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醉生梦死谁如意,破马长枪定乾坤;昆仑仙境之中,有昆陵之地,其高出日月之上。山有九层,每层相去万里。

  有云气,从下望之,如城阙之象。四面苍峰翠岳,两旁岗峦耸立,满山树木碧绿。

  悬崖之上,溪水飞流直下,落到下方清澈的河流之中,而在河流一边的的巨石上,躺着着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青年,正是那当年的少帝—刘辫。

  如今的刘辫一头飘逸的黑发,身材修长,一身蓝白相间的道服,显得洒脱自然,比过去更显得潇洒从容。

  望向天空,刘辫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终于来了么?”

  突然之间,天摇地动,山石崩解,一块块碎石飞向半空,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石狼。

  方才的阳光普照、晴空万里,一下就变得黯淡无光,雷电轰鸣。

  “啧啧,又来这一招,师傅,咋能换点新鲜的么?这还能愉快的玩耍了么?”

  刘辫从容的站了起来,虽然举止轻浮,但双眼一直观察着石狼的一举一动,没有片刻放松。

  “轰—隆—。”雷光电闪,不停的朝着刘辫周围劈下。

  “嗷—嗷—。”低吼的狼鸣之声,也预示着石狼的不耐。

  雷响狼鸣,混乱着刘辫的听觉与视觉。

  刘辫稳住气息,脚踏七星,一跃而起,朝石狼攻了过去。

  “嗷—嗷—。”刘辫的挑衅,似乎激起了石狼的愤怒。

  石狼朝刘辫猛扑过去。

  刘辫一掌打向石狼的额头中心,石狼纹丝不动,反而将刘辫震的倒退十几步。

  “哎呀呀,好强悍的力量啊,四两拨千斤也不能转换,师傅,你真行。”

  刘辫收起了懒散的样子,整个人突然认真了起来。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封。”刘辫默念口诀,双手捏印。

  六道金色的八卦阵飞向石狼,将石狼困在八卦光影之中。

  “咚—咚—咚—。”不甘被困的石狼不停的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撞击着刘辫的封印,力量一次强过一次。

  果然,看来自己的八卦封印压根就封不住石兽,石兽既然是师傅幻化出来的,自然也懂得八卦阵图的玄妙。

  “咔嚓--啪。”金色的八卦阵图已经被石兽撞击得支离破碎。

  “浩气归元—。”此刻已经容不得刘辫在细想,双手化圆,接住迎面而来的石狼。

  一个转身,刘辫已经控制住石狼的头部,借力打力。

  一圈、二圈、三圈……刘辫控制石狼的头部旋转几圈之后,突然抛向远处半空之中。

  刘辫刚一跃起,准备继续下一轮攻击。

  一道无形雄厚的气劲袭来,将刘辫震退下去。

  落在地上的刘辫又恢复了懒散的表情,那懒散的笑容、有气无力的样子,给人一种大街上那种二世祖、纨绔子弟的的印象,但却又不是那么让人讨厌,难以亲近,反而给人亲和感、安全感。

  “师傅。”刘辫望向半空之中,保持着懒散的笑容。

  “嗷呜—。”石兽见到史子眇脚踏祥云,停在刘辫上方,连忙卖乖似的过去,安静的蹲在旁边,石狼顿时变成石狗了,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嗯,云歌,你跟我学法多少年了?”史子眇突然发问。

  “弟子跟师傅学道已有十七年。”刘辫笑着回答。

  当年虽然救回刘辫,没想到毒药的副作用,使得刘辫失去了以往的记忆,还认为自己一直在随自己学道。

  或许,这也算是好事吧,起码辫儿不用在背负那沉重的过去,取名云歌,也只是希望自己这唯一的弟子真能如云如歌一般,忘记前尘。

  想到这里,史子眇目光继续望着云歌:“……你想追寻什么?”

  云歌双手架起,好像在很慎重的思考一样:“我想追寻什么?这个,弟子也不清楚。”

  “…爱人、财富、天下——三者於你,你会如何选择?”史子眇的眼神,反佛想要窥看云歌的内心深处。

  “啊,对啊,我想睡觉,醒之后就有吃的,吃饱之后继续睡觉~﹃~~zZ,话说,师傅,呃,我好像又困了,我想睡会。”

  g酷匠网唯!p一h正版,其他都*是AV盗3K版

  “……………………⊙o⊙…”史子眇自己都没有把握,这好吃懒做的德性,究竟是不是当年毒药所带来的副作用。

  “很难实现么?那让我想想………,其实爱人也不错……”云歌在思考中继续囔囔自语。

  看来自己这个徒弟总算是有正常的一面,史子眇不由得老泪纵横。

  “有了爱人,就不用担心吃饭和睡觉的问题了,爱人做好了,我直接吃,吃饱了我就能继续睡觉了……”思考中的云歌继续囔囔自语,完全忽视了已经处于半狂暴状态的史子眇。

  臭小子,当我白瞎了,还以为你正常了,史子眇觉得在这么下去,自己恐怕千年修行一朝丧,迟早会被云歌给气死。

  “那天下呢?古往今来,人人恨不得化天下为自己囊中之物,你呢?不动心么?“史子眇不理会云歌的自说自话,继续发问。

  云歌抬起头来,笑着望向史子眇,懒散的笑容再一次浮现:“天下?哈哈哈~天下那么大,太麻烦了,想想就头疼,我可没什么兴趣!”

  “嗯,还有别的么?”史子眇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别的?对了,师傅,我要寻找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近一年多来老做着同样的梦,梦中有个女子背对着我,渐渐走远,不知为何,每次醒来,我心里就隐隐作痛。”

  云歌收起了笑容,摸着胸口认真起来。

  “哎,天意难违啊!云歌,你尘缘未了,下山去吧,去追寻你的本心。”史子眇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嘿,我的师傅啊,天大地大,你让我去那里找?好歹给弟子指条路不是?就算走,也得回草庐收拾下在走吧。”

  云歌没想到师傅就这样开始赶自己走了,忍不住泛起嘀咕。

  “我们道家讲究无欲无求,一切随缘,你这就下山去吧,不许回头,不找到你所追寻的,就不用回来见为师了。”

  史子眇闭上了双眼,不在理会云歌,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态。

  “嗷—呜—。”一边的石狼似乎听懂了史子眇的话,冲云歌叫唤了几声。

  ……

  云歌看了石狼一眼,得,平日里被自己欺负的有够惨了,现在真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咋也不跟个“畜生”一般计较,不过么……

  “师傅,弟子走了,请师傅保重,不过临走之前,弟子有一事相求。”云歌心里打定主意,立马跪了下去。

  “你说吧。”史子眇不忍道。

  “昨日弟子在山中猎到一只猪,好歹让弟子带点干粮如何?”云歌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嘭—。”史子眇大袖一甩,转过身去:“快走,快走,男儿志在四方,别在这磨蹭了。”

  “多谢师傅,弟子告辞了。”

  云歌捡起师傅甩下来的钱袋,放进怀里,又恢复了懒散的笑容,向山下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