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下水道下,发出流水的声音,一股恶臭传来。

  夏天真皱眉,一只手捏着鼻子,比起这里难闻的气味她宁愿被抓,“嘿!上面的黑衣帅大叔,我在下面,快我拉上去。”回应她的是一重接一重的回音,在黑暗的下水道里荡漾开来。

  “砰”的一声,一个重物砸到在了她的头上,眼前不再是黑漆漆的一片,夏天真仿佛看见了白光闪烁,漆黑的世界仿佛被扯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夏天真勉强抬起眼皮,耀眼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单手挡着眼,逐渐适应了阳光的刺眼,坐起身来。

  双眼环视这陌生的环境,这是一座很简陋的木头房子,有几处还缺失了木板,风从空口处灌进来。屋顶是用茅草盖的,下雨天准漏雨。

  此时,夏天真躺在一个破旧的小床上,身上穿着补丁的衣服。

  回想这自己昏迷前的情况,被黑衣大叔追债,掉进了下水道,醒来就跑这来了。

  难道她一觉起来就被抓来演古装剧了?

  不过这个猜才想很快就被夏天真PS了,不是她自己损自己,这是实在是个事实,哪个不开眼的敢找她演古装剧?

  夏天真闭着眼,努力回想着,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些简短的情景。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吧?!

  姓名夏天真,女,三年前成为杂技女……

  原本喜悦的脸瞬间就跨了下来,“为什么人家都是穿越个皇后,妃子,宰相之女,将军之女,再不济也是个贵小姐,为什么我偏偏是个耍杂的!!!”夏天真仰天怒吼,抱怨着。在21世纪是个穷人,到了古代还是个穷光蛋!就连最基本的一日三餐都成问题。

  从床上爬起来,夏天真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被车给碾了。

  起身才看见床上的一枚墨绿色玉佩,忍着疼弯下腰拿起那枚玉佩。就算夏天真再不识货也看得出着玉佩价值不菲。

  酷?匠“B网T唯N一1正=%版,;其他都',是盗版1

  夏天真很财迷的咧嘴憨笑了起来,轻轻抚摸着,反过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夏”字。把玉佩放怀里揣好。

  打开门,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既来之则安之。”夏天真自我安慰。

  好不容易来次古代,当然要混出点名堂出来,不能给21世纪的新新人类丢脸。夏天真双手抬起,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给自己鼓劲。

  夏天真漫无目的的乱逛,走到集市上,看见人群都朝一个方向用去。她也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一群人围着,起哄喧闹。原是杂技。

  心想着会不会和这个有关,胳膊就被一个人给抓住,不悦地皱眉,正打算开口大骂,一回头,震惊了。哇塞!欧巴!

  第一天来就遇美男,运气真是好的没的说。

  夏天真哪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一双眼轱辘盯着人家乱看,最后那美男实在受不了了,开口,“天真,你生了场病,是不是烧坏脑袋了?”说着还伸出两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这是几?”

  你才烧坏脑袋了!拜托,帅哥,我这看像是烧坏脑袋的人嘛?夏天真撇撇嘴不搭话。

  见夏天真不搭理自己,柳乘风抬手就要往她额上摸。

  夏天真后退一步,“嘿,美男你干啥!就算你是美男也不能随便拉拉扯扯。男女授受不亲,你爹妈没教过你吗?”

  柳乘风扶额,“我是乘风啊!”

  夏天真突然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还有个兄弟叫破浪?

  乘风破浪,不错。

  柳乘风一时摸不着头脑,拉着夏天真讲了一大堆,原来这就是身体原主之前的那个耍杂团。

  夏天真有些尴尬,急中生智,立即解释,“那个啥啊,之前不小心磕到桌子,醒来之后,可能脑部受伤,很多事都记不清了。”随便扯了个慌,为了让柳乘风相信自己,还表现出忧愁的神色。

  丫的!这忧伤路线果真不适合本姑娘。

  “哦,那你还是在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柳乘风果真相信了她的话。

  这古人智商就是低,真搞不懂为啥说个话还要那么深奥,装啥有文化。

  柳乘风走后,长舒了口气,继续看着大汉的压轴戏“胸口碎大石”。

  没多久,柳乘风就又走了过来,“天真,你虽然失忆了,都是那些看家本领都还在吧?快,下个你上场,顶个碗跳个舞对你来说不成问题吧。”

  “啥?啥玩意?顶个碗跳个舞!”你以为我是猴吗?

  “那啥,我还没好全,头又晕了,不说了,先走了。”急急忙忙地解释想要开脱,说着就要逃跑,柳乘风在身后喊着她的名字,或许是看她是个病号份上没追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