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宇轩昻七尺汉,剑眉虎目胜潘安。自幼习武艺精湛。博得勇名宇内冠。

  千军万马一将在,探囊取物有何难?良驹赤兔添虎翼,方天画戟丧敌胆。

  云歌一行人来到大司徒王允的府邸,经过守卫通传,众人随护卫进入内堂大厅。

  大厅内,一年约五十多岁,白发长须,面貌虽然老的有些枯萎,但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威严,坐在首座,想必此人就是大司徒王允。

  王允边上一人,反倒引起了云歌的注意,这人年约三十来岁,身材高大,面容英俊,器宇轩昂,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

  一道凌厉的目光扫向云歌,云歌丝毫不惧,迎上目光,又露出那懒散的笑容来。

  “哈哈,诸位快快请坐。”毕竟当了几十年的官,看出紧张的气氛,王允赶紧出面缓和。

  安排众人就坐,一些闲话,酒过三巡后,这才进入正题。

  “父亲,李儒老贼着实可恶,不知为何突然派兵围守吕府,女儿见势不妙,这才逃了出来,幸得云歌侠士一路保护,女儿才能来此见到父亲。”吕玲绮一边叙述自己的遭遇,一边介绍云歌等人。

  吕布和王允对视一眼,吕布还未说话,便听到王允长叹一口气:“哎,想不到李儒这般奸险,本以为将他和董卓分开,对我们更为有利,现在看来,我们还是低估李儒了。”

  吕布冷哼一声,目露凶光:“这老匹夫,一向和我不对付,哼,董卓老贼夺我妻子,李儒匹夫围我府邸,还要捉我女儿,这笔账我吕奉先记下了。”

  王允又是长叹一声:“老夫老迈,只是可惜了将军的盖世英雄,受此侮辱。”

  吕布怒道:“当初布受人蛊惑,背负骂名,如今欲杀此贼,只是奈何父子之情,惹来他议,布如今只能真是在两难之间,一切全仗司徒了。”

  “将军这是说的什么糊涂话?将军姓吕,太师姓董,掷戟之时,董卓可有念你的父子之情,将军若辅助汉室江山,自是忠臣,青史传名,流芳百世;将军若是助董卓,只能是反贼,载入史册,只会遗臭万年。”

  “司徒言之有理,是布失言了,只是如今,我等在李儒监视之下,无计可施,等老贼回来,李儒必定挑拨,我们只怕连命都保不住了。”吕布颓废了下来。

  王允一阵沉默,苦苦思索,众人更是沉默起来。

  唯有云歌和青羽二人,竟然没心没肺的对着桌上佳肴扫荡起来。

  酷;匠o网(^正版首!发C

  云歌:嗯,真香,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了,多吃点存起来,等下在美美的睡上一觉,这小日子,就快哉快哉了……

  青羽:……嗯,好吃,娘,这是我的,别抢啊….还存起来,娘你以为自己是骆驼啊……

  吕玲绮:……如今大难临头,为人子女,却不能为父亲分忧……

  杨蕊:……要来的始终要来,看来我们还是躲不过,如今陛下早已改头换貌,想必王允认不出来,我虽然也已长大,但样貌改变也不大,为何他会认不出我呢?

  真是奇怪?难道是装作不认识我么?如今天子是刘协,如果他直接点破这一层,对我们任何人而言都不是好事,呵,这个老头,老谋深算啊!……

  这样更好,如今作为局外人,想办法除掉董卓老贼和李儒,就省去很多麻烦了……

  小晴:……小姐,你怎么突然笑的这么诡异……

  “司徒大人,我有一计,或者能够帮到大人。”杨蕊突然开口,引起了周围众人的目光。

  “哦?这…这位姑娘有何办法?”早就认出杨蕊的王允,不知如何称呼杨蕊,面显尴尬。

  是啊,如今天子早已更替,杨蕊作为刘辫的妃子,如果出现在朝廷上,只怕失了朝廷的颜面,也是失了当今天子威严,哪怕如今当道是的董卓。

  “可以遣一个能言善辩,董卓信任的人,快马加鞭,去郿坞请董卓议事;一方面可以以天子密诏的名义由吕将军伏兵于朝门内。”

  经过深思熟虑的唐蕊说道这里,不自觉的看了云歌一眼,结果却失望了,云歌和青羽两人正为食物抢的不可开交。

  “此计虽好,但有和名目能让董卓回长安呢?”王允皱了皱眉头问道。

  “禅位~!”唐蕊斩钉截铁道。

  王允大惊,低沉道:“禅位?这…此时若是告败,我等将背负千秋骂名啊~!”

  “与其在董卓的yin威下受尽屈辱,为何不能赌上一赌呢?我相信只要用人得当,必会成功。”唐蕊蛮有信心的回答道。

  沉默片刻,王允继续追问:“那要谁去,才能保成功?”

  “依我观察,吕将军同乡,骑都尉李肃去的话,必然不被怀疑,刚才李肃追我们的时候,我发现这人因董卓不迁其官而心怀怨念,但敢怒不敢言,又被李儒抓得死死的,如今只要在李儒发现之前拉拢此人,引董卓前来,必然成功。”

  唐蕊的话音刚落,吕布愤然道:“当初李肃劝我杀丁建阳而投靠董卓,祸由李肃而起,我去找他,若他不来,我先杀此人。”

  吕布突然皱起眉头,大声喊道:“嗯?….什么人?敢在我面前窥视?还不给我出来。”

  “嘭—。”瓦上瞬间多了一个窟窿,一个肉团从屋顶掉了下来,死死的摔在大厅中央。

  “不必吕将军出手,感吕将军当年虎牢关手下留情之德,这个人情刘三刀今日还你,日后在无拖欠。”

  除了青羽还在继续吃喝,云歌众人全赶至大厅中间,朝屋顶望去,那还看得到什么人,只能看到一袭白衣的身影,在月光中飘然而去。

  刘三刀欠吕布什么样的人情?这个掉下来的肉团是李肃么?密谋董卓的事会成功么?请继续收看其幻三国志下一集:设计董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