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行驶至“影之漠”时,霎时间阴云密布黄沙滚滚,转眼间遮天蔽日,一切都笼罩在昏暗之中。混乱之中杀声四起血水飞溅隐约听到狼的咆哮声。

  看来遇到劫匪了,马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中受了惊吓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眼看着就要被卷入那龙卷风之中时,一道光刀突现马车被劈成两半,车里惊慌失措早已晕厥的男子被救了下来。

  感觉到沙漠中央传来了一股强大却又十分温柔的不可思议的力量,这种神奇的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弥漫天际,整个沙漠瞬间寂静的可怕。男子甚至能听到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他被自己的心跳声吓醒。

  茫茫黄沙之上,尸横遍野,风沙流动之中,犹如蠕动的蛆虫,既触目惊心又令人恶心作呕。被拨皮抽筋的野狼恶狠狠的闪着绿光盯的男子心里发毛。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男子卯足了劲正要狂飙时却傻眼了。

  “影之漠”果然名不虚传,所有蹋足此地的人必死无疑,环顾四周哪还有方向的标识,看来这回是真的失误了,本想着寻点刺激看看这诡异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奇异的花草研制一两味良药,没想到真的是找死。

  想他南宫皓年芳二十一不仅有着一副好皮囊而且医生超群,就这样死在这个鬼地方真是冤,女人还没有玩够祸还没有闯够怎么就这样离开人世呢?

  “老天爷,我不甘心,我不想死啊!谁来救救我!家里的珠宝美女都归你!”男子仰天长啸,就在此时,一只血手突然抓住了他,男子顿觉背后阴冷异常冷汗直冒,该不会是嗓门太大把死人吵醒了吧!呵,还没见过鬼呢,不知道鬼会不会生病,如果鬼也会生病,那他南宫皓在阴间也照样逍遥。想到此,男子挺直了身板转过了身,平静道:“老弟,给你算便宜点,有为兄出马,保证药到病除。”

  “你个小屁孩给谁当兄长呢?”

  这世间竟有这般温柔有如天籁般唯美动听的声音,可谁这么低级趣味用来骂人?男子四周巡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人,正奇怪间,只听身下有声音传来。

  “喂,你可视范围小我可以理解为是你眼睛小的缺憾吗?”

  不爽,居然有人对他的容貌产生了质疑,低头怒吼,“你眼睛有多大?比比看啊!”

  这一刻,男子呆住了——那是一张用倾国倾城颠倒众生都不足以形容的脸。

  “怎样!小屁孩”

  “喂,什么小屁孩?你才多大?”

  女子无语的伸手去擦脸上某人的口水“干什么?”男子一把抓住那只血手,“受伤就不要乱动了!”

  “擦脸啊!难道还让你的口水在我脸上蒸干吗?”

  男子吞吞口水,暗恨自己没出息,边包扎伤口边道:“看你长的还算将就,破例免费帮你医治一回。”

  看着修长灵活的手指熟练的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女子不由得沿着这个人的手向上看去,这家伙比天庭那几个老头子好看多了。

  “姑娘怎么会来这里?”此时不搭讪他就不叫南宫皓了。

  “出门有点仓促,一不留神就来了。”女子无奈的看着天空,正要赴东海龙王的家宴时,不知哪来的一股妖风将她卷入此地,便顺手救了这个凡人,可惜在平息这片沙漠后她的法力竟然消失了,看来很快就死了。

  男子松开了女子,向后退了几步,他好色风流不假,可也是挑人的。谁会仓促到来这里,她八层是父皇派来抓他回去的。“姑娘,影之漠以诡异著称,古往今来没有人能活着离开,你不要对我抱有希望。”伤那么重,只要不管她,她自动会死,那么,这个世上就没有太子了,只要他离开这片沙漠,他就可以过属于自己逍遥快活的日子了。

  “小屁孩!这个世上哪有什么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酷H匠H…网v@正W》版首》发

  是啊!终有一日会离开那尔虞我诈的皇宫。这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有着魔法,总把人带到另一个奇幻的世界,让人心弛荡漾陶醉其中……可前面能不能省略那三个字,“喂,你多大?”

  “你祖宗八代加起来都没有我大,小屁孩!”

  敢在他面前说他祖宗八代,说明不知道他的身份,看来真的是偶遇,“我有名字,南、宫、皓,你再叫我小屁孩,我就……”骂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这个女人似乎已经不行了。立即蹲下身摇晃她,“喂,醒醒”

  “将它投入东海”女子将手上的灵石取了下来递给男子,只要龙王看到这个就知道她不能赴宴的原因了,她不是个爽约的神。

  夜明珠?这个女人看来大有来历,可是为什么要把这么贵重的物品扔掉,还是东海。算了,这种事还是少管为妙,把她救活让她自己处理吧!男子犹豫片刻又来到女子面前蹲下,“再好的药不救人也是废物”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瓶子,倒出一粒药丸递给女子,“吃吧!能救你一命。”虽然知道少了一味药材,可不知是哪一味,以为在这里能找到,没想到终将葬送在这颗药上。

  女子很感激,不过没有接药,“我是天神,凡间的药救不了我”

  说什么废话,质疑他的医术吗?男子不耐烦的将药塞进女子嘴里,“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女子吞下后,惊道:“回生丹?这可是仙界失传的药,你怎么会有?”不过立即低头沉思,自言自语“少一味药。”

  本来对这个不明来历的女子很排斥,不过她似乎懂得这种药,男子眼前一亮,兴奋道:“是,是少一味药,姑娘可知是哪一味?”

  “少一味药引——爱情,看来我只有嫁人才能恢复法力了。”女子仰望着遥不可及的天空片刻失落后突然起身开心的跑去了远方,大声呼喊着“死不了啦,哦,死不了啦!”

  金色的阳光照在金色的沙漠上,在这金色的国度里,邂逅最美的女子。男子的目光追逐着活蹦乱跳到处奔跑的倩影,嘴角上扬不易察觉的弧度。

  夕阳西下,残红半边悬,孤鹜惊空飞向云深处。黑暗的阴影渐渐爬上地平线,最终吞噬了天边最后的一缕微光。

  寒风肆虐,哀鸿遍野,狼嚎声阵阵,血腥味股股。死神的脚步缓缓地向饥寒交迫的人迈去,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距离越来越近,甚至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死亡的味道太冷了,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牙齿也打着哆嗦,上下牙磕碰着咯咯直响,手脚没有了知觉,不知道心脏是不是也已被冻结。好想睡一觉,真像是在做梦,睡醒了,一切就会好起来。

  “起来走走吧!睡着就永远睜不开眼睛了。”

  好暖,这女人的声音犹如暮春三月的风,吹开了一切寒冷。男子勉强的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她真像个火炉,靠近她手脚竟恢复了知觉。

  男子跟在女子的后面艰难前行,冷冽的寒风扑面无法呼吸,可前面那个人依旧行动自如。她,到底是谁?

  “姑娘可否告知名讳?”即使要死,也应该知道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谁吧!到了阴间也有个说话的。

  “名讳?”真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天神大人”女子停下脚步转身解释:“你们凡间的宫廷不是也以官职称呼吗?差不多一个意思。入乡随俗,你就叫我焱儿吧”

  男子虽然及时收回了向前的脚步,可还是靠的太近,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大脑一时间缺氧。

  女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副醍醐灌顶后恍然大悟的神色“南宫皓,娶我吧!”

  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他南宫皓向来是照单全收的,就在此地,天为妁,地为媒,死后也是风流鬼。

  岂料天公不作美,咔嚓一道惊雷将两人分开。

  糟了,玩弄的女人太多了,老天爷看不下去了。

  雨说下就下,瞬间席卷天下。

  女子将倒在地上的男子扶起,温柔道:“娶我吧!”

  雨浸湿了女子的云锦纱裙,在这样的视角下,吹弹可破的肌肤隐约可见,这种诱惑在以前男子会按捺不住,可是现在他却手足无措,把头扭到一边,五官抽搐道:“姑娘,在下已有妻室,不能给你名分。”

  “我是天神大人,受群仙尊敬万世膜拜,不需你这凡人的名分,我只要一味叫爱情的药引。”

  男子已经晕晕乎乎不知道她说什么,不过好像是要他做她,这种好事怎会错过。正当他要触碰那张令人垂涎三尺的脸时,一道雷劈到了他的裤裆,幸而有惊无险,不过男子再也不敢对这为美人有什么邪恶的心思。

  “姑娘,我不懂爱情,不能做你的药引。”回想起来,京城那些美女看的上眼的都被他做过,今天如果再染指她,那就会遭天打雷劈。

  那如开了闸的水库般的雨,瞬间将沙漠变为满是泥沙的河流,男子在浑水中奋力挣扎,最终筋疲力尽的接受了死神的召唤。

  浸在水里的头被捞出来,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耳边与他说着什么,一记重重的耳光之后,男子终于清醒了。

  “多大的雨都有停的时候,再坚持一会儿。”

  她的怀抱好温暖,可男子已经无心恋眷,沙哑道:“姑娘,早晚会死的,我们离不开这里的。”

  “小屁孩,姐姐会保护你的。”

  “喂!”

  女子将男子抱起飞身上了枯树上,开怀大笑道“你奈我何?”

  在这一刻,男子深深的被她吸引,这个人总会给人带来生的希望与力量,看着她,就感觉这世间的一切患难都将会过去。

  树枝剧烈的晃动着,看着下面的流水,极度的眩晕。

  “喂,我恐高,拜托你抓紧我”

  “知道了,小屁孩”

  “再次警告你,不要叫我小屁孩,你这个小小屁孩”

  ……

  一夜的风雨过后,迎来了绚丽夺目的晴空,呦呦鹿鸣,潺潺溪声,他们找到了生命的绿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