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白玉城白香天院

  今天是如玉出发的日子。

  出发前,村里人都來送别,让如玉三人很是感动。

  “如玉,潘楷,你们可要照顾好香儿,不要让她一个姑娘家的受欺负。”村长看着如玉和潘楷。

  如玉和潘楷都点点头。

  “如玉啊,你跟我学了这么多年的医术,我也看出來你这方面的天赋,你对于这方面也很是上心,所以我把我毕生的心血都融入了这两本书,如今就给你了。”村长手里拿着两本古朴的书递给如玉。

  如玉觉得受不起了,两眼泛红。“村长爷爷,这我不能拿,你平时对我已经够好了,更是在药医术方面给了我很大的启导,这就已经够了”

  村长笑呵呵的看着如玉。“拿着吧,我的医药术总不能失传了吧,而你就是我相中的,你就别推辞了。”

  如玉无奈,只好将两本书收起。

  酷h匠#+网xo首|。发》

  “记住了,到了天院可不要把书给别人看,别人可没那福气受得了。”只见村长有拿出了你个小木牌给了如玉。

  木牌做得很精致,上面还雕刻了一株灵药。

  “在白香天院里也不是让你闲着的地方,也是需要在哪里你们同样要找些职业去做的。如玉,我希望你去药门,这快塞子能帮到你的。”

  如玉接过木牌,仔细听完村长的叮嘱。

  这时,楚天和雪儿走到面前。

  楚天说道:“去那边记得照顾好自己。”虽然只有这么一句,当对于如玉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毕竟,男人不需要说太多。

  雪儿则是抱住了如玉,看上去很是舍不得。如玉听这雪儿的话语,很小,很弱,估计也就只有如玉听得到了。

  “你这一去,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雪姨很舍不得你。”如玉看着自己的雪姨,用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一时间心酸不已。

  “雪姨,让我叫你一声娘好不。”雪儿听叫如玉这么说,一时间把如玉搂得更紧了。

  “娘!”如玉几乎是哭着喊了出來。

  雪儿搂着如玉,目光慈爱的看着他。“乖孩子,幻力我已经有教过你了,去那边之后可别荒废了。”

  ……

  “白玉城果真不是咱那小山村可以比的啊!”三人來到白玉城,看着这里的楼房一栋比一栋高,一栋比一栋艳丽,不由得都是睁大了眼睛。

  三个人都是换上了新衣服,一改之前的乡气,三人长得都属于十分的养眼的那种,一路上都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特别是如玉,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个漂亮的姐姐过来和他打招呼了,原因只有一个。

  “哇,小弟弟你长得好可爱啊!咦,这小雪球也好可爱啊,肉呼呼的看着好喜欢。”

  这种情况下三人也是颇为无奈,但也不得不说明了一件事。

  正如潘楷所说的:“没办法,人长得帅!”

  当即香儿就对潘楷瞥了白眼。

  ……

  來到白香天院,三人顿时觉得之前所看到的高楼都不算什么了。

  这简直就可以算得上是半个白玉城了。

  白香天院每年所招生的人数不多,几乎十个学生就只有一个能进白香天院,想进天院,很简单,那就是以过人的实力或天资,考进学院。当然,除了像如玉三人这样的特批生。

  天院大门紧闭,但无疑“武者为尊”四个字让站在门口的一众來报到的学生热血沸腾。

  终于,大门缓缓打开。

  等到大门口完全打开,只见站着三位年老的老者。

  虽说是老者,但给人的感觉却是精神饱满,容光焕发,甚至能感觉到隐约散发而來的威严。

  “來到这个门口,也就证明了你们都已经经是我南院的学生了,我不多说些什么,只求你们别辜负了这南院的名字和你们头顶上的四个字。”站在中间的老者率先开口说话。

  接着便听到左边的老者一声呵斥:“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乱哄哄的像个什么样子,还不给我排整齐一点。”

  这一怒气十足的声音是十分有效果的,一群学生立马的就排成四列方队,左边老者看到约四百多人排得整齐,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这时右边的老者也开口说话了,不过相对左边那位,语气也是平和太多了,让人听起来也较贼亲切。

  “把你们的木牌一个个都交给我吧,然后进去吧,里面会有人给你们安排的。”

  一个个学生把铜牌交给了那个老者。

  如玉立马就发现了他人的铜牌和自己的不一样。

  他人的形状都是木块状的,且雕刻了个外字,大概是外院学生的意思。

  而自己的是圆形的不说,刻的也不是外字,而是香字。

  一个队伍很快的就交完了,此时正是香儿交出铜牌。香儿递给老者,老者看着牌子,又看着香儿。

  “小丫头,你是不是姓刘啊,而且名字还有个香字啊。”老者语气亲切的对香儿说。

  香儿也是很礼貌的回答。“是的没错,我姓刘,叫香儿,老爷爷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老者笑呵呵的看着香儿,并没有作答。而那左边的老者也开口说话,“小丫头,快进去吧,别耽误了,我们还要收牌子呢。”

  “哦,知道,老爷爷。”香儿没有多问,直接走进门内。

  “呵呵,这小妮子比他爷爷礼貌多了,不像他爷爷,老不正经。不过都过去这么久了,倒也是想念他啊”中间的老者不禁感慨。

  至于潘楷也很快的交了上去,和三个老人说了些话就进去了,至于说的是什么,如玉可就不知道了,谁让他说巧不巧的刚好是最后一个呢。

  如玉等的很是不耐烦,用一句话來说就是黄花菜都凉了。

  一个个的都交出了铜牌,终于人都进去了,就剩下了如玉一人啊。

  如玉感叹:“这该死的队伍终于完了啊,我这黄花菜都凉了。”

  顿时就听到了脾气不好的老者的怒斥,“快把牌子交上來,啰哩罗嗦的低估什么。”

  如玉吓了一大跳,连忙的来到右边老者的身边。

  中间的老者看着如玉,像是发现了什么,转而对如玉呼过來。

  如玉来到中间这位老者面前,“老爷爷叫我啥……”如玉没说完,立马的就意思到不对。

  威胁,没错,如玉感到的是一阵威胁,而且还是他熟悉的精神攻击。如玉二话不说,立马的就做出抵抗,精神力释放而出,迎面对击上那道精神攻击。

  可是,如玉很快就感觉不对了,这股精神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大,一时间就有种难以支撑的感觉。

  如玉苦苦的抵挡着,身上早已经汗如雨下,这一刻如玉甚至都想要用上彩瞳了。

  正当如玉有了用彩瞳的念头时,那股精神力便自动消失于无形了。

  如玉深深吸了一口气,差点的就倒了下去。

  “小伙子,不一般啊。”中间老者对如玉很是欣赞。

  “你叫什么名字。”

  “如玉。”

  中间老者显然对如玉这个名字感觉差异。随后招了招手示意让如玉去右边老者交牌子。

  当看到如玉递给的铜牌,那收牌子的老者挂着笑容老者如玉。

  “原来是那老不正经叫你们一起來的啊!你小子,倒也不错,年纪小小精神波动就这么大,还能扛下姓李的精神力……不过以后可得注意些。”

  “嘿嘿。”如玉被夸的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但估计以后绝对会控制自己的精神波动,毕竟刚才的滋味可不好受。

  “好了,进去吧,我已经吩咐人让你们三个住在一块了。”

  “哦!”如玉啥也不多说,飞奔的就进门去了。

  收牌子的老者看着中间的老者,左边的老者也同样看着他,“这小子怎样?”

  中间的老者笑的很灿烂。“不错,是个人才,好好培育的话,在四院里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左边老者竟没想到过他竟对一个小子会这样评价。

  ……

  过来接待如玉的是一位身材伟岸的中年男子,领着如玉就来到了一座环境不错的小院子里,院子里还看得见种着几株紫竹。

  如玉也是顿时喜欢上了这里。

  如玉随男子进门就看见了正在打扫院子的潘楷和香儿。

  两人一见到如玉也是心里一喜,没想到來到这里三人还能够直接在一起,不得不说,这就是莫大的缘分。

  “这座院子刚好就有三间房子,你们三今后就住在一块。赶紧收拾收拾,记得明天天一亮广场集合。”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

  院子不仅环境好而且生活用具齐全,三人也不用再担心些什么,赶紧收拾整理好整座院子,分好房间后就來到长着紫竹林的庭院。

  三人围着石桌坐下,香儿烧开一壶水后就开始拿起茶叶泡茶。

  茶叶泡好后香儿将茶杯分别递给潘楷和如玉。潘楷和如玉纷纷接过,香儿也是独自再拿了一杯。

  潘楷接过茶后细细的品味。“这茶不错,苦尽甘来,恰似人的一生,风雨磨砺后,终归会见彩虹。”

  香儿也是品尝了杯中的茶水。“这茶,说明了人的一生,细细品味的人或许能从茶水中体会到那种苦尽甘来的滋味。”

  “而那些终日劳碌,却永远不解其一生的人,就只能喝到那苦涩的味道。”

  “想我们背井离乡來到这白香天院,是想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以后有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如玉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望着天空道。

  “没什么以后不以后的,我只想活在当下,享受现在的过程。而现在,你们只有十二三开岁,我在这便听你们如看穿其一生的老者谈其一生,只觉得其风格独特,特别想对你们说一句,你们是來搞笑还是开恶心人的,这个样子,弄得我连喝茶的心思都没了。”

  就连藏在如玉衣服内的白白也跳了出开,表示两人就是來恶心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