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承荒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一般,施施然的向着马厩之内的黑马走去。

  托风托云二人都是一脸好奇的向着慕承荒看去。

  就在此时,一声极不协调的话语打破了马厩之内的平静。

  “咦,这不是昨日族长大人捡回来的那个野小子吗?”

  托风眉头一皱,一旁的托云更是露出一脸厌恶之色。

  慕承荒也是身形一顿,转首看向托风托云二人,将二人的神色收在眼里。并循声望去,只见出言不逊之人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左脸上一处刀疤,配上三角眼,鹰钩鼻,显得匪气异常,此时正站在马厩边,面露讥讽的看着自己。

  托风见状,向着魁梧大汉道:“托业,承荒不是我父亲捡来的什么野小子,如今已经拜我父亲为义父了,也算是荒神部落的族人了,还望你稍微客气些。”

  托业甚为鄙视的看了一眼托风,没有理会,而是转头看着瞧都不瞧自己一眼的托云,三角小眼中闪过一丝淫邪之意。

  慕承荒面色平静的看着这名令人生厌的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托业一副嚣张嘴脸,托风冷声道:“托业,我们可没有招惹你,你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哼,找你麻烦又怎么样?老子炼体五重的修为,难道还在乎你这个废物不成?族长每年在你身上投入那么多的资源,才不过炼体三重,都快被你妹妹赶上了。要是这些资源用在老子身上,以我的资质,最起码有炼体七八重了,也绝不在拓跋之下。”

  托业的声音很大,也很有怨气,好似故意让人听见一般。

  “还有,再过半年,就是下一任族长继承人的推举大会了,到时候你再不上进些,你爹也保不住你。”托业接着道。

  托风面色平静的盯着托业,一言不发,只是慕承荒已经注意到其双手紧握拳头,指甲已经没入肌肤之中。

  一旁的托云气鼓鼓的道:“就算我阿哥成不了下一任族长继承人,也轮不到你,族里还有拓跋、托胜,都远远强过你不知道多少倍呢。”

  听到拓跋的名字,托业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意,夹杂着慌乱和阴狠。当下气急败坏的道:“拓跋又怎样,托胜又如何?拓跋上次在荒神山受了重伤,到现在都没有康复,而托胜那小子和我的修为不分伯仲,老子就不相信他能胜过我。”

  “还好意思说,上次荒神山之行,要不是某人不顾族人的生死安危,一遇到危险独自逃了,拓跋大哥也不会为救他人而身受重伤的,还有脸了不成。”托云争锋相对的道。

  “你这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哼……”

  似乎被托云戳到痛处,托业没好气地甩袖离开,临走前还狠狠的瞪了一眼一直没有出声的慕承荒。

  慕承荒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凶狠青年,没有丝毫的不安和畏惧。

  看着托业远去,托风兄妹皆是轻嘘了一口气,看情形兄妹二人似乎对这托业颇为防备的样子。

  “承荒,不用理会此人,我们骑马去,不要因为他而坏了我们的兴致。”托风好似未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出言安慰道。

  托云也是接话道:“就是,就凭他那个样子,还想争做下一任族长呢,就凭他连体五重的修为,连我拓跋大哥的身都近不了。”

  言语神态之中对拓跋此人颇为推崇和仰慕。

  慕承荒微微一笑,没有在意托云对托业的挖苦之言,只是疑惑道:“刚才你们言语之中提及到什么炼体五重什么的,究竟是什么?”

  托风兄妹二人皆是面露不可思议之色,托风还有些心理准备,但托云却是一脸不信的道:“不可能吧?那你哪来的那么大气力,一只手就像铁箍一般,掐的我动都不能动一下,别告诉我你还不会修炼哦?我可是已经炼体二重的修为了。”

  慕承荒闻言也是一惊,当下道:“我真不记得我是否修炼过。”

  “好了,好了,就只会用这个理由来搪塞我,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托云瞪了慕承荒一眼后如是道。

  慕承荒唯有抱以苦笑。

  看着二人很是投缘,一旁的托风露出由衷地笑意,沉声道:“这炼体境乃是我们修炼的第一个境界,一共九重,每一重都会对浑身的筋骨、血肉、脏腑进行锻造,在进入炼体第一重后,无论是气力还是反应速度就会强过没有修炼的常人,等修炼到炼体九重之后,就会为踏入那真正的修仙者的行列——传说中的凝元境,据说进阶凝元境后,就能修炼各种法术,凝火聚水,飞天遁地,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慕承荒感到新奇无比,问道:“也就是说,这炼体境是为那修仙打基础?”

  托风道:“可以这么说,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修炼的,需要有一定的修炼资质才行,不然的话,没有资质而强行修炼的话,轻则伤身,重则毙命。”

  慕承荒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结,毕竟以后有的是时间来研究这修炼一道。

  托风好似想起什么一般,看了看马厩之内的高大黑马,对着慕承荒道:“承荒,你确认你要选他?”

  慕承荒点了点头后,朝着独处一隅的黑色骏马投去目光,深吸一口气后便走了过去。

  高大的黑色骏马一见有人竟向着自己走来,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眼中露出些许惧色。但在下一刻,黑马好似察觉出自己的软弱一般,其眼中顿时升起一股怒意,盯着慕承荒,打了个响鼻,又向前倔强的迈了一步。

  或者说是很勉强的一步。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逐渐接近自己的俊俏少年,黑色骏马由衷地生出一股臣服的情绪。

  这种臣服的情绪,慢慢转化为欲望,是如此的强烈,它来自灵魂深处,来自血脉中下位血脉对上位血脉先天的本能的敬畏。

  高大黑马再次为自己有这种意识而感到不安,隐隐躁动不已,但一看少年平静深邃的眼神,微微的笑意,心中的不安淡了不少。

  慕承荒当然不知道眼前的高大黑马有如此多的心理活动,只是伸出右手轻抚着黑马顺滑的黑鬃,一种亲切之感油然而生,而黑马也是觉得颇为亲近,没有做出丝毫的反抗动作,原本盘算好要给眼前之人一蹄子的事情也忘得干干净净。

  看到高大黑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举,而只是打了个乖顺的响鼻任由慕承荒的抚摸,站在马厩之外的托风兄妹一时无语。

  托风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表情专注的慕承荒。

  托云小嘴微张,双眉睁得浑圆。

  最#*新(J章节z上gs酷匠{网2☆

  ……..三人三骑向着荒神山方向疾驰而去,慕承荒一马当先,娴熟异常的安坐在黑马之上,策马扬鞭,意气风发,让身后的兄妹二人产生一种幻觉。

  “这是一名久经战阵、驰骋疆场的骑士,曾几何时定是受万人仰慕的一位强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