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铁苍然,关势临崖偻。崭绝东京好门户。

  挽藤萝、月黑谁恐人行,落叶卷,声似牢中吼虎。

  无情惟洛水,日夜东流,不为愁人带愁去。

  寂寞北邙山,苦对西风,排一派、唐陵汉墓。

  任吊古伤今已无人,只霜打棠梨,暗啼红雨。

  “呜呜呜……”听到声音,众人这才朝李肃望去,李肃被绑成一个大粽子一般,嘴也被堵住了。

  吕布走了过去,一把扯撕开李肃嘴上的封条,调笑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以你的实力,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被人绑成这样吧!”

  “哼,那小子太卑鄙了,竟然使诈,我已经刺中他的左肩,他却用迷药洒我,太无耻了。”李肃气的牙咬的直响。

  云歌:…看来我错过了一场好戏没想到这么冷傲的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吕将军竟然认识此人,等下我要好好问问了……

  杨蕊:……

  吕玲绮:……

  众人:……

  吕布半响无语,沉默片刻,突然凌厉的望着李肃道:“今夜之事,看在同乡的面上,我不与你计较,不过么…..”

  “不过怎样?”李肃喘着粗气。

  吕布的嘴角浮出一丝笑容:“当年诱我杀丁建阳而投董卓;今董贼暴行逆施,上欺天子,下虐生灵,罪恶贯盈,人神共愤,你若是有心,可以为我们传天子诏书往郿坞,宣董卓入朝,我自会伏兵诛之,我们一起力复汉室,共作忠诚,你意下如何?”

  “是啊,将军若是行此义事,何愁不得显官,何愁不能光耀门楣,总好过背负骂名要好。”王允和吕布一唱一和。

  云歌:……好手段,威逼利诱,样样俱全,这样机密的事说了出来,不怕李肃不干了,肉在砧板上,不干是个死,干了升官发财,还能博个名声……

  事情正如云歌所想,李肃想都没想,磕头说道:“身为汉家臣子,我也有心除去此贼,只怕无同心者,孤掌难鸣,如今有司徒和将军在此,是天亡董贼,肃怎么会有二心?”

  “有和凭证?”吕布内劲一起,弄断了绑住李肃的绳子。

  从绳索中挣脱出来,李肃活动了下筋骨,抽出一支箭,肯定道:“肃今日折箭为誓,若有违背,他日死无葬身之地。”

  王允连忙倒了两杯酒,递给李肃一杯:“此时越快越好,以免走漏了风声被李儒得知,不知将军今日在寒舍休息,明日一早动身可好?”

  “一切如司徒大人所言,只是……”李肃突然之间沉默了起来。

  王允反佛看出了李肃的想法,笑道:“李将军有什么疑虑,但说无妨。”

  “李儒这人不好应付,一个不好,只恐怕我们死不葬身之地。“李肃不由得担忧道。

  唐蕊这个时候突然走了出来,毫不怯场,淡淡的笑容感染着每一个人,反佛一切都成竹在胸。

  “所以啊,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因此巧合才有今日之事,李儒哪怕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我们今夜之会,只要我们抓紧时间,在李儒发觉前,引董卓前往皇城,董卓一死,李儒就算谋略再高,也无计可施。”

  顿了一顿,唐蕊的目光突然转向云歌,一脸怪异的笑容。

  “……看我干嘛?这事好像和我没关系吧!”看着唐蕊不怀好意的笑容,云歌只觉得身上冷飕飕的。

  “此事事关重大,我认为云歌应该和李肃将军同行。”

  唐蕊的目光虽然温柔,但云歌却一时之间无法适应。

  ……看来今天进了这扇门,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想躲也躲不掉啊,麻烦,真是麻烦,为什么麻烦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呢,我只赚够钱从建村子,完成师命后,继续回去跟着师傅修行,哎,这条路看来越走越远了……

  半响无语,云歌不在是平日一副懒散的样子,托起一只手,放在下巴处,少见的认真的进入了沉思当中。

  众人的目光现在又集中到了云歌身上,王允看云歌一直在沉默,没有反应,向前走了几步。

  走到云歌跟前,诚恳道:“少侠若是能助我等完成此事,必是苍天之幸,百姓之福,老朽在这为天下百姓先谢过少侠了。”

  说罢,王允突然跪了下去。

  俗话说人脑精,鬼脑灵,王允这么一弄,云歌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连忙扶住王允:“别,别,我去便是,只是举手之劳,而且能出去董卓这样的残暴之人,云歌义不容辞。”

  虽然王允很隐蔽,但瞬间消失的笑容还是被云歌看到了。

  …..这是什么…..为什么笑得像狐狸……哎,我中计了……算了,反正也答应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回过神的云歌又恢复了懒散的笑容,在看看大家,这才发现,除了青羽因吃的太饱,成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打呼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笑的像一只狐狸。

  ……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一袭白衣,一片孤寂,孤傲的人,冷酷的刀。

  不在是白衣飘飘,宛若惊鸿,肩头上的一点鲜红特别显眼。

  若不是自己有伤在身,又怎会不敌李肃。

  若不是自己急中生智,暗甩迷药,恐怕刺中的就不是肩头。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竟然会使这样下等的手段,情何以堪。

  本以为三刀在手,天下我有,谁知先后败于吕布、赵云之手。

  难道自己真的老了?还是自己就是一个井底之蛙,不认天下豪杰。

  一声长叹,孤傲寂寥的刘三刀在意的,并不是自己受伤的身体。

  而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己开始变得一无是处。

  从一上将沦落到江湖游侠,本是为了寻求武学上的更高峰,然而功力不见长进,对手却一个比一个强大。

  挺拔苍劲的身躯更加直立,坚毅果敢的目光望向明月,时光又反佛又回到过去。

  云歌和李肃能赚董卓进入长安么?刘三刀究竟何许人也?谜!谜!谜!请继续收看奇幻三国志下一集:我是刘三刀

  x2酷匠d/网唯◇Z一(Q正版cV,其;r他&都E是☆|盗k;版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