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少年君子,仗剑江湖行走,结知己,伴红颜,最难消受美人情。

  怒剑初出狂舞,山河风云失色,除奸佞,制群雄,红裙百战风云起。

  “嘻嘻,这位姐姐要去哪里?能告诉我们吗?”唐蕊笑着的问道。

  “能去哪?估计现在官兵正到处找我们呢?”云歌苦笑一声。

  “此时说来话长。”吕玲绮并没理会云歌的话,朝着房间中间的凳子处做了下来,神色冷静。

  “相识是缘分,这里安静的很,姐姐可以慢慢说,也许我们还真能帮上姐姐,也不一定,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杨蕊。”

  唐蕊在吕玲绮对面做了下来,朝云歌看了一眼:“这位小哥,还不快过来?”

  “什麽大哥小哥的,我叫云歌,风云的云,高歌的歌。”

  云歌垂头丧气的走过去,三人正好围成一个三角形。

  “呼—呼—呼—。”而此刻的青羽反而没心没肺的打着鼾声。

  “......”

  ”......““......”

  吕玲绮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我爹便是骑都尉中郎将都亭侯——吕布,吕奉先。”

  “姐姐说的可是在虎牢关大战十八路诸侯的飞将军吕奉先?”唐蕊吃惊的望着吕玲绮。

  “嗯,是的。”吕玲绮点了点头。

  “吕将军在这长安城中,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为何还会被官兵捉拿?”唐蕊瞪大了眼睛问道。

  “董卓老贼欺人太甚,夺我父妻,yIN乱朝堂,我父亲和大司徒王允王大人百求不应。““而董贼手下第一号谋士李儒,最近在谋划让董卓登基为帝,为了让我父亲和王司徒投鼠忌器,所以将我们的府邸早已经控制起来。”

  “我是趁夜逃了出来,没想到李儒一直紧追不舍,如今我必须潜入宫中,找到父亲大人。”吕玲绮不由得渐渐陷入沉思。

  ”既然姐姐需要帮助,我愿陪姐姐一起前去。“唐蕊态度极其认真,回过头来,望向云歌:”那你呢?“反正我也没什么事,现在还带着个宠物,不如跟去看看,也好解决温饱问题,想到这,云歌招牌动作在此出现,懒散的笑容挂在脸上:“锄强扶弱,行侠仗义这样的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但是你女儿......如果遇到危险......”吕玲绮话没说完,朝着床上,整睡的十分安逸的青羽看了过去。

  很显然,吕玲绮对青羽的人生安全表示担忧。

  “你成亲了?你的女儿?........”唐蕊也跟着看了过去。

  我竟忘了这茬,真要走出去,她不欺负人就好了,还怕人会欺负她?玩笑吧,好歹也是神兽。

  云歌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几下,只感觉一排乌鸦横天飞过,这才解释道:“你们可不要小看她,她不找别人麻烦就是万幸了,反正我闲来无事,陪大家一起去,一路上有个照应也好。““等一下,她是你的女儿?你成亲了?你是有妇之夫?”很显然唐蕊关注的重点和云歌二人并不一样。

  “......别胡说,她是......“云歌将青羽的来历简单的说了出来,望着吕玲绮:“吕姑娘,你可要相信我啊~!”

  吕玲绮顿了一顿,连忙说道:“......这个,云公子即使有孩子,也是没关系的......”

  云歌:......好吧,在解释也没用,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唐蕊:......我竟然会喜欢一个有妇之夫。

  小晴:......小姐,你失态了,你知道吗?

  带着各自的想法,众人又一番交谈,商定借着夜色,夜探皇城,寻找吕布。

  商议完毕,众人收拾好行装,趁着夜色离开了百花楼。

  这家伙还真能睡,哎,弄得我都想睡觉了~﹃~~zZ,背着青羽的云歌虽然无奈,却还是跟上吕玲绮和唐蕊的脚步,众人沿着小路向皇城进发。

  “锵—锵—,当心,有危险。”走到僻静的小路上,青羽突然惊醒,瞪大眼睛警告道。

  吕玲绮停下脚步,戒备四周。

  “小姐……”小晴躲在唐蕊的背后害怕道。

  “别怕,小晴,就在我身后便好。”唐蕊注视着四周,仍安慰小晴。

  云歌收起懒散的表情,放下青羽,朝四周看去,隐约之中,也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杀气,在空气中散开,飘至面前。

  不好,此人气息不露,要不是青羽提醒,我也感觉不到这股断断续续的杀气,不如先将此人印出来,在做打算。

  云歌朝前跨了一步,大声道:“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我已瞧见你了,出来吧。”

  杀风袭来,云歌众人知来人强劲,不敢大意,连忙运功抵御。

  远处一人渐渐走近,来人约有三十多岁,方面阔耳,带银头盔,身披银锁甲白袍,手持丈五倒须悟钩枪,叉弓带箭,披风缓缓飘起,更显武将威严。

  “李儒大人神机妙算,你又怎么能躲过他的天罗地网?看在你父亲与我同乡的份上,我不为难你,贤侄女还是乖乖束手就擒,随我走吧!”

  “哼,真是可笑,李肃,枉你为将门之后,却不知大难临头,如今董贼倒行逆施,天怒人怨,你身为飞将军李广之后,不思回报大汉,反助纣为虐,迟早难逃一死。”

  酷匠;:网永Xe久K免P费^看:,小说¤)

  吕玲绮面无惧色,头头是道的反叽李肃。

  此刻云歌和唐蕊有心帮忙,却在李肃的功力压制下,只能抵御,不敢分心,由得吕玲绮去正面对上李肃。

  “哈,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有成就大业的胜利者,才能名垂千古,那些所谓的失败者,才会背负骂名,遗臭万年,李肃所做一切,不过也是为了祖宗基业,虽死无憾。”李肃正声道。

  吕玲绮冷哼一声:“当年就是你鼓动我父亲,谋害执金吾丁大人而投靠董贼,害我父亲如今骑虎难下,与虎谋皮,如今你还要怎样?”

  “李儒大人只是请你在他那住上一段日子,待丞相从郿屋归来,就会让你回去,贤侄女又何必让我为难?”李肃继续劝说。

  “多说无益,只管动手便是。”吕玲绮说的同时,已率先向李肃攻了过去。

  面对飞将军李广的后裔李肃,众人有机会获胜么?众人能找到三国第一猛将吕布么?请继续收看奇幻三国志下一集:夜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