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别,告诉你,就告诉你吧!”小倩心里暗自骂着:好好的,喝什么酒呀!她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想找个幌子,最后想了想:算了,坦白了,不就得了吗?费那劲儿,干啥呀?她冲安兰摆摆手,“行!我说——我不止见过他,他还托我给你送了生日蛋糕、生日礼物……就连上星期我们去吃的川菜,其实也是他请的客。”小倩越说声音越低,她偷瞄了安兰一眼。

  “什么?你为什么瞒着我?”安兰真生气了。

  “这不,他叫我发誓不能说嘛。他说,万一你要知道了,你说不定就会搬走的。我憋死了,这大半年,我看到你就得演戏。我多不容易呀。我演技也不太差吧。”小倩腆着笑脸,伸手推推她的胳膊肘,说:“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说是吧?成人之美,是五讲四美之一嘛。”

  “你怎么认识他的?!”安兰扭过头想了一会儿,决定把事情弄清楚。

  “好。好!你千万别生气,生气脸上会有皱纹的,显老。我坦白交代!那次,你下班回家,拎着菜,我打老远看到你,就想追上来。后来,我看到个男的,他在弄堂拐角的地方就跟着你了。我以为是色狼,心想这年月色狼还忒多哈。还很担心的,不是吗?咱们年轻貌美的,对吧?谁知道,他到了我们楼梯口,就停下来了。等他回过头,我一看,我靠!现在的色狼都长得这么极品呀,风度翩翩、仪表不凡!我可能还对他笑了笑,你知道我的,我见了帅哥,我的面部肌肉就有点不受本人控制了!他就径直走上前问我:你是小倩吧?我当时还特得意!我小倩,美名远扬了。居然有这样的仪表堂堂的人物认识我——小倩!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倒霉到现在,也没认识几棵像样的青葱。这人难不成就是你说的那个啥初恋——林瑞?后来他很大方地说,他叫林瑞。哦,我才明白!唉,多少有点失望。他就请我去拐角的那家咖啡厅聊了一会儿。就这样,我们就认识了。”小倩耸耸肩。“你要骂我也行,我是不该瞒着你。但,我也没做错什么,是吧?”

  “你有他的电话,是吗?给我,我马上打给他,叫他永远滚出我的生活!”安兰说着,转身就要回宿舍拿电话。

  “别别,我最最最亲爱的姐妹!我发了誓的。他还帮我拉了个大客户,我才刚刚升的职,加薪2000多块呢。你这样,我,我,我不是里外不是人嘛?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再不行,俄给你跪下了。好不好?再说,他就只是送了点东西,给了我几张餐券。又没说,让我半夜把他放进来,把你怎么怎么了……”小倩死皮赖脸地说。

  “什么你还想半夜把他放进来?”安兰的脑子嗡的一下。“我马上搬走……”

  “哎呀,我说什么呢?我这不是在瞎说嘛,他也不是那种人呐!我求你了,安兰,求求你了。你就当作不知道,好吗?”小倩急得揽着安兰的肩膀。“他真的没恶意。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吗?而且,说实话,我挺喜欢他的,挺希望能看到他的。每次跟他说你的事,我看着他,我都呆了。成熟、稳重,又专情,还那么帅!唉,这种男人要修行几辈子才摊得上呀。”

  最新e6章/节$z上$酷{◇匠网

  “你慢慢去喜欢他吧!”安兰坐回了椅子,面对着一桌子的菜,她都气饱了。半天,才对还在做梦的小倩说,“你告诉他,以后别再送东西给我了!另外,我再发现他在附近出现的话,我真搬走!甚至离开上海!”

  “啊?”小倩叹了口气,“你这又何必呢?让他就在附近游荡吧。他又没来打搅你。人家默默地,默默地关心你,都不成吗?都这么没声息,都不让啊?这些都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你何必这么计较呢?真搞不懂你,你怎么这么怪呢?”

  “计较?”安兰忍着眼里的泪水,心里的那道伤疤又开始滴血了。她端起葡萄酒杯,晃了晃里面琥珀色的液体,仰脖一饮而尽,“咚”一声,把酒杯狠狠地撂到桌上。“计较?我已经遍体鳞伤了。我爱他,甚过爱我自己!但,我发现自己只是个爱情的傻瓜。我无法接受一个曾经骗过我的人,我无法原谅他!一想到他随时都可能再伤害我,再欺骗我……我不是计较,我是没法适应!”安兰又倒了一杯酒。“这酒苦涩。有个人跟我讲,爱情、人生都是这样苦涩。他说得真好!”安兰举着空酒杯,透过玻璃杯,她看到了李一峰站在那里,他长发飘逸,站在母校的林荫大道旁,手持着一把吉他。“当初,我要没遇到他,该多好……”她说着,放声哭了起来。

  “唉……苦涩?依我看,爱情就是毒药。我的初恋,大学一毕业,为了份好工作,就跟我拜拜了。娶了一位高干的女儿。什么是爱情?顶个屁用!事业发达,自然万事顺心,宏图万丈!不过,又有几个人能像你的林瑞那样?还这么恋旧情。要我,才不管他背叛不背叛,爱我就足够了。实在他惹是生非,就给他咔嚓一下,剪了,他不就永远是自己的了吗?哈哈哈……”小倩喝地东倒西歪的,满嘴胡话。

  “行,你就胡扯吧。”安兰用餐巾纸摸了把眼泪,白了她一眼。“来喝点汤,别光喝酒。”她帮小倩盛了一碗腌笃鲜。

  “我,小倩,我了解你的,安兰。你这个人呢,纯情!真是这个世上唯一一颗为爱情而活着的红豆。其实呀,感情这种事,真跟买彩票也差不多,真碰上个两情相悦又家境不错的,那可是抽到大奖了。要是我,管他这么多,结了婚再说。其实我觉得,你真得给人家个机会。对吗?否则,你一辈子、一辈子都后悔。人家说的,旁观者清。我看你都痛苦的不成样儿了,何苦呢?”小倩通红着脸,举着酒杯傻笑,“你不要,就推荐给我吧。我觉得我都爱上了你家林瑞了。希望,下星期,他再来找我,说说你的事……就算只是说说话,我都快按捺不住地想去亲他一口了。多好的男人呐!”

  安兰举着酒杯苦笑了,说,“你的事,我管不着。你爱做什么是你的事。”

  “我的宗旨跟别人的都不一样。我告诉你吧,这,这可是我的天大的秘密,我打算结婚前,就多交,多交他几个男朋友,不枉我这美妙青春,大好年华!结婚后,我甘愿,甘当黄脸婆。你知道,在日本都是这样的,年轻就多找几个,去试婚,结婚后,在家做小女人,多好呀。”小倩没心没肺地说,“不过,我看你,肯定是纯情到底,守身如玉!纯!好!极品!”小倩竖着大拇指,东倒西歪的。

  “我跟你不一样。我没办法强迫自己,对于我不喜欢的人,我连看一眼都嫌烦。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没法勉强自己。我觉得,我这辈子真嫁不出去了。还极品,到最后,也就是件祭品吧!”安兰说着,眼泪又流出来了。酒这东西到心里就是面哈哈镜,什么心事一照,它就给你夸大十几倍,几十倍,直到你心里装不下,兜不住,一定要把它倒出来。

  “干嘛呀?大美人。别自暴自弃呀。你瞧瞧你。要模样有模样、要气质有气质,要厨艺有厨艺。是不是太多人追求,挑花眼了?告诉你,每个男人都有优点的,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放下你那个初恋情人不谈,难道现在还没人追求你?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小倩说完,摇摇晃晃地走到旁边的一个脱了色的双人布沙发上,倒头就睡着了。

  “唉,都是一堆烂桃花。”安兰看着小倩,摇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