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幻大陆的上空,乌云密布,雷霆咆哮,狂风大作,一棵白年老松任凭着风吹雨打,枝干被捶打的摇摇欲坠,枝叶早已被刚才的一阵一阵的猛风吹得光秃秃的。

  由此可见情况的恶劣。终于,还是不敌自然之力,老松直接被拦腰阶段,被风席卷而去。留下一个粗大的木桩子。周围原本还是草树并茂,与现在光秃秃的景色比,实在是恶劣。

  人们在城市中的还好,躲在屋子不至于被风卷走,但生活在某个山谷里的人注定是要遭罪了。

  在隔两座山腰之下的间隙里,风大多都被堵截了,不至于能够把人吹走,但行走在这里依旧是举步维艰。一个男子冒着风雨走在这两坐山谷里,他脸上早已是被冻得红透而僵硬,却仍旧在这里走着,虽然脸色被冻得僵硬,但仍旧看得出是十分着急的样子,拼了命的在找一处地方躲避。

  他被冻得全身都在颤抖,更是摔得无数次磕碰在岩石壁上,好在仍然是有所前进的,只是那附着在地上的血看着实在有些心酸。

  他很累,很累,但依旧拖着身子在苦苦支撑着,只是他方向改变了,他开始向上爬,踩这石壁上突出的石块往上爬。周围的东西都开始结霜,人也是开始结出了霜,行进中的他脸色着实变的很苍白,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撑下去的。

  终于,他爬上了山腰,这山腰上刚好有一个山洞,这山洞内很黑,看不见任何东西,足以说明这洞内很深了。

  他走山洞里,洞内的确很深,但进去明显感觉暖和了很多,他走得入进去,此时身上的霜冻早已被缓解了,终于,来到了一个拐角,隐约可以看见另一边有一丝光亮,走过拐角,迎面就看见了一个女子。

  女子的脸上显得很着急,男人看到她时,女子正急忙的走过去,看到女子脸色十分的担忧,他不由得紧皱了下眉头。她看着女子,“雪儿,伶儿她怎么样了?”

  “小姐她就快要生了,少爷你赶紧快去小姐身边,没有你在小姐身边小姐会不行的。”这个叫雪儿的女子很显然就是一个丫鬟,所说的小姐应该是这个男人的妻子,今日正好是分娩日。

  这山洞是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就在这个拐角后倒是布置得别有新意,这拐角后的空间较为宽阔,可以容下20人,说是客厅不为过,石壁磨得十分光滑,丝毫没有一点棱角。放置的东西倒全都是木制的,而且摆放整齐,不显得乱。

  然而这客厅里并非如此,在那位雪儿走到一课桩枱下,扭转一棵小盆栽后,咣当一声,一座石门就这么打开了。石门内传来痛苦的呻吟声,让这个男人的心跳动得很厉害,马上就来到了他的妻子身边。

  “坚持住啊伶儿!”男人握住躺在木床即将分娩的女人的手。看着这个有着娇美容颜女人痛苦的摸样,双眼变得极位红艳。

  “天哥,我怕我快不行了!”女人憔悴的脸上十分的痛苦,紧握着他的手。

  “你,你不要乱说,你一定行的,你得撑下去。”男人的声音嘶哑颤抖。……石室内回荡着女人阵阵痛苦的呻吟,待到一阵新生的婴儿哭声响起,女人的呻吟才停止了。

  男人还是握着他的妻子,妻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让他心里变得更为沉重,他通红的眼神变得十分恐怖,他没有发出哭泣时的声音,但泪水却是不受控一般的流淌。

  “天哥,对不起,和在一起我很幸福,也很自责,是我害得你修为被封,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和你在一起的话……”女人的声音十分细小微弱。

  “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能再说了。”

  )酷匠(、网{永H久cx免$费!看小+o说9

  男人很担心女人,极力阻止让她说下去,尽管他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但他还是极力的让自己不去相信。

  “今生有你,我已经满足了,照顾好自己,还有我们的儿子!”感觉到妻子的手从自己手掌脱落,他脑子里像是受到了重。

  “啊~”声音响彻了整个山洞,让整个山洞直接颤抖了下,然后他就这样晕倒了下去。看着全过程的雪儿眼泪也是流淌着的只不过她蹲在了墙角,把头埋在自己腿上嘴里不断念着小姐这两个字。

  婴儿在山洞咿呀咿呀的哭着,洞外却是不得了了,不知何时,风雨已经停了,被雨水冲刷过的空气很新鲜,人们看着这一片狼藉,皆感觉到十分惊奇。

  只是接下来就让他们掉了下巴了。

  天空是变晴了,不过是越变越亮,亮得有点让人不怎么睁得开眼睛。

  “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这么亮,这是发生了什么。”有人直接被照得闭上了眼睛。

  只是天空又变得突然黑了!

  有人睁开了眼,一脸的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又变得这么黑了,当他们抬头看着天空的时候却直接摊在了地上。

  “黑……黑……龙,天啊!那是一跳黑龙,不,不止一条,天啊!是一群遗兽,天啊!还有灵兽和神兽!”这个惊呼三个天啊的人此刻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他用力掐住自己的腿,提醒自己这不是真的。

  确实,天空之上的确飞着一群猛禽,为首的就是一头黑龙,只是太大了,竟然只身就挡住了一座城市的光线。

  没错,就是挡住了,天空的光线并没有消散,只是被挡住了,被一群猛禽所遮挡住。

  这一群群发出的声音实在是太巨大了,不少人直接捂住头猛摇,显然是受不了。倒是有那么一群人是不为所动,但依旧感觉这场面很震撼。

  天空的兽群是越来越多,紧凑的也很密集,光线只透到地上也仅仅是那么一点微弱的光。

  怕是人们不知到,每一次飞禽的背上都骑着一个人会做何感想。

  只要是达到异兽的程度,就没理由不会飞,站着的人并非人类,而是神兽化形,化形非神兽可比。

  ……

  “不好,那是福泽!”在一座大山之上,一座城堡内的一人脸色有些难堪。

  尽管是在城堡内,光线灰暗,却依旧掩饰不住这人身上所散发出的精气神,一身黑袍并不会给人阴森恐怖的感觉,反而是让人有所崇拜。

  城堡内显然是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但黑袍人的样子却是对外面很了解的样子。

  “看来,这群神兽此番实力定会是实质性的增长,人类与之敌对恐怕……”黑袍人脸色直接变得阴沉。

  “啊成,给我发出请帖,请灵地四灵主,幻域五域主过来商议。”

  “是!主上”虚空凝实成一个人影,回答作礼之后又散作虚无。

  “哎,头痛啊,这次发生的事可不小啊”黑袍人显得很头疼的样子,又颇显得无奈。

  ……

  天空之上的群兽在嘶吼,面对这越来越强烈的白光显得很兴奋,就如同小孩子面对喜爱的玩具感觉很欢喜的样子差不多。

  沐浴白光的群兽很是享受,这白光对于它们来说是有莫大的好处,否则怎么会被称之为福泽。

  终于白光不在愈演愈烈,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消退,开始变回平常。

  待天空终于如初,群兽得到莫大的好处之后也开始有么分散的迹象。

  群兽有序的分开,有组织有纪律的分散开来。地上的人们也终于见光。

  ……

  这一场景着实对于人们来说是震惊的,人们就生怕这群神兽发个威什么的,不然这一做城就得散做灰烬。

  群兽返回,这福泽已经完了没理由不回巢去,更没打算毁了几座城市,刚吸收到这上好的福泽,都是隐隐的快要突破,这可不是找事的时候。这也说明了这这灵兽神兽也都是有脑子的。

  然而就在返回之迹,一庞大的能量就这么从天际滑下,像极了陨石落地一般,然而却不是陨石,而是一股色彩绚丽的光芒。

  天地间被照耀的五光十色,不止是人类,群兽也是感受到这股庞大的能量,惊讶的看着这光落下。

  随着彩光的落下,并没有所像的咂出一个巨坑,反而是落地之时凝聚成一点,向着某一个方向去。

  黑龙头上的人看着消失的彩光,脸上十分炙热。“我能够感觉到,这里面所蕴含这的能量,却不是我类所能触及的。”

  说罢,一挥手,群兽立即分散开来,最终也是消失于天际。

  ……

  然而彩光已经来到婴儿前,婴儿看到这彩光,好奇的宝宝竟咿呀咿呀的笑了,咿呀咿呀的想要去触摸。

  在婴儿伸手的瞬间,彩光融入到了他的眉心之出。婴儿不由得一愣,眼睛睁得大大的。

  ……

  十二年后,尽管之前有多么让人冒冷汗,但对于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伤害,大多数人都能够选择去遗忘。

  在灵幻大陆,那一次兽潮之后,人们便知道,灵地与幻域的人便集合在一起来商议了什么事,但具体谈的是什么,众人就不知了。大抵也就是说说以后面对兽类的攻该如何提防,这是普通人所认为的!

  但不管怎么也已经过了十二年了,过去的也就都过去了。

  “村长,我去采药了!”一个小孩背着一个箩筐对这一位老人用充满朝气的俗气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