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下午,李一峰摁响了林瑞在南京绿景苑家的门铃。他从美国GM总部学习回来快半年了,这次回家探望父母,特意来看看林瑞。

  过了好一会儿,林瑞才一身酒气地打开了大门。“哇!终于回来了!一峰!”他兴奋地笑着,热情地拍拍他的肩膀,“美国怎么样?快说说。来,屋里坐,看球!”

  一峰走进了客厅,屋里凌乱不堪。电视机里放着NBA联赛,电视机柜上放了两个他参加武术散打比赛得的奖杯,奖杯显然已经成了两只烟灰缸。电视机柜上还歪斜着放了几个像是他公司新开发的电子产品。三人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好几只啤酒瓶、几盒香烟、满得溢出来的烟灰缸、一盒打包的烤鸭、烧肉,还有一篮子红富士苹果,有几只已经在发着腐烂的味道,茶几边上还放了一整箱啤酒。一屋子的酒味儿夹杂着烟味儿在空气中发酵着。这个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垃圾桶,也许跟林瑞的心态是一致的。

  “咳咳咳——”一峰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一峰,你随便。这个狗窝就是你的家了,你要吃什么、喝什么,我冰箱里什么都有。另外,还有茶和水果。我请的阿姨明天才来打扫,今天就只能先将就着了。”林瑞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沙发里。他头发乱蓬蓬的,两眼冒着血丝,像是个为了看垃圾桶一夜未眠的流浪汉,“哦,好球!”他大大咧咧地拿起酒瓶,咕咚了几大口,兴奋地盯着电视机,好像把李一峰的到来已经给忘记了。

  一峰换了拖鞋,放下手中的包。自己走进厨房。厨房间的水槽里,吃剩的盘子都堆成了小山。台面上,塑料袋、便当盒子、一次性的筷子、塑料勺子,散得到处都是。一峰叹了口气,林瑞原来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东西都放得井井有条。他卷起衣袖,收拾了起来,捞起水槽里的盘子,很快洗干净了,擦好、放进碗柜。他一摸开水壶,里面是空的。他接了一壶水,插上电源,等着水开。自己则打开壁橱,找到一只玻璃杯和几罐茶叶。倒茶叶的时候,他不由地想起快毕业的时候,他带着张丽颖来找林瑞和安兰吃火锅。当时,这个家,窗明几净,电视机柜上只摆着一盆安兰喜欢的胡姬花。林瑞一副男主人的模样,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还兴致勃勃地告诉大家:今年九月份,他就要跟安兰结婚了!当时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

  “一峰,你该叫她表嫂了。”林瑞坐在热腾腾的火锅面前,端着一杯冰啤酒,兴高采烈地说,“9月份,我们就要结婚了。”林瑞说。

  “9月份就结婚?”坐在他身旁的安兰倒一脸的诧异,低声问林瑞,“我怎么不知道?”

  “我本来还想在7月份呢。怎么你嫌晚?要不,我们下个星期一就去登记吧?没说在校大学生不可以结婚的吧。”林瑞似乎醉了,边摇着身子边冲着安兰傻乎乎地笑着说。他那表情好像是个要糖吃的三岁孩子。

  “我……”安兰有些不知所措,瞥了林瑞一眼。婚期这样大的事,他居然当着别人的面告诉自己。“我去一下厨房。”

  “安兰。”一峰手里拿着一只空杯子走进了厨房,“你别怪他。他实在很想早点跟你安顿下来。我想,每一天的等待对他来说都是个煎熬。”

  安兰回头冲他苦笑了一下,“就你光为他说好话。我帮你吧,你喜欢饮料还是茶?”

  “茶吧。”一峰把杯子递给安兰,在背后默默地注视着她。她天生栗色的卷发,松松地绑在脑后,衬着白皙的皮肤。她的白皙脖颈有种诱人的魅力……

  “我猜,你会喜欢茶。这里有龙井、碧螺春、红茶、茅山绿茶。你喜欢哪个?”安兰取出四只茶叶罐,问他。

  iA看:Q正版k#章节上C/酷匠网

  “你说呢?猜猜?”一峰不假思索地说。

  安兰一愣,转头望着他。与他忧郁的目光相视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碰到李一峰时,与他那相视一笑的约定。她总觉得自己与一峰之间有一种不可言状的默契,似乎有一种东西,只有他才可以理解自己。但现在,她就快成为他的表嫂了。是机缘弄人吗?安兰微微叹了口气,拿起了茅山绿茶,倒入热水,把杯子递给一峰。

  “我只喜欢这些看似无名的茶。浓烈、苦涩,就像人生万物一样。有的东西,只能观望,奢求不到。”一峰端起杯子,转身就走进了客厅。

  他的话让安兰呆了半天。安兰望着窗外晚春的黄昏,想到第一次遇见李一峰的情景。

  一峰第一次遇到安兰是在她上大二的时候,在N大鼓楼校区的大学礼堂,举办了一场大学生联合汇演。安兰受同学候亚坤的邀请,一起演出一段电影《叶塞尼亚》的对白。当时,一峰跟林瑞都去观看了演出,一峰还上台弹唱了一曲。他清楚地记得安兰的精彩演出还获得一个鼓励奖。

  演出结束后,李一峰看到安兰站在校门口等校车回浦口分校,他犹豫了片刻走了上去,而林瑞在一旁的垃圾桶边抽烟。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绣花的长袖丝绒上衣,黑红白相间的斜纹长裙,身材婀娜、温婉美丽。他想起《红楼梦》里的——“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安兰正四处张望着,飞扬的风中蕴着群花的芬芳,这个具百年历史的学府到处洋溢着浓郁的人文气息、郁郁葱葱的林荫道、整齐的草坪,园圃中娇艳的花朵在喧闹争妍。比起老校区,浦口分校里则显得空旷荒凉了许多。划一的混凝土校舍,干净整洁的校园,可以清楚地看到宿舍楼后面的几个小土丘,偶尔几只山鹰会炫耀般地盘旋在校园的上空,让人觉得那是远离喧嚣都市的一片净土,但美中不足的是少了郁郁葱葱的绿荫。路边那几株枝丫幼细的小树,腼腆地站在春风中,羞涩地摆弄着自己零落的树叶,欲语还羞般。

  想到这儿,安兰不禁憧憬着即将搬到老校区来生活学习的日子。

  “请问,你是安兰同学吗?”有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在背后叫她。

  安兰转过身,是位戴眼镜的男生,瘦高个子,手里还拿着把吉他。他的面色有些苍白,英俊瘦削的面庞,留着一头长发。安兰一看到他,就想到了“风流才子”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好像就是专门为这位男生定制似的。她不知为什么有种想笑的冲动,她忍住了,点头答道“是”。

  “我是电子系一年级的研究生,我叫李一峰。”他大方地自我介绍道。在台下,就特别留意了她的名字,安兰——她的名字好特别。

  “哦,”安兰尴尬地抿了一下嘴唇,自言自语道,“我……不认识你。”

  “哦,对……你表演得真好!所以,想,想跟你交个朋友,你是管理系的吧?刚才看到节目单上有你的名字。你们9月份就要搬回老校区了,是吗?”李一峰赶紧说,他注意到她拘谨地盯着地上的小草。

  “嗯。”一想到要搬宿舍,安兰就觉得头痛。可是由眼前这位素未谋面的风流才子问出来,感觉有点奇怪。安兰低下头,不知该再说些什么。转眼瞅见了他手里的吉他,忽然想起来,这个李一峰也在台上演奏了一段自弹自唱,大有歌星的范儿。安兰脱口而出道:“你唱得很好,我还以为是哪位特邀歌星呢!”

  “假如你喜欢的话,我现在就为你弹一首。”风吹起了李一峰的长发,他瘦削的面庞上带有一种才华横溢而又孤芳自赏的韵味,安兰蹙着眉尖看着他,不由地发了会儿发呆。

  听到李一峰真的弹拨了一下吉他,她连忙冲他摆摆手,轻声说:“不,不了。改次再弹吧。”心里暗想,他要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就唱起来,不是要羞死人了?

  “好,那就……改次吧。你喜欢老校区吗?还是觉得新校区比较好?”李一峰一时找不到话说,只好随口问道。

  “我更喜欢老校区。”安兰望着草木蓊蕤,百花齐放的校园。“特别喜欢这里的梧桐树。坚挺的枝干,却能盛开出浪漫芬芳的花朵。阳刚之中,不失娇柔,坚韧中蕴含着妩媚。”

  “是啊。”李一峰点点头,会意地说着,“每天从这梧桐树荫下走过,却很少去注意它。也许我们总是忽略身边最熟悉的东西吧。人总是在不停地追求得不到的东西,不管它有多遥不可及。”

  “你这么说倒像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佛家偕语了。我不懂佛理,只知道,心境的平和与浮躁的区别也许就在于我们能不能发现周围的美并珍惜它吧!”安兰若有所思地说。

  一峰仔细地端详着她,“我也不懂佛理。觉得心就该是一面镜子,静如水面,就会映射出各种的美好!其实,我们周围就有各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只是,我们有没有去发现。”

  说完了,他们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那一刻,让他们彼此觉得自己跟对方已然有了一个心灵的约定。一峰告诉自己,等九月份开学了,一定要去找她!

  可是,暑假快结束的时候,他父亲就因胆结石住院了。开学了,他就医院学校两头跑。后来,疲劳加焦虑,他得了阑尾炎开倒。三个月后,等他折腾够了回到学校。第一天在食堂,就看到林瑞跟安兰坐在一起吃饭,两个人已经是一对情侣了。而林瑞,则是他从小玩到大的表兄,他们住在同一个宿舍,在同一个系读研究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