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我保护你!”话语中带有坚定与稚气。

  晓若慢慢缓和过来没有之前那样抽搐的厉害,大眼汪汪。

  然后伸出自己右手的小拇指“拉勾沟。”

  小陆少开心的伸出左手小拇指钩子晓若的小拇指。

  两个孩提一同念叨念叨着“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就是小狗!”

  四月二十七日:「怎么回事??!」黑仔脑海里再次出现消失了一天的声音,它高兴的蹦达了两下,自从陆少的声音消失后它越来越搞不懂晓若再说什么,快急死它了。

  「神经病!神经病!」黑仔歪着脑袋斜眼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不屑似的翘起。

  然而陆少并没为此生气,「现在是什么时候?」

  黑仔吧嗒吧嗒四蹄在瓷砖地翻上小跑着,学着陆少之前教的方法寻找到晓若的手机,梅花小肉爪在屏幕上触屏到开关。

  201X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13点。

  陆少整个人都不好了,黑仔倒是什么都不知道,幽哉幽哉的用后脚捞捞,刨一刨耳朵。

  然而再次奔跑到晓若脚步,今天天气很好阳台是开着的白色的帘幔轻纱随微风飘起,卷带着淡淡墨香的画稿落地。

  晓若此时正倒桌酣睡的正香。

  黑仔就蹲坐在一旁视角很好将晓若的睡颜完全收在眼底。

  此时的陆少没像以前那样在黑仔脑海里聒噪也没再为时间上的问题而纠结。

  晓若似乎被风吹的有丝凉意带着侧脸的睡印嘴角的痕迹和两眼的惺忪,朦朦胧胧的看着桌前凌乱的工具。

  无奈的叹口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开始离开凳子跪在地上收拾地上的画稿。

  黑仔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舔舔晓若白皙的手,陆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很香很滑我很喜欢~转念一想看见晓若手中的画稿不像成人漫画倒像是插画作品。

  想到之前晓若所说的攒钱和她最近的睡眠程度分析她应该是工作超时。

  陆少心中莫名的酸意泛起,小恶魔开始作祟道「黑仔你主人很不爽你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快躲起来你主人不喜欢你。」

  黑仔顿时感觉到世界末日的存在,“嗷呜嗷呜”嗷嗷叫的跑开躲在阳台上的角落里,那样的嗷叫似哭泣似疼苦。

  晓若也吓了一跳她没踩到黑仔的尾巴怎么就叫成那样。

  晓若急忙把捡起的画稿随意的放在桌上。跑到阳台看见黑仔缩在角落里泪汪汪的蜷缩成一只虾仁球。

  “不舒服吗?”晓若的慢慢靠近黑仔有些不明白,晓若温柔的手摸摸黑仔的被柔柔脊梁骨,顺顺毛,黑仔还是不怎么搭理她。

  晓若有些担心,这种季节狗狗不容易生病,但她还是去柜子里拿出了狗狗药用感冒茶用开水泡好,走到阳台。

  透过黑仔的目光看着晓若对这一个胖矮的被子,细心吹着气。

  过了好一会儿,晓若把杯子放在黑仔面前道“是不是病了?明天让甜梦带你去趟医院检查。”

  晓若皱眉着急的样子让陆少不爽「她让你喝一口,就不讨厌你,死狗!」

  黑仔小心翼翼的在杯子里舔了几口,让晓若脑袋摸摸后又变的开朗起来,在阳台上在晓若身旁蹦达个不停。

  晓若这才松口气,抱起黑仔与它额头碰额头钻了钻道“下次要是不舒服不可以躲起来,要告诉我知道吗?”

  黑仔虽然不懂意识但它懂得这样真挚的眼神,习惯性的不受克制的叫一声“汪!”

  晓若突然灵光一闪放开黑仔跑到办公桌前以光速拿起字笔和画板,盘腿坐在阳台那。

  黑仔不动晓若要做什么,就喜欢扑到晓若身上玩。

  v)酷A匠X网永2久免B费看I%小,《说

  「她要给你画画,你往远点站,对,就是这,蹲坐着别动。」

  晓若蒙了用铅笔戳戳脑袋道“黑仔怎么变聪明了?这么乖,晚上给你做鸡腿。”

  阳光下她笑的见齿不见眼,洁白的牙齿白皙的肌肤,月牙缝的眼睛,笑起来很自然看见这样的笑,陆少心里砰砰的跳动着,好似他为了这抹笑容等待了很久。

  晓若的手法很熟练又快,十分钟不到就已经画好,她得意洋洋的拿给黑仔看道“怎么样?和真一样对不对。”

  黑仔倒是无意中恭维到来晓若,一见到自己的画像黑仔就像抽疯了一样一会儿叫一会儿嗅嗅,最后认定不太喜欢的离开。

  毕竟黑仔认为那样的东西是来和它抢主人的和自己再像也不喜欢。

  晓若抱着肚子在地上笑了会儿。跑去抱住黑仔举的高高的“我们家黑仔是不是吃醋了?呵呵,那就是张画,我最最喜欢的还是现在会叫会吃的黑仔啦。”

  「喂!女人,别搞的自己像个恋狗癖患者一样,少和狗接触!」(作者:—V—陆少这是吃醋了呀!

  陆少:滚!)

  整理好桌子和画稿看看时间还早,太阳又明媚,一个星期未打扫的房子灰尘有些多。

  晓若挽起袖子、裤腿,开始打扫。

  房间里里外外仔仔细细都没放过。

  「宅女当中你倒是最不惹人讨厌的那类,会做饭又会打扫,爱干净,工作也勤奋,要是娶你回家也不吃亏呀,呸呸呸,我、我可没有想要娶你的意识啊!我这人还是很保守的,在没谈恋爱之前是不会考虑结、结结婚的,那啥你别为我是在向你表白,我只是答应保护你可没说过喜、喜喜欢你啊~」

  黑仔鄙夷的很这逼玩意在自己脑子里逼逼个啥,吵死狗了。

  完事后身子出了一身汗,晓若见衣服晾着还没干又懒得去柜子里找衣服,就直接去浴室洗澡,想着先洗舒服干净在去衣柜里翻衣服,免得把汗味弄到干净衣服上。

  黑仔屁颠屁颠的追上去,一闻见水的味道连忙拔腿就跑。

  在陆少的怂恿下打开了电视打发起时间。

  半个小时后“咔嚓”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带着浓厚的水雾。

  黑仔跳下沙发跑过去,只见晓若白皙细腻光滑的玉足与肌肤,一头黑亮瀑布顺溜而下带着点点睡露。

  唯独留下浴巾裹着胸口到大腿上半部分的部位。

  陆少呆了,黑仔倒是无所谓的扑了上去。

  顿时陆少大吼「别动!快跑,到阳台那,快!」

  黑仔警觉性听从陆少的话跑去阳台,陆少倒是一把子血泪在心底既失望又恼怒的恨着自己在这只狗的身子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