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陈怡昊坐在凳子上,身边小馋猫无奈的给唐岩揉着肩膀,训练场中,一众女兵苦哈哈的围绕着训练场跑动着,与其说是跑,倒不如说是踉跄着往前走,百八十圈是没有,但是现在已经跑了三十多圈的好不?

  “开饭啦!开饭啦!”忽然,一道轻灵好听的声音响起,而且这个声音的主人陈怡昊还是非常熟悉的,这就是新来的炊事员,军车早在两个小时前就已经到了,接走了八十六名女兵......没错,就是八十六名,因为那个时候众女兵都已跑了十多圈,而且看唐岩的意思,恐怕还要再跑,最后无奈,只好选择退出,毕竟身体抗住不住的说。

  “好了好了!跑的什么个样子!都去洗手洗脸吃饭!”陈怡昊感受着身后那注视着的目光,陈怡昊自然知道是谁在看着自己,只好无奈的对着正在跑圈的女兵喊道。

  “扑通扑通~”一众女兵得知不需要跑了,一个个的直接扑倒在地,累,真的很累,很多女兵都有一众不想要在继续训练下去,选择退出的感觉了。

  “诶呀!灭世!你看你!这都怎了嘛?她们现在才刚刚加入训练,以前很多都是普通的技术兵等,根本就适应不了这种突然的高强度训练嘛!慢慢来啦!”那个喊大家吃饭的炊事员走到陈怡昊的身后,双手从陈怡昊身后摁住陈怡昊的脸颊使劲的揉捏,搞得陈怡昊很是无语。

  “手拿开!干什么呢?”陈怡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身体却是很老实的没有动,也没有反抗的意思,额,咳咳,因为没感觉,对于陈怡昊来说,动不动都一样,只不过这种姿势很不好而已,恩,很不好......“哎呦呦~灭世小弟弟生气了呦~嘻嘻~”陈怡昊脸上的手并没有拿开,依旧是放在脸上,不过不再是之前那样使劲,反而是慢慢的摩擦着,这个炊事员是谁啊?为什么能够与陈怡昊如此的亲近?

  “王嫣然!把你的手拿开!”陈怡昊语气放重地的说道。

  “哎呀呀!好啦好啦!别生气哈!今天姐姐给你做好吃的了!”恩,不错,就是王嫣然,王旅长他女儿,跟随着‘炊事员’一起过来的,说是领班的......“哼!”陈怡昊不搭理王嫣然,说句实话,早在之前跟王旅长通过电话之后,陈怡昊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谁知道这个感觉的来源竟然是王嫣然被当做‘炊事员’派遣过来了,王嫣然之前还不是卧底的吗?怎么又成了炊事员了?

  说假话你也待真一点吧?这假的也太假了吧?而且你说你是炊事员,但是貌似只给自己与陈怡昊做饭是个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专属的炊事员?什么时候有这种好处了?

  而且,最让陈怡昊郁闷的是,训练营那么多的空房子,王嫣然不住,非要往陈怡昊的宿舍里级,搞得陈怡昊晚上都不好睡觉了,咳咳,别想歪而......陈怡昊不是没有问过怎么个意思,你猜咋回答的?

  当时陈怡昊问完之后,王嫣然是这么说的:“你现在处于青春叛逆期,很容易做出某些你长大以后会后悔的事情,所以为了保证你以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要时时刻刻的监视着你,恩,就当是你的监护人吧!”

  .......陈怡昊当场就无语了,这特么的要当家长的节奏啊?

  话说这边陈怡昊终于让女兵们停下了,女兵们一个个的相互搀扶着向着洗浴室而去,看向陈怡昊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幽怨了,就好似陈怡昊抛弃了她们似的......“你看看,那些个姑娘们的眼神,嘿嘿,让你以后还‘虐待’她们。”王嫣然笑着说道。

  “哼!现在就这样了,以后岂不是一个个的都要被淘汰了?她们以为等特种兵很简单很容吗?这是要上战场的,现在不下功夫努力,以后死的就是她们!”陈怡昊冷哼一声说道。

  “额,说的也是,好吧,这件事我就不管了,不顾你可悠着点,我们女人可跟你们男人不一样,慢慢来就好了,一下子就这么强度的训练,她们能够受得了才怪。”王嫣然一听,觉得陈怡昊说的也对,上了战场,那可是要死人的,现在多加努力的训练,以后在战场上,也能多一些自保的实力,免得以后上了战场,去多少死多少的,那可就真的没意思了。

  “恩,我知道了,好了,小馋猫,你去看看,这种强度的训练,她们肯定会有不少的人出现肌肉拉伤等等的毛病,你去看一下,免得以后出现问题。”陈怡昊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身后的小馋猫说道。

  “哦?啊!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小馋猫先是一愣,没反应过来,原来看似冷酷无情的教官,也是有如此‘温柔’的一面的嘛?

  不过,小馋猫不知道,也不会知道,陈怡昊这不是温柔,而是陈怡昊不想到最后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了,那样的话,自己的任务怎么办?

  酷匠n网o唯¤一◇B正版},/e其《他都是盗●版X

  “嘿嘿,灭世,你看上人家小馋猫啦?”就在小馋猫离去之后,王嫣然忽然贼兮兮的对着陈怡昊说道。

  “去!瞎说什么!”陈怡昊嘴角一抽,对着王嫣然没好气的说道。

  “诶?那你为什么让小馋猫给你揉肩膀啊?哎呀呀,看的姐姐都好羡慕的哦!”王嫣然打趣道。

  “那是在训练她的臂力掌控能力,以后做事也方便一些,免得碰到重伤患,一个不留神力气在用大了。”陈怡昊脸红的解释到,不过这个解释,表示很苍白啊......“知道啦!知道啦!嘿嘿,我不会说出去的!没事哈!嘻嘻~”王嫣然笑着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无语的陈怡昊,至于训练臂力?扯得,陈怡昊总不能说自己只是很简单的想要让小馋猫给自己揉肩膀吧?

  这说去谁信啊?而且,人家好歹是个医护兵,又不是你的私人保姆什么的,凭什么给你揉肩膀啊?

  陈怡昊摇了摇头,活动了下肩膀,感觉着肩膀上传来的舒适感,陈怡昊向着食堂而去,至于今天的训练?貌似真的训练只有那一小时的托沙袋,跑圈?完全是陈怡昊随意说的,不过也就是这样,谁让陈怡昊是教官,说啥就是啥?

  就算陈怡昊说让女兵们所有人都裹在厚厚的泥里面在太阳下晒几个小时,估计都要当让训练去进行,毫无理由,教官说的话,只要跟实战挨上一点关系,那就是训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