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承荒虽然很高兴,但依然在冒雷眼中看到淡淡地失望之意。

  更让自己震惊的是,测试灵脉的这一幕,慕承荒似曾相似。曾几何时好像也是这样的场面,四周之人见到自己黄阶下品灵脉,皆是失望不已。失望之人的样貌慕承荒已经不记得了,但那种失望的眼神依然铭刻在自己的心中,那种失望的情绪比起此刻的帐篷之内,浓郁了何止百倍。

  慕承荒情绪一番波动之后,便是出奇的平静,平静得连冒雷都难以置信。看着慕承荒这平静的眼神,冒雷也不知说什么才好,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出声安危道:“没有关系的,能修炼就成,资质这东西是上天赐予的,强求不得。”

  慕承荒感到了几分温暖,感激的看着冒雷。

  冒雷接着道:“修炼之人,资质虽然是天赐的,很是重要,但毅力却是自己的,虽然你的灵脉资质只有黄阶下品,但如果能坚持下去,加上你天生巨力,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事业。我荒神族的‘荒神炼体术’虽然等价不明,但身具黄阶灵脉的你却是能够修炼的,只是这修炼速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比起拓跋、托云等人要慢上许多,义父我也是整整修炼的三十余年,才有这炼体九重的修为。”

  听到冒雷的安慰之语,慕承荒重重的点了点头,不仅因为冒雷之言颇有道理,更是因为对这“荒神炼体术”有着诸多期待,那可是万年之前一统慕血草原的强者所修炼的功法,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当下缓缓道:“义父,承荒不会让您失望的。”

  慕承荒的眼神很坚毅,冒雷看了很是欣慰,只是冒雷没有注意到慕承荒眼底深处那股子狠劲,像是述说总有一天要将自己失去的全部夺回来一般。

  这种情绪来得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慕承荒顿时为了自己无故生出这种情绪疑惑不已,因为这种情绪一经滋生,顿时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在自己的心中泛滥开来。

  冒雷没有注意慕承荒微变的脸色,当下从怀中取出一张尺许大小的羊皮,羊皮成黑灰之色,透着沧桑古朴之意。

  冒雷将羊皮递于慕承荒道:“这是荒神炼体术前三重的口诀,给你一炷香的时间默记下来。口诀分为两部分,上面的部分乃是我族特有的族文书写,万年来已经没有人能识得此文了,包括义父我。下面的部分为人类世界通用的文字写就,那还是族中一名老祖当年翻译过来的,你就按照下面的口诀修炼吧。”

  慕承荒闻言微惊,小心接过黑色古朴羊皮书,看着这用荒神族古族文书写的口诀,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这古老族文自己好似天生就识得一般,而且很熟悉,很熟练。

  慕承荒飞快的记忆着这古文口诀,速度飞快,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将上下两个版本的口诀铭刻在心,互相印证之下,心中大喜不已。

  因为凭自己对古文字的理解来看,下面的翻译文字对功法口诀的理解也有七分真髓。

  慕承荒将羊皮书递还冒雷,表示自己已经记下了,冒雷吃惊不已,自己刚才忘记慕承荒是否识字,见慕承荒一目十行的样子,感觉眼前的少年身上有着太多的不同。要是慕承荒此时告诉他自己默记的是两个版本的功法,不知道冒雷会情何以堪。

  对于自己为何认得荒神部落古文字,慕承荒自己也是不解的很,心道如果说出真相,定会被人猜疑,平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下意识的没有告诉冒雷真实地情形。

  冒雷接过羊皮书,轻声问道:“都记下了?”

  慕承荒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冒雷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如此,今日就先到这吧,你以后就和托风共住一个帐篷,在修行上有什么不懂的也好随时请教托风,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

  距离慕血草原极北之地的无尽雪原之中,寒风依然凌冽,此时,在无尽雪原中的一处雪峰之上,站着一名三十余岁的贵妇,肌肤雪白,胜过飞舞的飘雪,尽显雍容华贵之感,紫发白衣,在寒风中摇曳飞舞,显出一种异样的美丽。

  贵妇两眼朦胧,隐隐藏在泪光,向着北边痴痴望着,其深蓝色的瞳孔之中无视世间的一切,唯有深深的痛苦,贵妇对着无尽的雪原,喃喃道:“我的儿,你究竟在哪里?”

  贵妇单手一招,一只金光灿灿的飞禽从其袖中飞出,霎时间,原本寸许大小的金色小鸟暮然间变成一只数丈大小的金色凤凰,金色凤凰围绕着少妇盘旋不定,点点金色灵光自空中洒落而下,绚丽无比。

  中年少妇脚下无风自动,缓缓飘到凤凰之上。

  贵妇脚底的金色凤凰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思绪,一声清亮无比的啼叫之后,双翅一展,瞬间没如虚空,不见了踪影。

  ……

  慕承荒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毡帐,此时托风和托云已经在毡帐内等候多时。

  见慕承荒回来,托云一脸希翼的跑上前来连珠炮般的问道:“怎么样?你是什么资质?父亲有没有传授你荒神炼体术?”

  慕承荒心下微暖,轻声微笑道:“一切都很顺利,义父已经传授了荒神炼体术前三重的功法给我,至于我的资质却是黄阶下品,让托云妹妹见笑了。”

  托风闻言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托云却是笑道:“能修炼就行,记住以后有什么不懂的要来问我哦,我可是玄阶灵脉。”

  7v更(新0最快(上Q酷o匠网☆

  慕承荒苦笑称是。

  托风站起身来道:“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慕承荒笑道:“我是不会客气的,以后还要和大哥你同吃同住,到时候就怕你受不了小弟的叨扰。”

  托风笑道:“正好有个伴,为兄求之不得,想想以后我们二人互相研习功法,互相切磋修为,岂不热闹,哈哈哈哈。”

  一旁的托云闻言,顿时间嘟起小嘴道:“不行,我也要来这里住。”

  托风大笑,摸着托云的头道:“不害臊的小东西,你可是大姑娘了,知道么?以后还要嫁人的。”

  慕承荒也是无语苦笑。

  托云一见二人取笑自己,面泛桃红,气愤不已,委屈的道了一句:“大哥,你们欺负我。”当下一跺脚,转身跑出毡帐。

  托云跑出帐外,只听得帐内慕承荒和托风依然笑声不减,当下努了努嘴,自言自语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看以后谁修炼得快,到时候羞死你们。”

  随着托云的远去,慕承荒向托风请教了一番“荒神炼体术”修行之初应该注意的一些事项之后,便草草吃了饭,开始盘膝而坐,冥想起“荒神炼体术”的功法口诀,参悟起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