

  ……

  时间过得飞快,慕承荒白天练拳,晚间打坐,匆匆四个月的时间转眼而过,在第三个月里,慕承荒再做突破,进阶到炼体三重,其间又经过一次除污存真的过程,而且祛除的污垢多了许多。

  在进阶炼体三重之后,慕承荒每次练起荒神长拳来,在周身范围内隐约有着雷鸣之声。

  0酷BF匠网w正.版?"首/发@

  虽未经过实战,慕承荒却是测试过自己的力量,居然达到六牛之力,比起已经进入到炼体四重的托风四牛之力还要强上许多。

  而托云也在这四个月里进阶炼体四重。

  ……

  呜呜呜…..清晨,寂静的草原之上响起了古老苍凉的号角声,这是荒神部落集结族人的号角,每逢族中出现大事,如战争、迁徙、部落大会之时都会被吹响。

  这苍凉冷峻的号角声似融进了荒神部落每一位族人的血液之中,一经响起,族人会在第一时间集结,不管你身在何处,凡是听到部族的召唤,都会赶至而来。

  此时,慕承荒正在湖边刚刚练完一套荒神长拳,听到这号角声也是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喃喃自语道:“今日应该是族中选拔下一任族长的日子,一定会很热闹,不妨去看看。”

  慕承荒轻身上马,不用主人有任何表示,高大黑马似与慕承荒心意相通一般,朝着部落驻地飞驰而去。

  一炷香后,慕承荒便出现在部落驻地的外围,跳下马来,但见部落之中已是人声鼎沸,二百余男女老幼围住一个高达丈许,十余丈方圆的的方形木台,相互交谈着,有喜悦,也有忧虑。

  而高台之上此时站定这三人。

  经过近半年的相处,慕承荒当然识得三人,居中一人自然是作为族长的冒雷,此时的冒雷一身盛装,满脸络腮也好似修整了一番,魁梧的身材散发出一股多年养成的霸气。

  冒雷左手一人,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脸色枯黄,约莫七十岁的年纪,正是族中的大长老,也是族中天才娇子拓跋的祖父。

  站在冒雷右手的是一位满脸阴鸷的鸠面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正是托业的父亲,族中二长老。

  三人站在高台之上,像是在商量着什么一般。

  慕承荒此时已经步入场内,向人群扫视而去,见到了托风托云兄妹以及义母三人正在一处角落之地。随着目光的转移慕承荒看到托业兄弟二人站在高台靠前的位置,皆是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在二人不远处站着一名相貌普通,中等身材的青年,此时的青年双眼看着脚背,两手抱胸,一动不动,正是族中的一名后起之秀,名为托胜,炼体六重的修为。

  正打量间,托云的声音适时响起:“承荒哥哥,这边,这边。”

  慕承荒转过头,面露微笑的穿过人群,来到三人中间。对着义母轻声道:“见过阿妈。”

  义母微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摸掉慕承荒肩上的乱草,神色甚是慈爱。

  慕承荒不好意识的和托风笑了笑。而一旁的托云却是做出一个鬼脸,甚是可爱。

  就在此时,高台之上的冒雷洪亮的声音顿时响起:“我亲爱的族人们,冒雷不才,原本想凭借一己之力恢复我荒神部落往日的荣光,在位二十余年来,一直困在炼体九重的境界上不得寸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希望,不过,今天却是我们伟大的荒神部落推举下一任族长的大好日子,决定选出一名天资卓越,心性纯良的天才后辈来出任下一任族长,以待其带着我们部落延续下去,并发扬光大。大家可能要问,这族长如何选拔?就在刚才,本族长和两位长老商议过,此次族长的选拔不仅要看重学识品行,而且要看潜力,但最重要的是要看战力是否强大。因为慕血草原上的铁律法则就是强者为尊。”

  场内陷入静谧之中,针落可闻。

  冒雷接着道:“今日推举大会以比斗为主要形式,经过本族长和两位长老的商议,能参加今日选拔比试的定位四人,分别是拓跋、托业、托胜和托风,四人以抽签形式决定对手,两两比试,胜者进入下一轮,最终夺冠者就是下一任族长继承人,将会送到血香兵部进修三年,三年之后回到族中接任族长。”

  慕承荒闻言心中也是颇为疑惑道:“不知者血香兵部又是什么所在?想必应该很强大才是。”

  冒雷转首看向两侧的长老,见二人皆无异议,于是高声道:“比斗正是开始,你们四人出列进行抽签吧。”

  话音一落,只见四名青年男子纷纷飞身上了高台,顿时间场下一片欢呼。

  慕承荒一脸平静的看着高台之上的四人,托风自不必说,除了自己见过的托业、托胜之外,一名身着白衫,丰神俊朗的青年,正是族中的第一天才拓跋了。

  慕承荒也是第一次见这名名为拓跋的青年,不由多看了几眼,只见迎风而立,衣衫猎猎作响,看向远处,眼神深邃无比,所展现出来的气质与其他三人截然不同。

  慕承荒一旁的托云却是露出雀跃之色,大声喊道:“拓跋哥哥加油,加油啊。”

  场内顿时一阵哄笑声响起。

  托云也是不以为意,大大方方的迎着众人笑着,甚是甜美。

  高台之上的冒雷拿出一个白色的银盘,银盘之上此时摆放着四枚长方形的令牌,令牌背朝上,字面朝下。对着四人道:“可以抽签了。”

  四人依言皆是上前一步,随意的拿起一枚令牌,看了看上面的文字后,便先后交于冒雷。

  冒雷看着四人的抽签,顿时眉头紧锁起来。

  一旁的二长老见状冷声道:“族长,怎么?这抽签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