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过往。

  “你知道这灵幻大陆有灵幻两力,所以同样的这大陆势力也被分为了两派。对外虽然能共同一致,可私底下却是一直暗自较量。”

  如玉很认真的在听,对于灵力,他自然是了解,但相对于幻力,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幻力和灵力有什么区别吗?”如玉不解。

  “灵力,可以算做是本身变可以散发出來的力量,更是以元素,实质性的能量存在。”

  “至于幻力则是以精神力的形式存在。”楚天解释道。

  “难道幻力就比灵力弱吗?”如玉好奇的问。

  “并非如此,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罢了,幻力的奇妙在于能给敌人造成精神攻击,让对敌的人精神混乱,修炼到更深一步更是能化成实质的精神能量进行攻击过防御。危机不亚于灵力。”

  “且幻化成的实质能量能够随意念而改变形状,这点是灵力无法做到的。”

  楚天继续补充。“但我所遇到的幻域之人都有共同的一个缺点,那就是修炼幻力的人本体防御并不出色,甚者还有些弱。”

  如玉算是明白这其中的区别,对于灵力和幻力也是來了兴趣。“那修炼其中一种的就不能修炼另外一种吗?”

  “相对于十二年前这种事情是严令禁止的,一旦发现的,会以刑律判决,且下场都不怎么好,至于现在,倒是已经不用担心了。我想解释到这你也知道这两者了吧”

  如玉点点头,对于灵幻之力都已经了解至于现在,他只想知道当年父亲的往惜。

  楚天脸色变得惆怅,一股悲伤的气息油然而出。如玉等了许久才等到他开口。

  “我出生于飘尘灵地,而这飘尘灵地的统治灵主便是我的父亲,也是你的爷爷。”

  如玉很认真的在听,对于自己还有个爷爷,他是全然不知。

  “父亲有三个儿子,我排行老二,老三自小体弱多病,不适合修炼灵力,而我却是灵地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至于老大,虽也有过人的天资,却也比不上我。”

  “很明显得,父亲对于我很是期望,也有意思把位置传给我。”

  “对于父亲的意思,我以年纪还小推脱,想去先游历大陆,回来再做打算,父亲也表示是同意我这样。”

  说到这,楚天脸色更为阴沉。

  ,0酷b匠◎网*正;版,~首Q9发◇

  “我出门游历,可以说是我最幸福的日子,也可以说是灾难的开端。”

  “因为,我就是再这过程中遇到了你娘。”

  如玉不由得脸色沮丧,自幼便没有娘亲的陪伴,让他看见别的母亲对孩子的呵护很是羡慕。

  “我就这样遇到了你娘,那时候的你娘很漂亮,也很有魅力,处于风华正茂的时候,我也从那时候爱上了你娘。”

  “也是苦苦追求了你娘。那时候你娘身上并没有灵力的波动,我也就以为你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我们在一起时十分的相爱,我觉得也是时候带你娘去见家里人了。”

  “你娘告诉我她家人都早已去世了,我就没什么顾虑的带你娘回了飘尘灵地。”

  “带你娘去的时候,你娘很是讨家里人來心,而你爹直接把位置传给我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时候我正是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刻,我便把我上位的日期和娶你娘的日子定在了一块。也正是那时,意外发生。”

  “在我大婚之时,我高兴地陪客人喝了很多的酒,却见我大哥直接带着灵地的众多高手,竟说你娘是仇家幻域的人。”

  “我不相信,认为你大伯是來跳事做的,可当我运转灵力时却发现运转不起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酒里面下了毒。”

  “那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就连普通人都不如,连你大哥用灵力对付我也都是你娘在扛着。”

  “事实也证明了你娘是我灵地仇家的人,但我并没有怪罪你娘,毕竟你娘拼了命的在用幻力在保护我。”

  “但结局还是你娘不敌,被重创,那时候你娘刚有了身孕,以至于落下了病根,生你时便走了。”

  如玉哭了,看着父亲,知道父亲虽然语气平淡,和平时说话差不多,但绝对是在压抑着内心的情感,不让其流露出罢了。

  如玉心疼自己的父亲,更为那死去的母亲伤心,同样的觉得那为大伯竟然是那么可恶。

  楚天安慰着如玉,直到如玉不哭了才继续说下去。

  “同样的,我被你大伯狠心的挑断了灵脉,灵脉断了就意味着失去了灵力,但也不是没有机会续上灵脉,只是很难罢了。”

  “显然你大伯也不是很放心,联合众亲信用封印把我灵脉封印住了,让我连那渺茫的机会都失去了。”

  “我至今都忘不掉你大伯废我竟脉时对我说的话。”

  “你大伯是这样队我说的,你知道吗二弟,你自幼天资聪颖,得众人所望。而我,却总是被你的光茫所掩盖,所以我嫉妒,我恨不得你去死,这样我才是众人所期待的,众人眼中的天之娇子。”

  “幸好,父亲把位子传给你后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你竟也娶了仇人之女,正好给了我理由对你发难,你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我只会弄得你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说不了而已,哪天父亲回來了,随便找个理由而已。”

  “至于那女人,长得也不错。嘿嘿”

  “我看着你大伯,恨不得直接把他给撕了,可是躺在地上的我连站起来都不行,活活的被气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來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荒郊野外,幸好你娘也在我身边,只是我们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

  “飘尘是回不了了,所以我便随你娘去了深渊幻域,那是你娘的故乡,你娘的父亲便是这幻域的域主。”

  “你外公看到你娘和我这个样子了,更得知你娘有了身孕,一气之下直接派兵攻打飘尘灵地。”

  “一时间我竟觉得解气了许多,只是在这幻域里我并不被人所待见,无奈之下只好离开这幻域。”

  “没想到我原本打算私底下被着你娘离开,等我出了幻域,却见到你娘携带着一个丫鬟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时我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很感动,也很懊恼。”

  “我也劝不了你娘,于是就这样开始了简陋的生活。”

  “只是直到你娘生了你后离去我竟然也不能亲手将你娘埋葬。”

  “甚至连你娘的墓也见不到了。你娘死后遗体便被幻域的人带走,且严令禁止我踏入深渊一步。”

  “然后的你估计也知道了,我就和你雪姨來到了这村里,将你养大。”

  如玉知道,父亲的话虽然平淡,只是叙述过程而已,其中的细节并没有过多的描述。

  若是细细的说出全过程的话,怕是真得人神共愤了,老天也要听不下去了。

  但如玉从这平淡得话语中却是感觉到了愤怒,不仅对他大伯的残忍而怒,对于幻域的人也同样是反感。

  明明相爱的两人死了一个也不让活着的那个人见见她的坟墓。连在坟前说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如玉内心很愤怒不平,但也在心里留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来要给他所谓的大伯一个教训,让父亲与母亲能够相见。

  只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需要一定的实力才能够实现。

  楚天见如玉成默不语,便称自己累了,回房休息去了。

  如玉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目光看着父亲的离开,直到不见。才喃喃自语道:“父亲,你一定特别心酸吧,一定特别想去见一见母亲的吧。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完成你的愿望。”

  “甚至……我会让那个无耻的男人跪在你面前,忏悔自己所做的事情。”

  如玉用力的攥紧拳头。“实力,我一定要实力。”

  一直在肩上的白白,用自己的身体蹭着如玉的脸。安慰这此时的如玉。

  白白用两根长须触碰如玉的脑袋,如玉竟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爹爹好可怜啊,你也别太伤心了,我能够帮你的,我也想让爹爹见到娘亲,更想教训那个人。”开始的那句带着一丝的安慰,而后面那句则有些怒气。

  如玉惊讶。“是你,白白。”

  如玉又听到“是我!我能够帮你。”

  这个声音很和稚嫩,更有些萝莉的味道。如玉顿时知道了白白能和人对话。

  “你能怎么帮我?”如玉问道。“你们帮我提升实力吗?”

  白白再次传音。“可以,不过你得先学会灵力。不然我没办法帮你的。”

  “知道了!谢谢你了白白。”如玉脸上挂出了一个笑容。

  白白松开了头顶的长须,如玉只能听到咿咿呀呀的叫声。

  被白白的身体是很舒服的一件事,如玉很喜欢些这样的感觉。

  白白在如玉的脸上亲了一下,蹦蹦跳跳的很高兴的样子。

  但很快的白白就困了,落入如玉的怀里对这如玉打了个哈欠就呼呼的睡着了。

  如玉被这可爱的小家伙逗乐了,至于这小家伙所说的虽然有那么些期待,但不管怎么说,以后的路还很长,自己并不着急怎么去走。

  所以如玉抱着白白回房休息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