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登上飞往韩国飞机的那一刻,我心中还只有一个念头。

  明浩哥哥,我一定会找到你!

  但是在飞机降落在韩国机场,下飞机的那一刻。我的心凌乱了,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地球人跑到外星球来了,旁边的人咕噜咕噜的说些什么压根听不懂。我根本不会韩语啊!韩剧又看的很少。顶多会说安宁哈塞哟!撒郎嘿哟!康桑思密达!

  用时方恨读书少,我的英语很蹩脚!英语我也不是很行啊,哎,完了完了。不会语言我要怎么找到明浩哥哥啊!

  不会语言是完蛋了啦,可是一打开钱包,里面只有几百块RMB了。这岂不是死翘翘了。而且,不知道韩国餐厅,旅社等地方收不收RMB。

  正在思索着怎样在韩国生存,眼前一身影一晃,感觉手上空了。

  “啊,我的钱包。还给我啊!里面是RMB啊!”

  “混蛋,回来啊!”

  无奈我还拖着个巨大的密码箱,追不上那厮了。只能跺跺脚,眼睁睁的看着那混蛋越跑越远。

  竟然敢从我手中直接抢。而且还是在机场出口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这韩国的治安也太差了吧。

  等我缓过神来时,发现旁边围了好多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一样。

  “看什么看啊,都不知道帮帮我!滚开啊!”我大吼一声。

  人群立马散开。

  哼,韩国佬真不热情,不友善,都不乐于助人。(事实上人家韩国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啊,就看到你又蹦又跳又大声嚷嚷的,有本事你用韩语喊抓贼啊!试试。)我发四,等我找到明浩哥哥回去以后,再也不来韩国了!

  “什么地方的人,丢脸都丢到韩国来了”。身后传来一男声。

  “切”我满脸不屑。

  男人冷哼一声,从我旁边走了过去。

  等他走了好几步,快要出门的时候。我忽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等等,他说的是中文?他是中国人?

  “嗨,帅哥请留步!”我赶紧追了过去。

  “帅哥等等我啊!”他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向前走。(事实上按我这分贝聋子也听到了)他是故意的。

  我只好放下密码箱小跑过去,张开双臂拦住了他的去路。

  “嗯”男人皱了皱眉“你想干嘛?”

  “我想找你帮忙”我非常直接的说道。

  “我们认识?”

  “不不,我们素不相识只是萍水相逢罢了”。我摆了摆手。

  “哦?”男人上下打量着我。“你都说了,我们不认识,我干嘛帮一个陌生人啊”?

  说完,他就要绕道离开。

  “那个,你别走啊,我们现在可以认识一下啊!”

  我赶紧抓住他的胳膊,生怕他走了。

  “放手”男人冷冷的说道。

  “不放,除非你帮我!”我哀求道。

  “我再说一遍,放手。”他的语气中带着几丝威胁,似乎我再不放手他就要把我甩出好几米远一样。

  “你就帮帮我吧,我求你了”我的声音小了很多有点底气不足。

  他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眨巴眼睛看了看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他好像有点心软了,语气明显柔了下来“你先放开,我可以考虑一下帮你。”

  e(看t4正…b版章…节_上eh酷匠*网@

  “真的!”我激动道。

  “先放开再说。”

  “好。”我听话的放开了他的胳膊。

  “要我怎么帮你?”男人开口道。

  “借我点钱。”我直说道。

  “呵”男人冷笑一声。“请问你到韩国都带了些什么”?

  “我带了衣服,带了沐浴露,带了小白,还带了几百块钱……可是被抢了”。

  “就是没带脑子”?男人似笑非笑。

  “我……我是很笨了”。

  “挺诚实的嘛”。

  说完,他作势又要走。

  “哎,哎不是说好要帮我的吗?

  “你笨,我可不笨”。他边说还边在我眼前晃动着食指。

  “像你这种骗钱的戏码我在中国见多了”。他嘲讽道。“小妹妹想骗钱学点新套路。”

  “哦,我知道了,你以为我是骗子是不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骗子,我可以把身份证给你看的”。

  身份证?身份证在钱包里呃……

  “那个,我也可以把手机押给你的,我是真的需要帮助。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他转身走开了。

  我跑上前去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放在他的手上。

  “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刚下飞机钱包就被抢了,我需要帮助。”我十分诚恳的解释道。

  男人双手抱胸,把我全身上下扫描了个遍。终于开口说道”你刚刚说你钱包被抢了”?

  “嗯,刚下飞机就被抢了”。

  “你也够衰的啊,好吧,我就相信你,我帮你。”

  说完他从裤兜里拿了一张卡出来,“这卡里面有十万韩元,拿着吧”。

  “哇塞,这么多,我可不一定还的起呃”。

  “你可以用人民币还”。

  “RMB也不一定还的起啊”。

  “那你别借了”。他还真的要塞回裤兜。

  我赶紧抢了过来,“别啊,我还的起”。

  “我可不可以回中国还你”。

  “随便你”。

  “那你能不能不涨利息”。

  “无所谓”。

  “那我应该还你多少人民币”?

  “不懂汇率换算”?“不看财经”?

  “没兴趣”!

  “……”

  “好了,忙也帮了,我要走了,不过走之前我要留下你的电话号码”。他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你的号码”!

  “存好了,给”。我微笑着将手机递还给了他。

  他瞅了瞅手机屏幕,“温雅欣”?

  “嗯”。

  “你的人似乎和你的名字不太配啊”。

  “……”说的什么话。

  “喏,你的手机还给你”!

  “不是抵押么”?

  “笨蛋,抵押在我这里,我怎么联系你”。

  “呵呵,是哦”。

  “我走了,后会有期”。他向我摆了摆手。

  “哎哎,恩人,你的名字”?等他走了,我才的问他的名字。好没良心。

  “记住,我叫崔秀达”!他大喊着。

  “再见,恩人”!我大声回应着。

  在走了二十多分钟后,太阳已经渐渐归西了,我忽然觉腿好酸,就在公交站台椅子上坐了下来,好好歇息一下。我闭上眼睛,然后失去了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别欢说:

列夫托尔斯泰说过,谁的第一本书都烂。但我们必须要写,这样,才能成长,完善。所以写的不好希望大家谅解,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