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转中,眼看着日子就到了月底,过了这个周末就是国庆了,除了我爸公司在西北那边的市场出来些许动荡,要去那边坐镇指挥,只在家呆了几天就又出去了。也没什么大事。

  学校,高一语文组办公室内,

   我站在大姐办公桌前,“房子我今天装修好,你去看一下吧?”两个星期以前,有一个刚刚升入高三的学长去了美国留学,家里父母辞了工作去陪读,在学校旁边离我们出租屋不远的地方就是他们家的房子,本来没有谈成,因为我要租他们要卖,只是那几天刚好我爸在家,听了这事以后说是买了下来祝贺大姐成功脱离学校,步入社会。

   “今天?这么快?”大姐有些差异,“那是自然,你弟我办事,靠谱!”我在彻底移交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找了设计公司设计,再装修,布置家具家电,可是忙活了好一阵!

   大姐笑了,“今天不行,有人约我,改天吧。”我一听有人约表姐,估计是对表姐有意思。赶紧对表姐说“带我去吧,这个月吃小妈的饭也有些腻了,带我也出去吃吧!”我这话是实话,虽然小妈做饭很好吃,但是因为是南方人加上一些自己的观点吧,小妈做饭基本肉少口淡,时间久了难免想去外边吃点油水。

   “好吧,那就带着你吧,你下来课直接来后门找我吧!”大姐同意了带我一起去,我高兴的说了一声“好嘞!”就回去上课了。剩下的课我也没怎么认真听,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捉弄大姐的追求者。

   下午放学,我没和袁帅他们一起去打球,偷偷的给妹妹说了一声我晚上不回家之后就直奔校后们。

   校门口,一辆的大越野停在门口,走近一看竟是已经停售的Porsche Cnyenne2013GTS!我心中一惊,NND,还有这么装逼的人?一看就是故意停门口准备装逼用的嘛!刚想透过窗户看看里面是啥配置的,车门就打开了。

   超装逼王,物理老师颜谦从车上下来走到我面前!我打量了他一下,好家伙!精心打扮啊 一身的GUCCI的早秋新款,手表也有原来的Tissot的机械表换成了一款Casio的一款G-Shock的情侣表!我看着他这一身行头和这车忽然觉得他那次第一节课有可能不是唯一的一身行头,莫非他真的富二代?!因为跟他吵了架他的课我基本不上,反正他讲的很烂班里人基本都听不懂,我这种的去了也没差。早知道多上几节课看看他平时的穿着了!我心中暗自懊悔。

   “你叫孙彦埔是吧?你说,第一课和扰乱纪律,和老师顶嘴;之后又逃课,怎么怂了?”颜谦挑衅的看着我,我一把怒火上头准备揍他,不料他又说到“你想打老师?不禁打同学还打老师!你知不知道徐国栋是我谁啊?他是我外甥!你敢打他?我分分钟让你这个借读的小混混滚出实验!”

   这厮是三班猪油仔徐国栋的舅舅?靠!怪不得看我不顺眼,也怪不得徐国栋敢主动找我事,有人撑腰啊!

   我刚想与他争辩,他突然露出一个谄媚的笑脸,径直往我身后走去。我一回头,看见大姐正朝我走来。颜谦迎了上去,很绅士的接过了大姐的包,指了指他的Porsche,做了一个清的手势。

   走到我跟前,颜谦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小何老师,你们班这个...”颜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姐打断。“怎么来这么早?”大姐微笑着问我,“咱班不是才放学吗?”我明白过来颜谦就是今晚的男主角时计上心头,坏坏的说“这不是着急想见一下未来姐夫嘛?”我说到“未来姐夫”时特意把目光扫了一下颜谦,只见他脸色一变,吃惊不已。我心中暗喜。

  酷匠)*网$/正4版首发

   “别瞎说,什么未来姐夫!”大姐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佯装生气。“对了颜老师,你刚刚要和说什么?”

   颜谦此刻估计有种想跪下来舔我意思了吧?愣了一会才说“那个...彦埔同学是小何老师的弟弟?”真是个墙头草,连称呼都变了...还彦埔同学?我呸!脏了爷的名!

   “是啊,怎么了?”大姐微笑着回答颜谦的问题。

   “哦哦,是这样的,三班的那个徐国栋啊,是我的小外甥,前两天可能和彦埔同学发生了点小矛盾,我在这里替他给小何老师还有彦埔同学陪不是了。”颜谦的脸变得真JB的快啊!刚刚不是还打了我外甥!分分钟让你滚出实验的吗?这会又猫哭耗子的赔不是了?

   “姐,在这站着好累啊!”我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一把搂过了大姐,大姐也顺势将我一挽,问颜谦什么时候可以走。

   颜谦也只得和个孙子一样说是他疏忽了,净顾着聊天了。

   在车子上,颜谦问我喜不喜欢我车,说他这车多么多么好,有的小男生羡慕一辈子也做不上一次呢!我一笑,没稀的搭理他。他自讨没趣,和大姐聊了起来,大姐倒也不错,也还和他聊,那话题听的我尴尬癌都犯了,偷偷给大姐竖了个拇指,结果被大姐一瞪,狠狠的掐了我下。疼得我差点没叫出来!

   颜谦选的吃饭的地方是我市四大商业广场的其中一个,顶楼一家非常有名的西餐厅。表姐在学校为了老师形象不穿什么名牌,基本就是普通女性服装,颜谦估计想拿钱吸引大姐的注意。

   颜谦和大姐去洗手间,我趁机翻了一下颜谦的包,果然!那款Casio的情侣款手表的女款,baby—G就放在颜谦的包里。哼!这厮约会送个破表就想收我姐?做梦!我偷偷葱大姐包里拿了一张银行卡,偷偷跑到楼下周大福买了个三万多的纹理蓝宝石项链,当然刷大姐的卡买的....谁让大姐银行卡密码不变呢?她的阳历生日加我的阴历生日......

   等我回去的时候大姐和颜谦已经开始点菜,大姐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只说是秘密。我草草的点了一下菜,就听大姐手机叮咚一声。银行短信到账了,大姐看了一下短信,微微一愣,紧接着翻了一下自己的钱包,看了我一眼,从桌子底下猛地踹了我一脚!

   菜齐,颜谦给自己和大姐倒上了红酒,就和故意一样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样子说未成年人喝酒不好,给我点了饮料.....

   “来,祝贺刚刚过去的教师节!”颜谦举起酒杯冲着大姐,大姐也礼貌的与他捧杯,轻轻抿了一下红酒。我心中暗笑颜谦这个把妹的借口和聊天的话题....真.......牵强。

   酒过三巡,颜谦又和大姐聊了很多,从包里拿出来那款情侣表。我知道颜谦要开始行动了,不过我没有阻拦,静静的看他装逼。“咳咳,这个刚刚教师节过去,我呢比小何老师早来实验几年,也长你几岁,平常我也会多照顾着你。这个呢是我的一点薄礼,希望小何老师收下。”

   颜谦本以为大姐先是坐了豪车,又来了高档餐厅,现在又有名牌手表,肯定会特别感动之后就该说出“哦!颜老师!我要和你生猴子!”的话了。所以见大姐没有过多鸡蛋只是礼貌性的感谢之后就平静的收下了有些诧异。我想起沈洛曦学姐给我讲的他给另一个女老师表白被拒的事后突然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会被拒,这厮纯属偶像剧看多了,自身没点实际的,光做美梦了!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蓝宝石项链,送到大姐面前。深情地说道“姐,下周一就是你生日!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不贵重,用零花钱买的,喜欢吗?”说这话的时候我也特意装了一次逼,学生党用零花钱买三万块的首饰?其实我爹对我才扣得要死呢!他向来是主张男孩穷养的。

   大姐非常自然的配合着我,语气十分夸张,“哦,哦天!承承,你太有心了!姐姐很喜欢!”说完还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这倒让我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颜谦这会子是傻了,半晌才问道“厄,这个小何老师不上六月份生日吗?”呦呵,颜谦工作做得挺足,还知道打听生日?我自然不肯给他这个表现机会,毫不客气的说“我大姐是十月一国庆节生的!身份证填六月份是为了能早上一年学!”颜谦彻底没话说,尴尬中吃完了饭,大姐晚上一般不吃,吃也吃很少,颜谦是郁闷的没胃口吃饭,就我一个吃的正欢,还把大姐那份吃了。

   饭后颜谦提出要送我们回去,我本来想让人开个好车来接我们,后来觉得不能太绝,让颜谦觉得一点希望都没了,毕竟只要他喜欢大姐一天,他就一天不敢找我事!哈哈哈,一想到以后物理课可以为所欲为就很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