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喧闹的早上,院子里耍剑的老大爷们终于关掉了音乐。我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嗯!阳光正好,有一丝微风,吹着院子里的法国梧桐树,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样好的天气,为什么要去学校报到呢?我心中一边感叹,一边翻身打算再多睡一会。咚!我径直摔在了地上,“哎呦,疼死我了!”我揉着屁股,站起身来,看着周围的一切,有些茫然。

   突然,在我床的上铺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发女鬼,着实把我吓了一跳。“鬼啊!”我失声叫到,连滚带爬向后退去,结果被凳子腿给绊倒,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真是倒霉啊!我定睛仔细一看,原来是刚起床的妹妹。从上铺听见我第一次摔到地上的响声起来一看究竟的,没成想我却把她当真成了女鬼........我认出了妹妹,脑子也逐渐清醒过来;我叫孙彦埔(原名孙彦承),男,16岁,在两个多月以前,中考结束,我从初中毕业,我和妹妹顺利进入了省实验中学(当然了,妹妹是考上去的,我是我爹托人送进去的。)

   所以在录取通知书一下来,我爹就给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很旧很老的学区房,方便我和妹妹是上学。这也就解释了我为什么会掉下来和我为什么会和妹妹一个房间了吧?

  B酷s匠》●网5唯一2{正版,Q#其他(都是(盗a(版.

   出租房面积小,房间还少,一间卧室摆两张学习桌和一张双层床之后就满满当当了。妹妹看见我吓的坐到了地上讥讽到:“笨蛋!吓死你了哦~”我刚想还击,就听见餐厅里小妈喊我们吃饭的声音“承承,雨儿,起床了吗,下来吃饭了。”我只好做罢,冷冷的回到“知道了,马上去吃饭。”

   我拿起我的衣服就跑去厕所准备洗漱更衣。我换好了校服,走到餐厅,只有小妈在忙碌,习惯了爸爸早出晚归的日子。当小妈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来时,我已经喝完了一碗粥,虽然和小妈关系不亲,但她的厨艺还是一级棒,至少比我娘亲强...唉,又想到她了。

   小妈看见我把粥都喝完了,温柔的对我说“慢点喝。”然后就拿着我的碗,准备再盛一碗。这时的妹妹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从房间里走来,目光正好与我对上,我打量了她一番,浅灰色的三叶草T恤,外边夹在着绿色条纹和logo,里边是一件粉色的背心,显得很是青春活力。一条蓝色的收腰九分裤将曼妙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露出的细小白嫩的小腿与脚脖,脚脖处还系着一根非常精致的细红绳。

   尽管立秋,阳光依旧充沛,通过窗户跳进了屋子里,撒满了整个房间,撒满了妹妹的半张玲珑小脸,与她粉嫩白皙的肤色相交映,形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吹弹可破。

   小妈一边走来,一边轻声斥责:“雨儿,怎么才来,哥哥等你好久了。”小妈的声音将我拉了回来,我赶忙把目光转向餐桌,回答道“没什么,我没在等她。”我嘴上应着小妈,心里却还在回想着妹妹的身影,今晨的妹妹,似乎不一样啊。

   我初中没有在市里上学,被我爸送到了老家县里的一所升学率很高的寄宿学校。六年级时才迎来的小妈和妹妹。所以我常年在外住,假期出去浪,再加上因为.....妈妈的缘故,我与小妈和妹妹的关系一点也不亲,我竟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妹妹,只知道她是个偶尔会和我斗嘴,冷冰冰,高高在上的女王。

   只不过还算是有点姿色罢了。妹妹也坐了下来,脸上好像还泛着红晕。小妈不解的问我什么意思,我便回答到“离得这么近,我骑车去就行,雨儿起床气那么重,多睡一会吧。”

   我知道妹妹有起床气是因为我们有一次回老家过年,要很早出发,小妈帮着爸爸和司机往车上拿年货,便由我去叫醒妹妹,结果我一大清早就被“我不起”的海豚音震破了耳膜,还被妹妹的小粉拳给锤了好几下。小妈听完我的解释后也忙说“对对,我们现在近了,我老想着还得用车接送呢!”啪的一声,妹妹放下筷子拿起书包就往外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方有佳人说:

这是一本良心妹控小说,部分情节为作者亲身经历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