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恶念,生自众生贪渎、自私之身心;善念,生自众生逃避、受刑之悲哀赎念。悲乎?哀乎?自寻罪责矣。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云歌走后,史子眇这才回过头来,一脸戒备的注视前方。

  一个身披黑色斗篷,全身弥漫着黑色云雾的神秘人,缓缓的踏着黑色云彩,移动到史子眇的面前。

  黑色的气息,不祥的气息,死亡的气息,让史子眇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史子眇,你逆天而行,强行逆转刘辫的命格,但你能够改变这历史前进的巨轮么?”神秘人语气十分不善。

  史子眇冷静道:“现在这个世上没有刘辫,只有云歌。”

  “哈,荒天下之大妙,滑天下之大稽,真龙之气在刘辫体内不散,天下就无真主,你一向自以慈悲,如今真主不出,天下将会成为一片炼狱,你所谓的慈悲又在哪里?到头来,你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徒弟么?”

  神秘人的嘲弄,并没有影响到史子眇。

  史子眇淡淡的笑了笑,反叽道:“你的罪过也不比我轻吧?先是利用张角搞出个黄巾军出来,见势不成,现在又弄出个董卓来,你敢说你不是想将云歌身上的龙气转入到董卓体内么?”

  “哈,董卓虽恶,却有王霸之志,只要能够一统,人间才得安平,伤亡才会减少。”神秘人也不甘示弱。

  “哦?杀百姓当作盗贼,还要庆功,这样的人也值得你辅佐么?”史子眇反问。

  “哼,总比你带着那所为的慈悲,一直优柔寡断的无所作为也要好,起码我一直在做。”神秘人面带不屑。

  “不做起码不错,现在这个世道,做得多,错得多啊!”史子眇一下变得感慨起来。

  “哼,成败,日后自有论断,你我之间,才刚刚开始。”神秘人身上的黑气更加浓郁。

  言语的交锋,不同恶斗,谈心之举、意识之争,更胜战斗的紧迫,心念一动,即是败者。

  “你觉得我傻吗?”史子眇突然转变了话题。

  “很傻,傻得让我想为你流泪。”神秘人不屑的冷哼两声。

  “但我从不后悔自己的努力。”史子眇为自己辩解。

  “哈,执著是苦,一念成魔啊!。”神秘人感觉自己已经占了上风,继续补充道:“不如我们赌上一局。”

  “赌什么?”史子眇皱了皱眉头。

  “哈,你的心已经乱了,你我本是双生双体,你说赌什么呢。”神秘人冷飒道。

  “哎,是我糊涂了,怎么赌?”史子眇苦笑一声。

  “赌一个不可能成皇的皇者,赌一群不可能成皇的霸者。”

  神秘人决绝的表情,反佛已经稳操胜券。

  “那我拭目以待。”史子眇如同一弯清泉般的平静。

  史子眇话音刚落,神秘人早已踏着黑云远去。

  “嗷—呜—。”石狼趴在史子眇一旁,温顺的叫了起来。

  “你是说我不该赌么?”史子眇望向石狼。

  石狼的表情代表了他的回答—是。

  “哎,要拯救苍生,首先要拯救自己,输赢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罪孽就由我来弥补吧!”

  史子眇心中只剩下哀叹,双眼茫然的注视着向了前方,思绪却飘回到过去。

  ……

  当年的史子眇一心证道,力求突破瓶颈,心中的恶意、执念分化出另一灵识。

  在意识的交锋之中,虽然获得最后的胜利,却因自己的一念之仁,放走恶灵识。

  恶的灵识经过多年修炼,炼化出本体来,自号名为史子恒。

  沉默的恶体,足下的黑光,带著魔之黑焰,踏出黑暗天景,却更扩张了黑色的魔障。

  在见面时,也是二人面对面的第一次交锋,史子眇已经清楚的感觉到恶体的强大。

  一步一黑印、一步一死亡,恶体缓缓的向史子眇而行。

  死亡的气息,草木精元尽被吸入黑色空间,黑色邪体带著毁灭性的力量,默默向前而行。

  气流冲击,无声的刹那,整个昆仑竟似血浪翻涛,扑向史子眇。

  最:新章f节上、O酷匠I网s

  精神之斗、意念之争,心魔扰乱意志,欲吞食道之精元。

  透著死亡气息的黑色,向整个昆仑漫延而来。

  史子眇默然伫立,一声不发。

  “久违了,史子眇。”史子恒首先开口。

  “久违了,我的分身,史子恒!”史子眇保持着平静。

  史子恒一脸冷酷:“你该知道我为何而来。”

  “想要我的身躯,突破极限,达到你永恒不灭之体么?我不会再容情!”史子眇神色变得冷峻起来。

  “哼,吾已非昔日之身,这场战,不但是你我宿命之决,也是夺回之争。”史子恒的声线越发冷酷无情。

  昆仑之上,善体、恶体久违再会,一场无声、无语,意识是激烈恶斗。

  水波如利剑,旋流如掌风,不动的身躯,拼斗的是两人至极的内元。

  黑暗与光明,正义与邪恶,是亘古的宿命之决,是恒久的光暗之争。

  “没意思,在这么斗下去也不会分出胜负。”史子恒突然收回了功力。

  “你要如何?要与我谈圣道吗?”史子眇平静的回答,看不出一丝破绽。

  “你真正得道入圣了吗?”史子恒冷笑一声。

  “你真正成魔了吗?”史子眇盯着史子恒也笑了起来。

  “我今日来,不是和你叙旧的,如今大汉气数将近,天下迟早大乱,我会创立出一个全新的教派,我会让你知道,我绝对凌驾在你,史子眇之上。”史子恒透漏出无比的自信。

  “我会阻止你。”史子眇显得更加平淡。

  “你确定?”史子恒反问道。

  “你说呢?”史子眇也跟着反问史子恒。

  “你应该知道输的代价是什么了,史子眇,曾有魔念,就永远脱不了魔之掌握,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史子恒一脚踏入黑暗之中,转眼消失。

  灵帝驾崩之后,天下大乱,黄巾起义,群雄并立,历史的序幕就这样被拉开,刘辫告别恩师,下山之后又会有何际遇呢?请继续关注《奇幻三国志》下一集:下山遇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