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中淡淡的芳草气息,便举步沿着石道朝峰下行去,心情大快之下,步伐顿时轻快了许多,行进速度也在不知不觉中快了几分。

  走在软软的草地之上,少年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和释然,但是腹中却传来阵阵咕咕之声,饥饿之感顿时传来,少年下意识的在草丛中寻摸着什么,不一时,在前方十余米处,散落在草丛中的零星蘑菇映入了少年的眼帘。

  少年面露喜色的大步朝蘑菇走去。

  ……

  少年打了个饱嗝,再摸了摸鼓鼓的行囊,面露平静的朝南而去。

  两个月后,少年依然是独自前行,但所经之处的景致慢慢变得丰富多彩起来,不再是单调的草地和沼泽,极目之处,开始有了树木,有了山丘,有各种各样的活的生灵,野马群在草原上奔驰,声势极为壮观,成群的羊驼安安静静的吃着嫩草,颇为沉静,最让少年惊喜的是那从远方数只帐篷边升起的袅袅炊烟,多了几分烟火气。

  而少年最为渴望的就是这份烟火之气。

  少年朝着帐篷缓缓走去,不一时,从帐篷处急速串出两个黑影,飞快的朝着少年疾驰而来,大约一炷香过后,两名衣衫奇特的牧民骑着马来到少年近前。

  二人勒马驻行,绕着少年不停的打着转,皆是颇有疑惑的上下打量着此时衣衫褴褛的少年。

  少年的内心是快乐的,满脸笑意的与二人对视着,幽黑纯净的瞳孔之中泛出高兴、新奇的神采。

  二人一老一少,其中一名满脸络腮胡须的牧民眼见如此,也是一阵讶然,旁边的青年模样牧民也是投来阵阵好奇地目光。

  络腮胡的中年牧民终于打破了这互相审视的沉默,开口询问道:“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不知您从哪里来?到我荒神部落所为何事?”

  听到中年牧民的询问,少年原本明亮的双眼顿时陷入迷茫之中,摇了摇头,一言不发起来。

  “您可是从那边来?”中年牧民单手持鞭指向北方接着问道。

  少年点了点头。

  见少年点头,中年牧民顿时面露疑惑之色,而一旁的青年牧民也是露出惊讶。

  中年牧民颇为不快的道:“据我所知,我荒神部落已是地处极北之地了,再往北,过了无尽沼泽之后便是那生命禁区——北极雪原了,作为尊贵的客人应该诚实。”

  中年牧民对少年的回答颇为质疑。

  少年平静开口道:“在下确实是从北边的雪原而来,徒步了近三个月才来到此处的,你们是在下在这三个月来见到的第一群人。”

  少年的回答再次使得两名牧民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旁的青年牧民见到少年清澈宁静的眼神,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少年并没有撒谎,于是开口问道:“尊贵的客人,您叫什么名字?”

  少年再次面露颓然的摇了摇头,低头轻声道:“我不知道。”

  中年牧民跳下马来,走到少年身前,端详片刻后道:“是不是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

  少年顿时满脸通红,点了点头。

  中年牧民无来由的升起一股难言的痛惜之意,上前一步摸了摸少年凌乱的头发,柔声道:“既然如此,以后荒神部落就是你的新家了。”

  少年闻言,心下猛地颤动起来,哽声道:“谢谢大叔。”

  一旁的青年顿时露出开心的笑意,对这少年多出几分亲近之感来,非常满意自己父亲所做的决定。

  中年牧民用近乎痛爱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年道:“走,我们一起回家。”

  一直端坐在马上的青年牧民向少年伸出右手道:“我叫托风。”

  少年没有丝毫犹豫的捂住托风的手,轻轻一跃,上了托风的坐骑,紧紧抱住托风的后腰,低声道:“谢谢托风大哥。”

  中年牧民见此一幕,顿饰眼露欣慰的笑意,也是翻身上马,甩动皮鞭,策马向着部落营地疾驰而去……

  坐在温暖的帐篷之内,少年既异常高兴,又手足无措,高兴的是此时身前的矮几之上冒着热气的奶茶和油滋滋的烤羊腿,无措的是此时帐内有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好奇地打量着。

  帐内除了中年牧民和托风以外,还有一名中年妇人以及一名十三四岁左右,清丽动人的少女。

  此时的少女已经接近成年人的体型,即使是坐在对面,也能看出其婀娜的身姿,红红的瓜子脸上嵌着两颗像星辰一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少年不知所措。

  端庄清雅的中年妇人微微一笑,看了看满脸笑意的丈夫,再转头看了看少女,佯怒道:“托云,去给这位哥哥拿套你阿哥的衣服来,我看也该换换了。”

  少女闻言,收回了大量少年的目光,欢快的道:“哦,我这就去烧水,看样子是好久没有洗澡了。”

  少女童贞的言语使得少年的面颊没来由的一红,心中却是泛起阵阵暖意。

  见少女麻利的起身而去,中年牧民低声对着少年道:“孩子,吃吧,管够。”

  少年感激的看了看中年牧民,又看了看托风,见托风也是点头,少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矜持,如饿狼般撕下一块羊肉塞到了嘴里,因为吃的太急,咽得眼水都掉了出来。

  对面的中年妇人会心一笑道:“慢点吃,慢点吃,喝口热奶茶,润润喉咙。”

  少年点了点头,但丝毫没有放下往嘴里塞羊肉的速度。

  中年妇人也是轻叹了一声。

  一炷香后,矮几上的羊腿也只剩下了一截腿骨,少年舔了舔油乎乎的手指,从怀中摸出一只干净的洁白手帕,郑重其事的抹了抹嘴后,不好意思的向着托风一家三人笑了笑。

  中年牧民见少年如此作为,天生透出一股说不上来的高贵之意,皱了皱眉后,硬生生的将心中的疑惑尽数压下。开口道:“好了,连日来的赶路,想必你也颇为疲惫,托云已经将热水烧好了,托风,你领着他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我们再作详谈。”

  第二日晌午时分,在一处帐篷之中,身段婀娜的托云坐在榻边,正在打量眼前还在熟睡的少年,此时的少年已去褴褛邋遢之感,只见其剑眉星目,挺拔的鼻梁,微薄的嘴唇,是草原上无法找到的那种清秀眉目。

  酷v¤匠◇网/8正S版《首Tp发-

  少女怔怔出神,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摸一摸少年略带笑意的唇角,只是还未触及,只觉自己的手腕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低声痛吼了一声。

  少年猛睁双眼,一股如草原上的苍狼一般锐利的眼神透着无尽的寒气。当看真切眼前之人正是昨日帐内名为托云的少女之时,迅速地散去了右手上的气力,锐利的眼神瞬间被无尽的歉意所取代。

  少年急声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