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平稳的飞驰在高速公路上,些许阳光依旧轻巧的穿过窗帘,照在我的脸上,我的头靠在车窗上,静静的就这么睡了过去。

  :酷}匠网z首发Z

  一个多小时后,我和周公的会谈就被我同桌给拍醒了,我揉了揉眼睛,迷茫的看着她,问“干吗把我叫起来?”陈凌雪没有回答我的话,盯着我脸颊的一处,噗嗤一下就笑了,低头从包里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给我看。

  原来是睡的太久,脸被胳膊压出了红印,我刚想问她是不是很丑,一张湿巾就贴在了我的脸上,陈凌雪手里正拿着湿巾轻轻地擦拭我的脸,这个动作似乎有一些亲密,我的脸一下就红了,唉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遇见美女时特别的怂,感觉脸上在发烧,话也说不出来。未几,她给我擦拭完毕,将使劲收回,脸上也有一些微红,不过还是很正常准备和我聊天“老师说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我提前叫醒你,你赶紧清醒清醒,免得一会下车的时候手忙脚乱。”

  我很感动陈凌雪对我的体贴和照顾,就赶忙问她“你没有休息会吗?一会训练可是很累的!”她又笑了,我突然发现她真的很爱笑啊,“我睡了啊,在你睡的和死猪一样的时候我也眯了一会。”“哈哈哈哈,好吧,休息了就好,不然一会你肯定吃不消的。”我心里有些尴尬,我睡眠是很好,睡的死,还会打鼾,难道在车上这样打盹也.....还和死猪一样....我心里暗自不爽。

  等等,睡得像死猪?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妹妹也这么说过我吧?一想到妹妹,我心里竟有了些担心,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又差,向来都是自己睡公主房的大床的,会习惯这种集体宿舍吗?可我转念一想,家里现在不也是这么睡的吗,只不过家里的双层床要比宿舍的大一点、高级一点就是了。我这么想着心里也就不再担心,继续跟陈凌雪聊的火热,只不过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妹妹为了我,下了多大决心同意了睡双层床,为了我,心甘情愿的爬到上铺去睡。

  我和陈凌雪就这么小声聊着天,不一会车子驶进了一个军队大院——济南军区-马山综合训练基地。原来是在军区培训基地啊,我毕竟是部队大院出来的孩子,对于军事管理区多少有些情谊在里面,我转头问陈凌雪“你对像这样军事管理区有没有特殊情结啊?”陈凌雪却坚定的摇了摇头,对我说她一点也不喜欢部队大院,小时候被爷爷管的非常严,院子里也没有多少女伴一块玩耍。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看来同样的情况,不一样的感受啊。

  在基地操场上,我们二十个班按照顺序站好,听体育老师刘研训话,我这才知道刘研是个德育副主任,这次军训的总负责。前面的刘冠澜低声冲我说“唉,彦埔你说咱这是走了什么霉,刚开学就惹了主任。”我见他似乎挺怕老师便安慰道,“也没什么了,刚开学这么一堆字事,他肯定早就把我们忘了。”一旁的高手也在旁边附和,刘冠澜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班主任的咳嗽给制止住了。哼,真是软柿子,昨天还以为他也是个有骨气的家伙呢,没想到竟然这么怕老师!

  刘研说话很简洁,讲的没有太多废话,最重要的就是告诉我们半小时以后按照班级顺序从宿舍带到操场,进行军训开幕典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