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白色的,少年的心是冷的。

  凄厉的北风呼啸肆虐,在茫茫雪原之中,一个红影独自艰难的行进着,少年的发髻被凛冽的寒风吹乱,眉毛上也结着淡淡的冰霜。

  少年沉默着,眼中尽是迷茫,此时此刻困扰少年的不是能否走出这苦寒之地,而是不停地在心中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何处去?这万里雪原又是何所在?”

  诸多疑问盘绕在少年的心头,让其喘不过气来。

  高挂在空中的太阳却是如此清冷,似乎不是为这世间万物提供暖意一般,而是旁观着、蔑视着这孤独迷茫的少年。

  少年行到一处没有被白雪完全覆盖的灰色山岩边,在背风处艰难地坐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猩红大氅上的白雪,一边哈出热气,一边搓着手,探入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拔开瓶塞,倒出一颗金黄色的丹药,阵阵幽香顿时传入鼻中,让其陶醉不已。

  少年盯着手中的黄色丹药,原本迷茫的眼神之中更加不解起来,心下呢喃道:“这是什么丹药?我怎么会身怀此物,每吞服一颗居然能让自己在这茫茫雪原之中坚持三天,这一个月里,要不是有此丹药,早就困死在这冰雪荒原之中了,唉……”

  杂乱的思绪伴着寒风在耳边飞舞着。

  少年摇了摇头,就着雪水将这颗丹药吞了下去,丹药一入腹中,一股温热便从丹田之处散发开来,沿着筋脉瞬间行遍全身,好不舒坦。

  少年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慢慢地进入到梦乡之中,嘴角显出淡淡地微笑。

  那是一种非常幸福的微笑。

  …….“嘎嘎嘎”

  一声声雪鸦的鸣叫声将少年从梦中拉回现实世界,少年缓缓睁开双眼,揉了揉额头,自语道:“奇怪,感觉每日都做着同一个梦,但是一睁眼就忘得干干净净。”

  少年自虑多思无益,于是爬起身,跺跺脚,准备再次出发。天色依然明亮,但天空中仍然出现了那颗星辰,于是喃喃道:“东启明,西长庚,现在是傍晚时分,那边应该是西方了。”

  少年沿着与长庚星垂直的方向一直向南行去,约莫行了两个时辰,黑夜如期而至,天空中的星辰也开始多了起来,然而雪原之内大雪却停了,大风却息了,一个月以来皆是如此,一到夜间,风雪皆休,路也好走了不少。

  在最初的几个夜里,少年还以为这是巧合,直到每夜皆是如此时,少年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尽管这种情形与自己潜意识中的常识大为不符。

  茫茫黑夜之中,少年凭着空中的北斗七星,一直向南而去。

  少年突然停下脚步,好似意识到自己错过什么一般。“不对,傍晚时分,好像是一只雪鸦的鸣叫将我唤醒,这应该是我在这一个月里第一次碰到活物吧?这不就意味着我已经慢慢接近生命区域了么?”

  想到此处,少年心中大喜起来,感觉莫名的兴奋,这种从骨子里渗出来的求生欲是如此的强烈,对生命的向往是如此的饥渴。

  还未从短暂的兴奋思绪中回过神,少年忽闻一声鹰啼,阴厉的鹰啼之声打破了这夜空的宁静,少年下意识地呢喃念叨:“雪原鬼鹰!”

  少年似乎出自本能的在第一时间向前扑倒在雪地里,但依然被一双鹰爪撕破了自己背后的猩红大氅,隐隐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着血液渗出,片刻之后一股钻心般的疼痛如期而至,袭遍全身。

  虽然这股剧烈的疼痛让少年倒吸一口凉气,但少年依然在第一时间翻过身来,双手向上平举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又是一声鹰啼之声响起,一只丈余大小的黑影急速的向着自己射来。

  少年面露平静的看着急速接近的黑影。

  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在接近自己的身体不足三尺之地时,少年下意识地蹬出右腿,只听得“咚”的一声闷响从少年脚底处传出,急速射来的黑影顿时为之一顿,此时的少年眼中的迷茫尽数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冷静,隐隐的透着寒意。

  一股莫名的气力在生死一刻中爆发出来,少年低吼一声,双手猛地探出,紧紧抓住寒铁一般的鹰爪,头一歪,堪堪避过鹰喙对自己眉心的攻击。

  少年再次发力,紧握鹰爪的双手往下一拽,同时加大右脚蹬出的气力,张开嘴,迎上再一次啄来的鹰喙一侧,狠狠的向雪原鬼鹰的颈脖间咬去,顿时一股热流顺着少年的喉咙迅速流向腹中。

  看似惊险万分的对决,其实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雪原鬼鹰凄厉的哀鸣着,并拼命的垂死挣扎着,疯狂地扑腾着丈许长的双翅,夹裹着少年满地翻滚不停。

  少年在雪原鬼鹰的疯狂挣扎之中摔得鼻青脸肿,头晕目眩,但少年的双手始终紧握着雪原鬼鹰的双爪,并死死的咬住鬼鹰的颈脖不放,贪婪的允吸着鬼鹰的鲜血。

  足足过了数十息后,少年再也不能允吸到任何液体,而雪原鬼鹰也是慢慢停止了挣扎,直到一动不动。

  直到此时,少年全身的气力如潮水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疲倦袭遍全身,而少年依然自语道:“这雪原鬼鹰乃是群居妖兽,这只幼鹰应该还有父母在不远处的。”

  想到此处,少年再次提起气力将压在身上的鬼鹰推翻在一侧,爬起身来,双手飞快地在雪地里扒了起来,半个时辰之后,一个丈许深的雪坑已然成形。少年没有丝毫停顿的将已经死透了的鬼鹰尸体埋进了雪坑。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少年不敢有丝毫耽误,拔起双腿朝南飞奔而去。

  而在此过程中,少年没有注意到在其腹中的鬼鹰鲜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其右臂中一处隐秘筋脉隐隐发着红光。

  红光一闪而逝。

  少年高速狂奔了近三个时辰,天空开始泛白,一缕晨光洒在少年的面颊之上,略显苍白,少年停下脚步回首望去,没有见到任何动静,心中松了一口气,自语道:“应该没有追上来。”

  %看3正版章r节、上酷0…匠'v网

  经过夜间的生死搏斗和狂奔,少年只觉腹中空空如也,于是再一次从怀中掏出白色瓷瓶,看着只剩下两颗的金黄色丹药,少年面露心痛之色,自语道:“先吃上一颗,保住性命才是紧要之事。”

  吞服了金黄色的丹药,少年略作调息之后,依旧坚定的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

  三日之后,少年站在一处雪峰之上,呼啸的寒风依然凛冽,吹得其衣衫鼓荡,头发散乱。然而此时少年的脸上却是露出由衷地笑意,目之所至,是一处一望无际的草绿之地,生机盎然。

  意味着少年终于独自走出了这生命的禁区——无边雪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公孙阳说:

上传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