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凌入定了几个小时,感觉到体内灵力十分饱满,而且精纯,不由得有些兴奋!

  绝佳之地修炼起来果然事半功倍,而且因为有了含沙草叶片,体内灵力已经没有杂气,精纯非常!

  一步步从泥潭起来,总算是有所收获,便没有什么打算继续深入犯险寻求机遇了。想着在四周闲逛一番,熟悉熟悉蛮荒之地周边环境。

  ……

  一行人行走在蛮荒之地某一处山林之中。

  “四师兄,此番下界,宗门真的就只是让我们替地凡界除去一些险兽以及自身历练一番吗?”一位瘦小青年问道。

  “自然并非如此,那些地凡界的蝼蚁,他们怎会放在心上!”另一位黑衣青年不屑的说道。

  “那是因为……?”

  “地凡界上基本上都存在天上天中那些大小宗门的分支,小势力!而我宗门收到地凡界分支的消息,地凡界荒蛮之地发现有变异灵兽,非同一般!”黑衣青年侃侃而谈,“要知道,变异灵兽可是稀罕之物!潜价值不可估量!”

  “原来如此!”瘦小青年点点头。

  “哼,不过!此番下凡,可不是只有我千秋宗!玲珑阁也有人下来!”黑衣青年冷哼一声。

  “她们也知道了!”瘦小青年惊讶起来,玲珑阁比起千秋宗可丝是毫不弱!

  “或许,她们另有他事,只不过凑巧罢了!”黑衣青年并未太在意。

  ……

  山林之中另一处,几位女子同样四处探查着什么,每一位女子都是上佳姿色,放眼俞阳城,都是祸国殃民的容貌!

  “叶师姐,宗门说地凡界有奇灵药草,这事是不是真的?地凡界可是连方灵药草都极其缺乏的,怎么可能出现奇灵药!”一女子不解地问道。

  “天地之间,万物变化无常,地凡界或许比起天上天差了很多,却并不能说明它不能产生异种灵药。”青衣女子淡淡说道。

  )更@o新最$@快U上'酷匠9J网

  “天上天虽然有极多异种灵药,不过竞争太过激烈,未必就能落入我玲珑阁!”另一位红衣女子接着说道。

  “嗯!”青衣女子看了红衣女子一眼,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阁上嘱咐说到千秋宗也派人下凡,要我们小心,莫非他们也发现了奇灵药?”

  “此事难言!玲珑阁与千秋宗在地凡界的势力相聚不远!或许他们也收到消息,但也有可能是碰巧罢了!”青衣女子心如止水般平静,仿佛任何事情也不能让她脸上产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其他女子倒是习惯了她冷傲的性格,整个玲珑阁的人都明白,她的身份不一般,即便是玲珑阁高层,对她也得认真对待,其真正的身份,只有玲珑阁高层才知道。

  ……

  墨天凌漫无目的地走动着,一些特殊不同的地方他直接选择性的绕过,毕竟地殊则险,虽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他是惜命之人,所以他从不会去自找苦吃,从不喜欢躺浑水!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喜欢作看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操他奶奶!

  ……

  “嗷呜!嗷呜!”

  “吼吼!吼吼!”

  两道巨响的声音从山林之中传了出来,引起一阵骚动,荒蛮之地周边一角出现了许多凶兽的逃窜,甚至有着部分低阶灵兽!

  “什么情况!这声音!是强大灵兽么!”墨天凌小心翼翼地藏着,看着时不时冒出来的一些凶兽,不敢轻举妄动,一两只凶兽,如今的他还能应付过来,数只,数十只,他看着头皮就发麻!所幸,那些凶兽有少许发现了他,并未理会,而是向外跑开了!

  ……

  “狼啸,虎吼!这灵气波动,起码是高阶灵兽!而且,那是挑战的兽声!”黑衣青年一听声音,立马猜出来了情况的七八分,天上天的人,大多数经过了太多生存历练,对此,也是颇有经验!

  灵兽叫出来的声音一般是为三种,第一种是怒声,有人冒犯了它,或者侵入它地盘,灵兽便会发出怒声警告。

  第二种是战斗之音,打斗中发出叫声,震威,涨气势之用!

  第三种是求救之声,一些灵兽对敌不过,呼唤同伴救援。

  “走!跟上去瞧瞧!”黑衣青年对其他四人说到。

  “两头高阶灵兽!四师兄,只怕我们……”一青年欲言又止。

  “哼,怕什么!你们四人好歹也是入了灵沌境,而我已经灵沌境后期,虽然并不是高阶灵兽的对手,保住性命却不是难事,更何况我带有长老赐的虚竭镜!”

  四人一想,确实不用担心什么,而且高阶灵兽的战斗,看了也是有所受益,万一再来个渔翁之利,收获也是不小了!

  ……

  “叶师姐,那声音……”一女子惊讶。

  “高阶灵兽在挑战,不知为何”青衣女子也是从兽音中的灵气波动看出了一些情况。

  本来同阶灵兽之间各自有各自的领地,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除非有利益冲突,才会出现打斗!

  “去看看,或许跟奇灵药有关系!”青衣女子说到,尽管她也是处于灵沌境后期,却并未有任何担心,显然如同黑衣青年一般,有着一些隐藏手段与保命之法!

  其他四女点点头,对于这位叶师姐,竟是十分信任!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