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少年撤去铁箍般的右手,少女右腕的疼痛得到极大的缓解,站起身,左手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的右腕,委屈道:“人家好心来看你,你却把我当贼,气死我了,痛死了。”

  少年见少女如此,心下的愧疚更加强烈,不知说什么是好。

  场面顿时陷入尴尬之中。

  不一时,帐门被掀开,托风急步进入帐中,急声道:“托云,你怎么了?”

  看着少女在不停的搓揉着已经肿胀的右腕,再看向少年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不知说什么好。

  托云见此,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托风说了个大概,只是没有提及少年当时带着寒气的锐利眼神。

  托风身上的气势也是慢慢敛去,再看看少年,对着托云道:“他长期身处生死的边缘,有这样的反应也不稀奇,好在没有出什么大错,你以后也不要这么冒失了,速速去敷些草药,应该无碍的。”

  少女没好气地哦了一声后,剜了一眼少年后便气呼呼的出了帐篷,少年见此也唯有苦笑。

  托风拍了拍已经坐起的少年肩膀,便也是退出了帐篷。

  经此一出,少年也没有了睡意,起身将挂在床边的衣裳仔细地穿好后,摸了摸腰间的束带,深吸一口气后,便举步出了帐篷。

  此时,在一处较大的帐篷之内,托风向着中年牧民讲述着什么,片刻后,中年牧民皱了皱眉头道:“莫非此子也是炼体修士?可是其身上并没有丝毫的修为气息散逸出来,这就很奇怪了。”

  托风道:“父亲,阿妹可是已经是炼体二重的修为,而且修炼的是部落中的镇族功法‘荒神炼体术’,一般未修行的平常之人是不可能如此随意制住她的。”

  中年牧民点了点头,接着道:“那有可能是修炼了某种隐匿修为的功法,但据我族中典籍记载,那隐匿修为的功法世间少有,皆是被一些巨族大派所垄断,一般人是不能轻易得到的,或许是他天生神力吧。”

  托风闻言唯有点头称是,正在此时,帐篷外传来了少年的声音:“大叔,您在里面吗?”

  中年牧民闻言,示意托风无需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扬声道:“孩子,你进来吧。”

  少年掀开门帘,举步进入帐内,帐内二人迎着阳光,看向少年,皆是一怔,此时的少年已然没有了昨日的褴褛,俨然是一个翩翩佳公子的样子,虽然穿的是托风的旧衣服,简单且朴素,但似有一股无可名状的尊贵之意从其身上散发出来。

  看着二人出神的望着自己,少年也是一怔,开口道:“大叔,有哪里不妥吗?”

  少年的话语让二人顿时意思到自己的失态,中年牧民当下爽朗笑道:“哪里哪里,我只是好奇你的记忆全失,骨子里却是透着一股不一般的气质。”

  “这……”少年微微张了张嘴。

  “哈哈,你也不用在意,我叫冒雷,添为荒神部落的族长,这是我儿托风,至于我们的部落嘛,可以这么说,荒神部落虽小,但历史却颇为悠久,万余年前,也曾做过这慕血草原的主宰,只是经过上万年的演变,到了我这一辈,只能以放牧而生了,而且部落族人也不到两百人了。”中年牧民露出一副追忆之色,又好似想起什么一般,接着道:“既然你记不得自己叫什么?那你就给自己取个名字吧,我会为你鉴证的。”

  少年闻言,略作沉思,片刻后抬起头看着冒雷道:“小子我既然流落到这慕血草原之上,又有幸被族长收留,以后我就姓慕,叫承荒吧。”

  听到“慕承荒”三字,冒雷慢慢琢磨了一番,很有深意的看着少年,微笑道:“很好,以慕为姓,承恩于我荒神部落,可见你也是一名正直豪爽、知恩图报之人。”

  冒雷越看慕承荒越是喜欢,顿时心血来潮一般道:“承荒,我有一个提议,不知你是否认可?”

  慕承荒当下点头道:“冒雷大叔,不无不可的。”

  “好,既如此,我冒雷决定认你作为我的义子,以后托风就是你得兄长了。”冒雷朗声道。

  少年心中一阵感动,看着冒雷父子一脸真挚之意,对着冒雷纳头就拜,沉声道:“慕承荒见过义父。”

  冒雷高兴得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当下笑道:“快起来,快起来,我们草原之上不兴这个。”

  托风也是爽朗的笑着,上前一步扶起慕承荒,紧紧抱住看似平静,眼中却是泛着泪光的少年,狠狠的在其背上拍了两下。

  就在此时,帐外传来一声娇吟道:“怎么不把我也算在里面?”出声之人自然就是已经敷好药的托云了。

  托云走进帐篷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慕承荒,走到冒雷身边道:“父亲,你偏心。”

  冒雷怜爱的摸了摸少女的秀发,佯怒道:“小机灵鬼,为父为了你找了这样一名好兄长,你不谢我,还说我偏心?”

  少女听了,看了看肃立一旁不出声的慕承荒后扑哧一笑道:“好吧,算是父亲疼我了,我来给父亲揉揉肩膀吧。”

  冒雷一脸满足的道:“恩,云儿最是体贴爹爹了。”

  慕承荒看着眼前如此温馨的一幕,心中泛起阵阵暖意和些许惆怅之情来。

  托风善于察言观色,看出少年的心事,便拉着少年道:“承荒,走,我带你去看看我们荒神部落的风景,小妹,你可一道去?”

  托云闻言道:“我当然要去了,看谁骑马骑得最快,最先到荒神山。”

  ……

  慕承荒和托风、托云兄妹二人一道出了帐篷,并肩而行,托云眨了眨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对着慕承荒道:“喂,你会骑马吗?”

  ^酷W@匠01网永R久m免●费%看8小◎}说

  慕承荒身姿为之一顿,看了看不远处马厩中的骏马,沉思片刻道:“应该会吧。”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什么叫应该会吧啊?不过不会也没有关系的,我和我阿哥都是骑马的好手,定能教会你的。”少女下意识地认为慕承荒为了要面子硬说自己会骑马。

  慕承荒闻言摸了摸鼻子,再次看向马厩道:“我是真不记得了。”

  托云毕竟是少女心性,听了慕承荒的回答后没来由鼻子一酸,想说写什么安慰之语,一旁的托风道:“呵呵,会不会骑马?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

  三人来到马厩边,托风兄妹各自挑选了一匹出了马厩,而慕承荒却是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马厩里一匹毛发乌黑澄亮的骏马发呆,这匹黑驹比起一般的马,身量高出一截,全身漆黑,但四只马蹄却成银白之色。

  托风走到近前道:“这匹马是父亲前日在草原深处找到的,至今还没有人将其驯服。”

  话音刚落,独处一隅的黑色骏马好似听见了托风之言一般,向着三人投来鄙夷的目光,少女托云一阵气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