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的一天,班里早已是热闹的一片,几个男生拉帮结队大呼小叫着,女生们一都是围坐这里一堆,那里一堆的。巡查早读的老师挨个进班将学生稳定下来。高手和刘冠澜看到我来了,就转过头来低声和我说话“你知道了吗,咱们学校有七大校花,咱们级部就占了仨!”这个事我早就知道了,不过看着刘冠澜那炫耀的眼神,我就没再说,配合到

  “啊啊?不知道啊?哪几个阿!”刘冠澜见我不知道,更加得意,“不光这个呢,高一一共三个,有两个在四班!”刘冠澜继续吊我胃口,我也继续配合。“真的吗?快说快说,谁啊。”刘冠澜顿了一下,神秘兮兮的冲我说,“一个是你同桌,陈凌雪;另一个,就是郑义的同桌,你那老相好!”

  我心里不免好笑,那天去救妹妹,叫了他们几个帮忙,不成想让他们误会了。一旁的高手也问我,“彦埔,你不是在老家上的学校吗,怎么会和我们初中的美女认识呢?”我这才想起来,妹妹和高手应该都是师大二附中的,想必高手初中也应该多少认识妹妹。

  “就是就是!一个校花是你同桌,另一个校花是你老相好!你咋这么有福气!”刘冠澜一脸的羡慕嫉妒恨!不过妹妹不让我说出关系来,这下整合我意,好好让他们羡慕羡慕吧!

  陈凌雪又是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进的班级,我好奇的问她“你怎么天天迟到?!”她不好意思的解释说她起床特别麻烦,基本上是大气没有小气不断,一醒来就脾气暴躁!我心里一乐,嘿嘿,这俩校花的习惯还挺相似。

  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大姐也是年轻人,和我们的代沟要少很多,上她的课很轻松。总麻烦的是体育课和物理课!

  第一节的体育课上内堂,臭屁的刘研架子非常大,动不动就是告诫我们他有多么多么厉害的招,如果我们不听话有一百种方法让我们在实验呆不下去。临下课的时候还把我单独叫了出去,说我这个班长刚开学就带头挑事影响很不好,希望我注意!我心中自然是不愿意落落他,迫于无奈,装出了一副“知错能改 善莫大焉”的样子。别说,刘研看我这么积极的态度还挺高兴,哼着小曲甩着钥匙链就走了。

  中午的时间,食堂里是人满为患,我和袁帅他们几个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又碰上那倒霉的猪油仔徐国栋!

  他这次倒是领着一众同班的小弟,吆五喝六的,“你们几个小杂种,可算把你们找到了,军训的时候有老师跟着不好下手,现在终于有机会了!”我看着张狂的徐国栋,估计着是他军训的时候收买了不少人心,现在手底下人多了,也敢和我们叫板了。

  “艹NMB!你骂谁小杂种!”袁帅火气很大,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吼到,他身高到达一米九上下,徐国栋自然是怕他的,不过守着他一众小弟也不好丢面,硬着头皮回到“小杂种骂你,怎么地!”他俩这一争吵引得很多人的围观,我想起刘研上午和我的谈话,就把袁帅拉了回来,对徐国栋说“我们现在吃饭,不和你丫计较,放学,我知道学校后门出去往东有片树林,咱去那!”徐国栋一看我这样说了,也应战“谁不去谁孙子!”说完就领着一帮人“雄赳赳”的走出了食堂。

  酷26匠yg网(正^0版@首H~发,V

  我知道学校有这么个空地完全是因为初中也在实验上的刘冠澜告诉我的,他说这是给我的福利,方便我和我的相好去打野战!当时我一听是满头黑线,不料这下却用上了!

  刘冠澜和郑义看我们几个还有些生气,主动挑起了新话题,男生之间嘛,除了车、球、之外就是妞了!“唉,郑义,你那个校花同桌咋样?”刘冠澜开口问郑义。“别提了,就一冰山美人,基本不说几句话,还特矫情!”我心里一想也是,妹妹对我都是这样,更何况是郑义这个外人呢。

  刘冠澜听郑义怎么说就嘲笑到“你看你,没福气吧,你看人家彦埔的同桌,同样是校花,人家跟彦埔聊的可好了!你那同桌,冰山?那可是彦埔的老相好!”刘冠澜这么一说,大家也都看着我,毕竟那次我张罗他们去救人,之后我就带着妹妹走了,他们也没来得及问,我和庄雨晨什么关系啊?

  我笑了笑“别听刘冠澜胡扯,什么老相好啊,真的就是和你们说的那样,我听到别的班的人说,他们班老大看上庄雨晨了,打算搞过来玩玩,我身为班长当然要援救了!”关于我和庄雨晨是兄妹的事情全班只有安易知道,也是妹妹唯一肯告诉的人,我的这些哥们,我就算跟他们关系再好,妹妹不让说,我也没办法!

  之后的话题就转到被开除的那个鲍俊身上了,大家都笑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短暂的午休之后迎来下午的课程,叫我们物理老师是个穿着帅气的年轻男老师,他一出场引的无数小女生的春心荡漾!

  我们这种直男来说,对他是不感兴趣的,也就没在意,就把他当成一个平常老师而已。只是他装b的表现让我实在作呕!

  一身VERSACE的短袖衬衫加休闲裤,说话的时候故意晃了晃他那tissot的钻石机械表!真jb能装啊!我心中感慨,上个课至于把自己打扮的和相亲一样吗?“哇塞!高富帅老师哦!”一个花痴女生说到。

  “咳咳,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物理老师,我叫颜谦,你们以后喊我颜老师好了!”说完他又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引得无数花痴意淫起来!

  “哎哎哎,彦埔,有没有觉得这老师特装!”前排的高手回过头来问我,“岂止是装啊!简直丧心病狂!你知道他那套行头多钱吗?上万啊!”高手对这些牌子之类的不感兴趣,我就给他稍稍普及一下。一旁的刘冠澜也是非常不满物理老师的作风。

  “我说你们三个大男人,至于吗?是不是嫉妒颜老师不你们帅啊!”陈凌雪在我边上讽刺我们。“唉,这你就不对了,这老师我看还没彦埔帅呢!”刘冠澜插嘴反驳陈凌雪。

  “那你觉得,咱班谁最帅?”我问陈凌雪,她想了一会,笑嘻嘻的指了指我,我还挺高兴,刚想夸她有眼光,“你们宿舍的袁帅和邱天就挺帅的啊!”..........袁帅是体育生,很健壮,帅嘛,我是没觉得。邱天和袁帅一样啊学霸,一个小白脸,不爱说话,那次打架他倒是也去了。“你丫什么眼神!邱天就算了,袁帅能有老子帅?!”我一生气说话声也大了起来。

  正在开“个人访谈”的颜谦刚刚回答完前排一个女生问他喜欢什么颜色的问题,注意到了我这里,脸上似乎有些不悦,“唉,这位同学,上课呢,不要谈这些与上课无关的话题好吗?”同样是前排的一个女生,估计下一个关于颜谦的个人问题就该论到她问了也不满的附和“就是就是,还班长呢!”

  颜谦一听我是班长,语气又是一边,“身亡班长,竟然还带头在课堂上干与学习无关的事,还有没有点正型了!”我听他这么说就觉得有点可笑,你自己在课上开个人访谈,又没讲课,还说起我来了?

  我没理颜谦,翻了个白眼,继续问陈凌雪,“说啊,我和袁帅比谁比较帅?”陈凌雪倒是也有傲骨志气,愣是把声音调大一档,“我觉得你比较帅!”我心中一喜,手在桌子底下给她伸了个大拇指,“放屁!孙彦埔就你那样吧,明明我比较帅!班花同学,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袁帅一听陈凌雪说我比他帅,也急了,大声争辩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