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贪睡与突破

  托云一脸狐疑的看着慕承荒,一脸不信的样子,但有一看慕承荒满脸无辜的表情,再结合其已经失去了记忆,也就没有深究,甩了甩长长的辫子道:“好了,我们回去吧,想必阿哥正在找我们呢。”

  ……

  当夜,慕承荒依样端坐在床榻之上,依着荒神炼体术的口诀呼吸吐纳着,毡帐中原本稀薄的灵气随着慕承荒不停的吐纳自动汇聚道其丹田之中,并凝成细丝经过那隐蔽经脉向着周身散去,只是此时的慕承荒不能坐照内观,不清楚自己的体内究竟起了怎样的变化。

  只能感觉到经过修炼,丹田之中依旧空空如也。

  在经过两个时辰的呼吸吐纳之后,看了看正在陷入沉睡,打着呼噜的托风,摇了摇头,躺下身去,自语道:“看来今天还是不行。”

  慕承荒沉沉睡去,在睡梦之中,荒神炼体术第一层的法决自动运行,一丝丝的荒灵气钻入其体内,散入周身毛发毛孔之中。

  见慕承荒熟睡而去,一直假寐的托风翻了个身,无来由的叹息了一声。

  竖日清晨时分,毡帐外的练拳呼吼声再一次将熟睡之中的慕承荒惊醒,于是缓缓起身,穿上外套,走到帐门外,看着托风打着荒神长拳,并且在心中演示了起来。

  心中演示告诉自己,今日似有所感,已经没有了昨日的那种生疏与不适应了。

  已经有了此想法,慕承荒却是独自来到荒神湖边,按照荒神长拳的套路开始练了起来。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慕承荒从头到尾演练了三遍荒神长拳,一遍比一遍熟练,虽然已经是汗流浃背,但感觉浑身通泰了不少,舒坦了许多,感觉气力也有了增长。

  停下来的慕承荒马上意识到自己好似遗漏什么一般,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自己练着荒神长拳却是越来越顺当,而且气力也有着增长,难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引气入体不成?但是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隐灵脉在何处啊?”

  一连串的疑问使得慕承荒下意识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感觉自己又犯困了,于是踱步到昨日的那块岩石之上,靠着睡了起来。

  时间就这样匆匆而过,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已是金乌西沉之时,落日的余晖洒在即将解冻的湖面之上,泛起阵阵金光,甚是美丽。

  更3新…q最ZT快F上2s酷R匠%网

  慕承荒只觉神清气爽,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原路返回部落,还未走到部落,就远远的见到一名长衫少女站在毡帐前朝自己所在的方向不停的张望着,神色见尽是焦急。

  正是托云。

  托云只见慕承荒纵马归来,当下努着小嘴,瞪了一眼慕承荒,娇声喊道:“慕承荒,你个大懒虫,又偷着道湖边睡觉去了吧?”

  说者无心,但听着有意。

  睡觉?对啊,自己自背诵那荒神炼体术的法决之后好像格外贪睡一般。慕承荒好像把握住了什么一般,皱着眉头在黑马上沉思起来。

  沉思之中的慕承荒似乎没有看到托云一般,与其擦肩而过。

  见慕承荒对自己不理不睬,托云当下一阵恼怒,心下道:“这个臭懒虫,居然装着没有看到我,哼,气死我了。”

  说完便一跺脚,气呼呼的朝自己的毡帐走去。

  ……

  吃完几大碗饭,慕承荒便草草离开饭桌,也不顾托风一家的古怪之色,回到自己的毡帐之中,倒头便睡。

  冒雷一家四口在饭桌上顿时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冒雷刚才听完托风和托云对慕承荒观察之言,无来由的叹息不止起来。

  托风从冒雷眼中看到深深的失望之意,当下道:“承荒他得资质确实一般,在修炼之时没有做到引气入体,昨日为了使其宽心,我便说了我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完成这关键的一步。我想他应该只是累了吧,应该不会自暴自弃的,这一点我们一定要相信他。”

  托风之言顿时让帐内的气氛舒缓了许多,但托风明白,自己刚才之言何尝不是一种自我安慰。

  冒雷摇了摇头,看看一言不发,埋头吃饭的托云,悠悠道:“希望如你所说的那般,不然的话,他在部落之内可不好立足啊。”

  一旁的妻子道:“要我说,也没什么,做一个没有修为的人也挺好啊,你们看看我现在比起以前哪里差了吗?”

  冒雷道:“话是这么说,这孩子的资质虽然低了些,这么早放弃还是有些可惜啊。”

  ……

  一夜无话。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已经是初春时分,里慕承荒来到荒神部落整整过去了两个月,两个月中,慕承荒除了练拳就是睡觉吃饭,部落毡帐荒神湖两点一线。

  此时的荒神湖已然解冻,不再冰封,湖面微波荡漾,水光粼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鸭在湖面中嬉戏。

  这一日,慕承荒在湖边整整打完十三套荒神长拳,只觉丹田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爆鸣之声,随之而来的周身的灵气像长了眼睛一般迅速地向自己靠拢过来,纷纷汇聚道丹田之中,慕承荒只觉丹田之中顿时间充盈了不少。

  这种灵气一股脑钻入自己的身体整整持续了进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慕承荒感觉到周身空气一松,恢复到一开始正常的状态。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慕承荒,顿时有些怪异,感觉浑身奇痒不止,下一刻,周身的皮肤之上冒出一丝丝黑色的污垢,量虽不多,但却恶臭无比。

  一见到此情形,慕承荒顿时间仰天长笑一声,心道:“居然完成了荒神炼体术第一层的修炼,出现灌灵洗体的异象,进阶到炼体二重。”

  慕承荒一吐心中的浊气,毫不犹豫的和衣跳进荒神湖,虽已是初春时节,但湖水刺骨的冰寒还是让慕承荒打了个激灵,当下默念第二重的口诀,将这股刺骨寒意尽数祛除。

  只是慕承荒没有发现的是,自己现在的周身毛孔之中散发出点点银辉,宛如星辰一般,虽不耀眼,但却灿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