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穿着粉色蕾丝花边的连衣裙,乌黑的娃娃头陪着琢粉玉嫩的模样很是可爱,头上别着一枚镶嵌着红宝石的蝴蝶发卡。

  只是这样可爱的孩子脸上却挂着两行泪水。

  女儿蹲在一棵大树下两只手抱着圆圆的膝盖,默默,哭泣着抽噎着,鼻子哭的通红。

  树枝上沙沙的发出响声,几片凛冽的叶子飘了下落在女孩身上。

  “咚!”的一声,一个不明物体掉在了女孩身边。

  小女孩吓了一跳,你双泪汪汪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那个物体。

  “哎呦!疼死了!都怪你哭的,太吵了!害我从树上掉下来。”

  停顿一会儿哭泣的女孩看见男孩腿上的伤口又大声哭了起来,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念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小男孩懊悔和女孩开了这个玩笑,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男孩什么也不会只想以前和妈妈一起去公园里看见的那些小丑做的搞笑怪脸。

  于是蹲在女孩面前学着那些滑稽的鬼脸做个不停。

  “快看,好笑吧,别哭了。”

  哪知这是在火上浇油女孩哭的越凶。

  “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哥、哥我带你、呜、我带你去医院看脑袋。”

  男孩顿时觉得又好笑又好气,他揉揉女孩的脑袋。

  “小妹妹我脑子真没事,不好意思刚刚是我逗你玩,乖,别哭了。”

  女孩泪水好似枯竭了只能抽抽噎噎的吸鼻涕,哭的通红的大眼可怜兮兮得望着男孩。

  o酷}…匠N》网;首发)

  “小哥哥你流血了得去医院,我带去好不好,没事我有好多钱的,不信你看。”

  说着小女孩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捏的褶皱不堪的红头毛爷爷。

  「嗯~?」睡的云里雾里的陆少被突然的光良刺的两颗眼珠都要跳出来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黑仔也不舒服的用抓住揉揉眼睛才缓和过来。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当然是捣蛋。

  看着睡的香甜的女主二话不说先舔舔晓若的脸蛋。

  “汪汪!”「喂,笨狗你是不是成天都打了鸡血,不到下午两点半你起个屁的床,快,把你的两张狗眼皮子闭上。」黑仔不悦傲娇的甩甩脑袋示意自己不愿意。

  「呀呵!哼,等老子哪天回去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给炖了!」“汪汪汪!”听到炖了两字黑仔极其激动,不停的大叫“汪汪汪!”

  晓若昏昏沉沉的睁开细条缝隙,然后翻个身背对光线继续死气沉沉的睡过去,丝毫没有意识到黑仔会在床上。

  “汪汪汪!”陆少感觉到了黑仔的怒气,只好一咬牙为了好好的混下去就先和黑仔搞好关系。

  「嘘,嘘,黑仔兄刚刚的话我是说着玩的,哪知道你狗气那么滴旺盛。」“汪呜~”「呵呵,要不这样,你不是想要你主人起床吗,我帮你好不。」“汪呜。”黑仔点点脑袋。

  「跳到你主人背上踩两脚。」黑仔对陆少的指挥很听从,还真的跳上了晓若的背上。

  背后突然沉重了不少晓若向来睡的死,这点小刺激还是拿她没办法。

  而此时的黑仔一脸抽搐,似酝酿似便秘。

  只有陆少感觉到了,那清新透彻,肾线素直充大脑牵动膀胱的每日早晨都会有的小激动!

  「别别,黑仔忍住,相信你的小鸡仔给你家的小鸡仔相信,我们可以慢慢聊天到厕所。」可黑仔完全没有去厕所的意识“汪汪!”(一看你就不专业身为一只专业卖萌狗到处大小便这是个萌点。)

  然而在陆少极力挽回下黑仔依旧不思进取,让暖流一泄。

  「啊啊!老子的纯真,死狗还老子的纯真来!」奇妙的感觉在晓若背后蔓延开来,待到晓若清醒。

  “黑仔!!”黑仔仍不知过错,被晓若扔下床,晓若第一反应就是脱下睡衣。

  睡衣下雪白身躯暴露在空气中可惜黑仔视线没对准只能看见晓若雪白的后背,并没有穿内衣。

  可惜晓若保守过头明明没人的情况下还是裹上浴巾。

  陆少可惜的叹口气,晓若倒是疯了扯下床单被单检查棉絮是否被染上狗尿。

  “还好没染在棉絮上。”

  一大清早就弄的一身尿骚,晓若这回可不在放任黑仔了,得住想要逃走的黑仔。

  小惩大诫拍了它脑袋一下「诶呀!」“你胆子还真不小,看我怎么收拾你。”

  「女人不是我干的,我也是受害者!」奈何,谁也不能为谁解脱。

  只能任由被关在厕所里。

  晓若掐准时间五分钟内不关黑仔如何哀求呜咽她也不心软。

  五分钟后晓若把厕所门打开,默默黑仔的脑袋对着它泪汪汪的双眼“知道错了吧,下次要方便就来厕所,不然再关你五分钟。”

  「哼╭(╯^╰)╮黑仔兄下次再尿她身上。」“汪呜!”(你别再诱骗我了::>_<::)

  晓若再浴室里整理了半个小时换上干净的衣服出来。

  之前在角落默默认错黑仔立马有恢复了元气,开始巴结晓若的小腿。

  这样的接触陆少已经开始习惯不再想以前那样神经大条。

  晓若围上围裙开始在厨房忙着,黑仔呆呆蹲在一旁观察着主人的行为。

  这时黑仔的视线角度极好,讲晓若的身形收在眼底。

  刚起床的晓若没有戴眼镜,头发也比昨天梳的整洁,蝴蝶头绳干净的固定住头发露出她耐看的脸蛋。

  身材也就肚子上有小小赘肉,整体看上去是比较匀称。

  陆少觉得这女人咋越看越有韵味,可比他以前见过的那些个瘦成精嘴上还天天挂着要减肥的女人身材好看的多。

  想必手感也还、、、陆少猛然一个寒蝉,他啥时候要饥渴的对着个宅女想入非非了?

  「完了,得快点想办法离开。」“你是我的眼……”电话声响起,这哪是我的眼呀,在陆少眼里这就是吃的肥胖还能飞的动的小天屎啊。

  晓若关掉天然气,在围裙上擦擦手,会和她打电话的除了10086也就只有王编了。

  「喂~」「晓若啊,我今天下午去你那拿原稿你有时间不?」王甜梦突然觉得自己这话多问了,晓若是众所周知的宅女啊。

  「哦,好你下午几点来,嗯嗯,我知道了。」看见晓若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后,回到厨房。

  黑仔在陆少的怂恿下「黑仔兄,我也不想与你在公用一个身子了,你替我去拿到电话,我打个电话立马叫人来,我们就可以分开了。」黑仔同意的陆少的请求,茶几不高黑仔一跳爪子一扒就把手机搞到手了。

  在陆少的教导下黑仔变成了天才狗狗顺利的拨打了陆少自己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嘟-」没有声都让陆少的内心颤动着。

  就在电话打通的那一刻陆少恨的要咬舌头为什么他不发短信?!

  「喂?哪位?」熟悉的声音在电话另一头响起。

  陆少:「黑仔快快叫两声。」“汪汪汪!”

  「我靠你妈有病吧,耍老子呢!说人话!」“汪汪!”

  「妈的。有病。」「嘟-」电话被挂断,通过视线看见手机屏幕上日期与年份:201x年四月二十四日,他出事的那天是四月三十日。

  刚刚那通电话让他想起来了那几天自己好像也接到过只有狗声的电话。

  「天啊!难道我穿了!这他娘的也穿的太不靠谱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