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浩宇从陈浩轩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直接倒头就睡了,此时手机忽然震动,因为司徒浩宇不喜欢睡觉的时候被刺耳的声音吵到,便总是在睡觉的时候将手机调成震动。此时手机震动,司徒感觉有电话进来,便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是谁大半夜的打电话,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是顾楠。

“喂,顾主管这么晚了,打电话有是什么安排么?”

电话那头立马回应道

“没什么情况,一方面是准备看你们到了没有,一方面是想跟你的血脉术的激活药剂已经制作出来了,已经派人给你们送过去,只有你一个人的,陈浩轩的血脉特殊,暂时还没有找到能觉醒他血脉术的药,得靠他自己了。就这些”

“好的,行,等药剂送过来了我给您回电话。”

“恩,对了,你们去的那个地方不干净,你要多保护陈浩轩啊,最好不要跟他分开。”

“为什么?”

“因为陈浩轩的血脉关系,血脉是稀有血脉,而且纯度快接近血统的始祖,而且龙人血脉的特点就是吸引鬼物,但是必须要有实力解决,不然是话,是的分分钟被杀的,也就是说陈浩轩其实是个炸弹,要是保护不好炸弹就没了,等炸弹里有了火药,也就是敌人的末日了。”

“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全力保护他的”

挂了电话,司徒可是睡不着了,脑海里反复着刚刚顾主管跟自己说的话,不知不觉中又睡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三人都是刚刚睡醒,陈浩轩洗漱了一下,便去找司徒浩宇和萧冷玉了,三人都收拾完毕,便走出了旅店,在村里溜达,不得不说,今天天上一片云彩都没有,万里晴空,太阳异常的燥热,就连空气中的吹的风都是热的。村里的小路七拐八拐的,一不小心就会绕迷路的。仨人在街上溜达,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找,便去了一家小超市,先在里面看了看随便买了点东西,便开始跟店主套话了。

不大一会儿便从店主的嘴里得知了离奇死人的消息,死者是村长赵老大的儿媳,是村长从一个人贩子手里买来的,村长有一个儿子,不幸的是,村长的儿子脑子有些问题,是个智障,小时候还好,但是长大了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吵着闹着要找个媳妇,赵老大没办法只好去外面找人贩子,然后从人贩子手里买下了小莉。小莉是个外人,但是就这么来到了赵家村。赵老大的老婆本来就不喜欢小莉,每天对她特别凶,听说赵老大不在家的时候,还动手打过小莉,据说是因为赵老大觉得小莉嫁给智障儿子可惜了,就偷偷地和小莉发生关系……反正一家人都对这个小莉不好,最近小莉突然自杀了,就死在后面后山前的那个湖里,听说死的时候还闹过怪事,说是尸体在水里站着,这可吓坏了村里的大部分人,不过,这两天一切正常,倒是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儿。

陈浩轩一行人结了账,走出超市,回到了旅馆,三人挤在陈浩轩那间小的可怜的房间,商量着怎么跟赵老大等人接触,如果没法接触到话,处理起来会非常难介入这件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能在邪灵害人的时候强势暴力解决。不过这样做出现的伤害太大了,而且有很多未知的后果和意外。

最后三人决定等这只邪灵第一次害人的时候就介入这件事,到时候跟赵老大说是对这方面有了解,可以帮到他,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理这件事儿了。

到了下午,司徒浩宇和萧冷玉都在房间准备,萧冷玉在思考到时候面对鬼物的对策,而司徒浩宇是因为受到了顾楠给他发过来的激活药剂,正在房间里食药呢,而这个时候陈浩轩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更}新最*/快Z上酷◇m匠":网

“蠢货,当然是去买纸钱之类的啦,这么好的出门机会,还不把握住啊!”南宫梦的声音忽然出现在陈浩轩的脑海里。

“咦,你在啊,还以为你睡觉呢!”过了这么长时间,陈浩轩都快忘了身体里还有一位呢。

“废话,我是灵体诶,总不能大白天的就用法力跟你对话吧,太阳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危险的好么?”

“哦哦,对,那我现在就去买黄纸和纸钱。”

“恩,小弟弟,你可要赶快哦,天一黑就要烧了,不然到了晚上那只小贱人和张姐是不会放过你的。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我们这些灵体不管是好的坏的看到你,总感觉你身上有一种吸引我们的味道。”

“是么,你是说我们晚上会遇到那个女鬼?那就是说你知道今晚有事儿要做咯?”

“不确定,不过应该是,今天不是那就是明天,反正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那几天她吸收了许多的月阴之力怨气大涨,既然是怨鬼,能力足够强了,当然就要出来报仇了。”

“你说的有道理。”

“什么我说的有道理,你能否快一点,真墨迹,太阳可是快下山了,小心晚上两只鬼一起找你,真到了那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哦哦,好的,我马上去”说话的同时陈浩轩赶忙床上外套,蹬上那双已经满是土的鞋出门了,在村子里绕了几圈终于找见一家不大的殡仪馆,进去买了点黄纸,纸钱和一下纸做的用品,他想的是把那个什么张灵祭奠好了,或许张灵还能帮他一起对付这女鬼呢,他们的压力也就少一点。

买好东西回到了旅馆,准备看看司徒浩宇怎么样了,敲了敲萧冷玉的门,跟萧冷玉说明了来意,两人一起去了司徒的房间,房间门没有反锁,两人直接推门进去了,进入房间,这个房间比陈浩轩的那间稍微大一些,但其实没大多数,只是人性化的多了一把椅子。显得大一些。只见司徒浩宇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手里的一张纸看着,而桌子上静静的躺着一个试管,里面呈现血红色的颜色。

“怎么了司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