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的一声,“有完没完?这是课堂,你们俩个男生,还有你,这个女生,一块去你们班主任那罚站去!”

  由于班主任是我表姐,我没大把这些事放在心上,就没打算去班主任办公室,陈凌雪一开始说要陪我,但是我怕到时候颜谦再找她麻烦,就没让她跟着我。他们俩去班主任办公室喝茶,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在校园里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高三部的楼。

  碰!一本书从空中摔到了我的前边,差一点点就砸到我了!我心中暗骂,抬起头来发现一个女生在楼顶天台向下张望,嘴里说着什么,因为太高,我没有听清。不过看手势,是叫我上去。

  蹭蹭蹭的上了八楼天台,这一刻,我呆在了那里,这不就是七大校花榜首的沈洛曦吗?!氧气美女最迷人的就是她们仿佛在纯氧环境下长大,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皮肤和细薄红润的嘴唇好像从未受到过世间繁华喧嚣的侵染,让你不敢亵渎!

  我的眼神与她清澈的眸子对视上了,楼顶沐浴着秋风,氧气美女姐姐在你眼前,两个字:舒服!

  酷F匠网首7发5^

  她冲我浅浅的笑了笑,“同学?刚才差点砸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才回过神来,忙说“没事没事,我不要紧,对了学姐,这是你掉下去的书!”我一边说一边把书递给她。她赶紧像接宝贝似的接了过去,用袖子擦拭干净。

  “看你的样子,是高一吧?怎么不去上课?”我笑了笑,问她,“学姐你不也是没有去上课?”她指了指她刚刚掉下去的那本书“这本书很有意思,很能触动我,我不想在班里那种燥热压力的环境下去阅读,这里很安静凉爽,适合阅读。”

  我之前上楼的时候翻看过那本书,纯英的,没看懂,便问她这是什么书“《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中文翻译过来是“《不能承受生命之轻》。”我听到书名,好像有点印象,我妈妈以前有看这本书,便继续问她“是不是讲爱情的?”她点了点头,眼神中有些忧伤。

  我忽然想起贴吧有介绍她是高三文科的大神,便问她“怎么大名鼎鼎的学霸洛曦学姐也会因为爱情小说而逃课?”她微微一愣,问我怎么认识她?我只好把昨天晚上从贴吧看来的事情说给她,顺便还问了问她我对她名字的寓意解释的对不对?

  她却对校花的事情不以为然,说是从高一就有人这么说了,不过是一些小男生瞎搞而已。

  我听她这话心里有些失落,搞这些的是小男生,那看这些的不也是小男生吗?难道学姐就这么把我们高一的当小孩?

  “小学弟,你文化造诣挺高的嘛,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名字什么意思,你还解释了出来,不错嘛,你叫什么名字?”

  “孙彦埔,高一四班的。”我回答洛曦学姐的话。“那么,给我说说你为什么逃课吧?”学姐又冲我笑了笑,把书合上,放在一边。

  “学姐你不是要看书吗?”我不解的问,“没什么,看书太久了,避免太投入,换换脑子。怎么,你不愿意和我聊聊天吗?”我干忙说不是,将课堂上和颜谦的冲突说了出来。

  沈洛曦就是这样一个谜一般的女人,她什么也没说,微笑着看着我,静静的听我抱怨,我原本心中的怒火好像一下子不见了,心中豁然舒坦。

  “颜谦哦,他是我高一时候来的新老师,是有些做作,当时我们班被他教了一年,物理成绩倒数第一。”洛曦学姐和我讲起颜谦以前的事迹,什么在学校表白失败、和教育局领导有关系什么的。

  谈了一会就已到下课的时候,“对了,小学弟,你要是再和他有很多的冲突的话就来找我哦!”她冲我笑了笑,转身离去。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看着她马上要下去的背影,突然把她叫住,“洛曦学姐,有没有人说过你就像是一个真人版心灵鸡汤,自带疗伤功能的?”她转过身,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刚想追问,她又冲我浅浅的一笑,大声告诉我赶紧回去上课。

  我望着她的背影,豆蔻翘发一点点,杨柳细腰赛笔杆,蓝白的校服,花边的翻领,一转眼消失在人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