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你们来了,坐吧,唉”司徒浩宇显然兴致不高……

“怎么了司徒?是总部的血脉药剂的事儿么?”

“是啊,跟药剂一起送过来的还有一份说明。就是因为这份药剂的说明让我很纠结要不要尝试……唉。”

萧冷玉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那,看着窗外,一句话都不说,陈浩轩伸手从司徒浩宇颤抖的双手上拿过来那张小小的说明书,说明书上写着由于擎天血脉的特殊性在于身体的构造和肌肉的强化上,所以注射或引用后要面临无法预计的剧痛,也可能直接导致死亡,确定注射前请慎重考虑后再尝试。

“你是怕剧痛导致的直接死亡?”

“恩,我是司徒家族的长子,我的生命连带着一个家族的命运,如果我死了,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所以我必须慎重……但我要是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完成实习任务,就必须有实力,我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了。”

“那就别用了,只要我能成功解决掉这次的这个邪灵,你依旧是我们的一员。我们是战友,我相信自己可以”这时候萧冷玉说话了。

“是啊,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没有什么的,相信我们相信冷玉吧!”陈浩轩也在一旁劝慰司徒道。

过了一会司徒也接受了这个办法,将药剂收起来,暂时不用了。

天马上就要黑了,太阳只剩下了今天最后的一点光亮和温度,黑夜即将,清凉的风吹在陈浩轩的脸上,倒是也有几分别样的舒适。但是陈浩轩总感觉吹来的不是风是一个看不见的人在抚摸自己的脸,身上一阵冷颤,陈浩轩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村口在往前的一段山路上,蹲下,从袋子里取出来下午买好的黄纸纸钱之类的东西,从兜里拿出一根红笔在黄纸上写下张灵两个字,红笔是南宫梦跟他说是对死者的尊重,而且只有用红笔写的字死者才能看见,这样方便张灵不知道你祭奠她而又出来吓唬他。

写好名字后用打火机点着了黄纸的一角,很快的火焰爬上了黄纸的大部分,陈浩轩又从袋子里将买好的纸钱拿出来烧了,嘴里念叨着张姐啊,你行行好,不要再吓我了,我把这些纸钱都烧给你,最好能保佑我完成这次实习,我一定会在给你烧得之类的话。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了陈浩轩的身体。一下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就差打个喷嚏了,可冷非也就过来一下,这显然不科学,与此同时在陈浩轩的眼前多了一个人影,陈浩轩抬头想看清楚是谁,一台头不要紧,一个女人站在他的身边,那个女人五官端正,穿着一条粗布裤子和一双布鞋,身上穿着一块花布做成的衣服,面带着微笑,柳眉杏眼樱桃小嘴,标致的五官表示着如果打扮在好一点绝对不比萧冷玉差多少,也是个回头率很高的美女,说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闭月羞花,颇有几分姿色,唯一不同的是脸色惨白的很……白的有些吓人。

“你是?”陈浩轩礼貌的问道。

“你不就是在给我烧纸么?还问我是谁?你这人怎么这么逗啊?”那个女人一天看白痴一般的表情反问道。

陈浩轩在干嘛,再给死人烧纸,那个死去之人不就是张灵,一听这人说是给她烧纸,那这个女人的身份便不用多说了,反应过来后,陈浩轩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腿颤抖,使不上一点力气了。

“你……你是张灵?”陈浩轩声音颤抖的说。

那女人慢慢的走向陈浩轩,站到了陈浩轩的身边,一股阴冷的气息拍打着陈浩轩的全身,冷汗浸湿了他的衣服,女人低下身子,将头慢慢的伸到陈浩轩的头一侧,陈浩轩的脸上一下出了一头的冷汗,不知道这女人要干什么。

“你说呢。”那女人用很是温柔的声音说道

“求……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而且我来这儿给您烧纸也……也不是故意要打扰您的生活……”声音早已经颤抖的快说不清话了。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话说你这人身上倒是有一种味道,是挺吸引我们的,让我们有一种想要为你所用亦或者杀掉你的冲动,你很危险哦!我呢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要老实告诉我,不然我不介意杀生。”

“恩恩恩,只要你能放过我,我肯定什么都说。”陈浩轩见有活下来的机会。便又变成了昨天遇见南宫梦时的嘴脸。

“第一,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第二,你来这个地方干什么,至于第三嘛就是你必须老实交代前两个问题,要是有一点隐瞒或者废话,我保证会杀了你。”

说完这几句话,张灵站直了身子,盯着陈浩轩一动不动,像一只盯着猎物的狼,不过她可比狼危险多了。

  q酷b}匠H网Q唯(一$M正D版,`!其}他i1都是盗版O{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