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红染,赤阳初升,暖光四散,含影四方,那场大雨过后,十年一晃而过。

  “天凌,赶紧起来开店门!”声音轻柔,令人听起来一阵舒畅,少年听到了不做理会,一头钻进被窝里,继续自己的美梦!

  “天凌!去-开-店-门!”尖锐的声音仿佛穿透一切障碍,携带着暴怒的气息,准确的穿入被窝中少年耳里。

  少年猛地一立而起,赶紧穿衣走出房间,这仿佛成为了一种习惯,如果还不起床,那后果滋味让少年不敢去承受。

  “大娘,二娘,早!”天凌挠着蓬乱的头发问候一声,便走向大门。

  “咦,已经开了啊!”发现店门早已打开,少年颇为不悦,心想就不能让人多睡一会么!

  湘云阁是座茶楼,清早生意并不是很多。一开始只有唐心艳一人经营,后面收留了遭受不幸的柳云碧,二人关系如同亲生姐妹,又于十年前,捡到墨天凌,看待自己孩子一般,将他抚养成人。

  三人关系生来毫无关联,如今却是将彼此看做最亲之人!

  “麻烦给我上壶茶,”一道如同天籁之声传来,一位一袭白衣,面隔轻纱清晰出尘的倩影走进店中,玉步婷婷的落在偏窗处一张桌上。

  “好…好,请…稍等”天凌看着眼前女子,有种被惊艳的感觉,尽管隔着面纱,却丝毫掩盖不了是一位美人的事实。

  “茶来了,请慢喝”天凌将壶茶放到桌上,眼睛却从未离开过眼前之人。

  十岁的天凌不算小,也已经产生了那种懵懂无知的感觉,更何况遇到这种惊为天人的美丽女子。

  “哼!居然让她给跑了,想来没跑远,老子就不信,翻遍整个俞阳城找不出她来!”一位粗犷大汉带着数十位跟班走进茶馆,分别坐在几张桌上。

  “小二,上茶!”大汉声音如雷,天凌年纪虽小,却十分平静地将茶送到桌上,并没因为那凶神恶煞的脸,奔雷一样的声音吓到。

  “小娃娃不错,这般年纪就不知所畏!”大汉望着天凌笑到,似赞似讽。

  “大人气势如虹,晚辈心存畏惧,但大人应该不是欺负弱小之人,晚辈也就不担心大人对晚辈怎么样了。”天凌面带微笑,淡淡说到,夸了大汉一番,降低了自己身份。

  \I看s正版nS章节上酷匠_$网z

  “说得在理,我也不会欺负你这小娃娃,哈哈!”说完,大汉拿出一锭银子丢给了天凌。

  “多谢大人!”天凌轻微鞠躬,接下银子慢慢走开。

  在唐心艳多年的教导之下,为人处世,天凌远胜常人。

  在这期间,白衣女子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他们对谈,突然,她放下银两在桌上,起身离开了。

  天凌默不作声的跟了过去,至于为何会跟过去,大概是为了一睹芳容吧…

  ……

  白衣女子越走越快,天凌只得跑步跟上,突然白衣女子消失在一条无人的小巷里,天凌跑了进去,发现人已不见,接着感觉后脑一股寒气逼人,转过头一看,一柄宝剑直指着他。

  “说吧,为何跟着我?”白衣女子神色漠然,手中的剑指着天凌不敢有丝毫放松。

  “这位姐姐,我没有恶意。”天凌心里有些慌张。

  “那你跟着我做什么?”白衣女子冷冷说到,虽然时刻散发着一股寒气,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动人之处。

  “这个……”天凌头皮发麻,当时并没多想就跟了上来……难不成说因为想看看你面纱下的真容?

  “你走吧!”白衣女子知道这个少年不是她的敌人,对她并没恶意,便收回了宝剑,冷冷说道。

  “哦!”天凌颇为失望的缓步离开,一步一回头,心里就觉得没认识她感觉很不甘心一般。

  “哈哈哈哈!小贱人,你跑不掉了吧!”熟悉的粗犷声传来,却见一群大汉将白衣女子包围着,手上各自拿着武器。

  “哟,小娃娃也在,你跟她什么关系?”大汉笑着说到。

  “大人,我跟她没关系,我是来看热闹的。”天凌露出一丝苦笑,不知不觉卷进来这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事。

  “哼!”白衣女子轻哼一声,玉手紧握宝剑,时刻准备着动手。

  “给我上,等会再处理这小子,”大汉大喝一声,手持大刀一马当先的劈了过去。紧接着,一群人纷纷举刀迎上前去。

  “不自量力!”白衣女子轻身一跃,躲过了他们的攻击,一剑刺前,一位大汉便被刺中大伤而退。

  面对众人强攻,白衣女子处乱不惊,如同天外飞仙一般挥散满天剑雨,每每一时半刻,便有人倒下。

  突然,一缕黄衫飞过,一位翩翩公子缓缓降落于地上,手持华扇,风度优雅。

  “青栀,别抵抗了,你家族衰落,跟了我,你还能好过!也有机会一起上天上天!”黄衣青年露出和沐春风般笑意。

  白衣女子并未理会青年,反而眼中尽是深深的恨意。突然起身一跃,宝剑剑指青年。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青年倒显得淡定入常,攻击到来那一刻,一折画扇云淡风轻地挡了下来,随后画扇一转,数枚银针反射过去。

  “小心!”天凌忍不住大喊一声。

  白衣女子立即收剑护着自身,其实,不用提醒,她就已经反应过来。那些银针已经被宝剑尽数挡下。

  “哦?”黄衣青年被天凌大喊声引起了注意,看向了天凌,一眼略过,丝毫不在意的画扇一偏,于是重新盯着白衣女子。在他认为,天凌已经是必死之人!

  天凌看着几枚银针向自己飞来,却不知道如何抵挡,麻木地站着原地不动,没有经过任何打斗的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白衣女子眉头一皱,飞到天凌身旁,挥剑挡下了那些银针。

  “嘿嘿,你果然还是这样!”黄衣青年大笑起来,笑得让人心中不安。

  “噗,”白衣女子突然口吐黑血,身体向后仰倒,天凌立马扶住眼前的倩影,白衣女子手伸向自己的后肩处,拔出一枚银针,伤口处冒出黑色血液,“尾随针?”

  “没错!只是上面还涂了点东西,没我解药你必死无疑,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黄衣青年哈哈大笑。

  “卑鄙小人!”天凌双目瞪着黄衣青年,已经是恨到极点,双手扶住白衣女子,心中对自己也是暗恨,不但没帮上忙,反而因自己而被暗算。

  “苏家已经灭了,你若跟我,也算存留了苏家唯一血脉!”黄衣青年无视了天凌的谩骂,对白衣女子说到。

  “苏青栀吗?真是好听的名字!”天凌望着眼前佳人想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