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泉瀑布下追逐打闹,千姿百态的岩洞里嬉笑畅谈,观风云变幻赏繁花异木,累了倚石而歇困了枕星而眠。没有凡尘俗世的纷纷扰扰,没有柴米油盐的羁绊束缚,没有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他们就是这样的不期而遇,却又相随天涯一路欢歌。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终归是要分别。两个月的沙漠之旅结束了。

  曾日日盼着离开这里,真到这一天时,发现自己竟依依不舍。在艰苦的岁月中想着远方,等生活真正回归平静时,却发现所有的美好都留在极度抱怨的地方。

  “喂,有什么打算?”聚散自有天意,这种事没什么可伤感的,南宫皓嘴角含着根蒲公英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

  “先接受天谴,然后找个美男子嫁了”

  “我,”南宫皓正准备说:我不就是嘛,还找什么呢?突然间阴云密布,他立即闭口不言。

  “什么?”

  “呃,没什么”南宫皓解下身上的紫水晶玉佩递给焱儿云淡风轻道,“就当作你出嫁的礼物吧!”

  焱儿好奇问道:“出嫁还要礼物吗?”

  南宫皓抓狂爆了,吐掉嘴里含着的蒲公英,“喂,你哪个村的?”

  “我,用你管?这是你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于是这两个人又因为辈分问题争得面红耳赤,然后不欢而散。

  女子又回到了影之漠,身为天神,她深知不该扰乱凡间的秩序,所以是回去接受上帝的惩罚的。

  在绿洲上住了几日,有一天,大地忽然颤动了一下,接着是一阵紧过一阵的摇晃,地面出现了巨大裂痕,土地犹如波浪一样起伏着,几百条裂痕忽开忽闭,地下水像开了锅,水直往上翻滚,一股巨浪将女子吞噬,海啸将一切掩盖……

  雨淅沥沥的下,云气阴沉,湖水呈现一片清冷的铅色。

  坐船上,眼前雾霭蒙蒙,烟波浩渺,隔岸林木郁郁葱葱,船停靠岸边,女子来到曲折如画的小石桥上,俯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其上的群山倒影向东逝去,细看时,天地一色,浸在纱雨朦胧中。

  这是个繁花似锦的地方,亭台楼阁临水而建,酒楼作坊错落有致,即使是这样的天气,也不失热闹,孩子们在岸边追逐打闹,俊男美女们在楼上听风观雨,花街柳巷那不自然的声音也偶有传来。

  女子遮了遮脸上的面纱正要移步时,身边经过一个有着奇香的人,他一袭墨色锦衣,肌肤如雪,目皎如月,行色匆匆。两人擦肩时,女子的面纱被不经意间碰落在地上。

  雨变的豆大,女子加快脚步下桥避雨,刚踏进一家酒楼就被店小二推搡着撵出来,还没站稳又被一辆手推车撞倒,正要起身车上的烂菜叶子馊水一齐翻倒在女子头上。本就恶臭扑鼻,混着雨腥味更加令人作呕。肇事者碎碎念地走开,人群围过来对女子一顿指指点点骂骂咧咧后散开。

  这么大的地方,却找不到一处属于自己的空间,女子只能离开这个城镇。

  漆黑的夜,倾盆的雨,凄厉的犬吠声。女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泥泞里,一个不留神噗通一声跌落到泥水里,硬生生灌了一嘴污水。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人群疯了似的四处逃窜,女子还来不及起身就被十几人当垫脚石的踩了好几脚晕去。

  醒来时雨渐缓,天渐明。女子跌跌撞撞的不知走了有多远,隐隐约约看见一座寺庙坐落在荒山野岭之中,兴奋着走了过去,只见两只石狮子矗立在两旁,陈旧的牌匾看不清字迹,推开锈迹斑斑的大门,入眼一片狼藉,废弃的衣物炊具杂乱无章的摊在地上,四周的围墙也已不知去向留下的一点断壁残垣平添满目疮痍。

  左挪右挪来到破屋前,踩着残缺不全的台阶走到门槛正要推门,门嚯的一声被打开,一道寒光闪过,匕首不知何时架在脖上。

  正是桥上那个人,目光阴鸷,杀气腾腾,异香扑鼻而来。

  “滚”

  这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呵,该感谢他格外开恩吗?女子觉得好笑,法力消失容貌被毁的天神就是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好不容易找个容身之所还失了先机。要打架吗?小屁孩,以为我怕你啊!

  双方剑拔弩张正欲开战,“咔嚓”一道雷出现“小心”

  女子电光火石之间将黑衣男子推开,雷电劈在了自己的手上,纤细嫩白的手瞬间成为焦炭。

  痛死了,女子蹲坐在门槛上看着手沉默不语。

  滂沱大雨又至,哗哗的雨声使女子回过了神,该滚了。

  n更y新1最#快b上酷B匠网+%

  “雨停了再滚!”

  黑衣男子将女子从雨里拉进了屋,狠狠的甩上门后来到火边坐下。

  屋外雨声轰鸣,屋内漏雨嘀嗒,即使是这样,这里也格外的冷清。

  相对而坐,却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男子怀疑的抬头看向感觉不到呼吸的女子,碰巧女子也正看着他。

  究竟有着多么深厚的内力,会让他察觉不到她的存在,手明明伤的那么厉害,却不皱眉头,桥边遇见时削肩细腰婀娜多姿,此刻钗松鬓落衫垂带退,想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可谁会对个面目可憎的人做什么。

  “咕噜噜”一阵肚子的抗议声使男子看向屋外,不知雨要下到什么时候。

  女子依旧看着他,这个一脸冷酷的家伙却是第一个看她的鬼脸没有表现出任何厌恶神色的人,不管他是怎样的凶恶残忍狠厉毒辣,这一眼真的让她很感动。

  “小……公子,你中毒多久了?”还好机智,如果叫他小屁孩,那她估计死无葬身之地,好汉不吃眼前亏。

  黑衣男子暗抽佩剑目光清冷的看着对面这个柔弱无害的人,冷道:“他派你来的?简直是送死。”

  原来他就是造成今天混乱的人,轩辕绝,今世第一杀手,杀人无数,只要给钱对谁都能下手,据说是杀了自己青梅竹马的妻子才闻名于世的。

  “既然察觉到中毒,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杀人了吧!”女子用左手推开那把刚好触喉却不能见血封喉的利剑好心的提醒。

  这个女人的位置说远不远说近不进刚好让他以为会一击致命,原来是这样的结果,果然厉害,看来今天是栽在她手里了。

  “最好杀了我,否则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再说吧!”

  什么意思?干什么脱他的衣服?

  当污秽的伤口被温暖的唇贴住时,男子惊愕的看着这个丑八怪,她是在救他,为什么?

  雨声消失,鸡鸣报晓。女子吸完毒后起身离开。

  “站住”

  女子回头莞尔一笑,欢快道:“放心,不会走的,给你弄点吃的。”看在你收留我的份上。

  弄吃的?不会是去报官吧!救他只是为了抓活的,那样赏金更高。可他现在根本离不开这里,只能可笑的选择相信她,呵,真是讽刺。

  微光透过破窗照在脸上,身旁的火早已经熄灭,冰冷的地板实在躺着不舒服,挣扎着半躺半靠在杂草上,盯着门外。

  他这是在干什么,居然会傻到相信别人,自己不就是通过杀掉那些信赖自己的人才有今天的位置吗?不行,与其被捉受辱不如自己来个了断,死的痛快些。

  利剑出鞘,如镜的剑面上,他看到了自己,满脸的鲜血,原来自己已经狰狞到连自己都无法直视了。可那个女人还是会选择去救他,真是奇怪,再等等吧,万一她真的是去找吃的呢?

  光越来越强,渐渐到了正午,直到明月低垂也不见人来。

  真是愚蠢,居然选择相信她,男子愤愤的紧握拳头,挣扎着起身挪步到门前,不对呀,如果是去报官那官府的人早应该来了,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再等等,再等等看。

  月光皎洁,竟是如此的迷人,一生打打杀杀的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时间赏这样的月色,蝉鸣在耳,清风有情。

  大门在这时打开,心在这一刻跳的欢快极了,是的,没有骗他,没有骗他,他的这个赌可算是押对了。

  “你没事吧?”这个女人浑身血迹,伤的不轻。

  女子微笑,“就知道你还在,总算没白挨一顿揍。”忘记没有法力了,银子变不出来,差点被打死。

  男子说不出的感动,真是幸运,遇见了她。

  “还,还好?”

  “嗯”女子用力点点头,“给,本来是挖了两个的,可上坡时不小心踩空,醒来时就找不到了。”

  原来是掉下了山崖,即使是这样也要回来,可他却一直埋怨她怀疑她。看着那个土豆,竟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不会做饭,院里好像有炊具,你自己看着办吧,对啦,这个是金疮药,这个是解毒粉,你收着,我去歇会。”

  女子进屋倒头睡去,男子点了火将土豆扔进了火堆,靠在一旁看着女子。

  原来这个世上好人一直在,因为他从不给别人机会,所以就觉得是人都邪恶没什么不该杀的。

  土豆熟了,男子正犹豫着该不该叫醒女子时,那个女人刚好醒来“怎么了?”女子睁开眼看到男子正冰冷的看着她。

  “吃吗?”这是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突然觉得自己很笨拙很滑稽。

  女子看了眼黑乎乎的东西,伸手碰了一下然后涂在了男子的脸上,控制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男子忍住将她碎尸万段的冲动,自己吃了土豆,到一边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