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夜,空中飘浮着树叶烧焦的味道,寒风阵阵吹过,路边几棵大树上还寥落地挂着一些稀稀落落的叶子,树叶早已枯黄了的躯体在寒风中摇曳着、颤抖着。川流不息的大街上,车笛声、喇叭声、人们的叫喊声,编制出一个繁忙的都市周末的夜晚。从寥落干枯的树杈间望出去,月竟只露出羽毛一样的一小片,怯懦地照耀着将被寒冬彻底征服的大地。

  ki最新)/章,“节H上酷(◇匠n6网n

  转眼离开大学一年了。安兰正在备战GRE,其实她想出国的冲劲不是那么大,但,也不失为一种改变现状的选择。今天晚上她正好没课,主动提出来要下厨改善一下生活。

  安兰在厨房里忙活半天了,炒了一盘番茄鸡蛋,蒸了一条鲜嫩的鲈鱼,烧了一大盘油焖虾,煮了一锅咸肉青菜豆腐汤。她喜欢烹饪,看着自己烧出来的一盘盘青绿红黄、煎煮烹炸的菜肴,她就特别满足,她觉得厨房天生就是女人的地盘。仔细地用水清洗、紧密地用刀细切、快炒慢炖,光洁的餐具、清亮的厨房,无一不是女性特质的一种延伸和诠释。他也最爱吃自己烧的菜,每次看着一桌子的佳肴,他都赞不绝口!还说最爱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的模样,觉得特别有家的感觉!哎,该忘了的却总是忘不了!一想到这儿,她就觉得心里隐隐作痛。

  “小倩,我好了,可以盛饭了!”安兰一边解着围裙,一边朝里屋喊道。小倩,安兰的室友,租房子的时候认识的,来自东北,高个子、丹凤眼、齐肩长发,在上海的一家IT公司上班,常在家赶工忙活到半夜。

  “哇,大厨出动,就是不一样!今天,我可要大开杀戒,大饱口福了。怎么样,咱们姐妹也来杯小酒庆祝一下!”小倩说着,踩了张小凳子从厨房的壁橱顶上捞出一瓶长城干红。“我们的小日子也挺红火的吧?”

  “我还得谢谢你呢。上星期,你不还请我吃渝川大餐吗?”安兰忙着摆碗筷。上个星期水槽堵了,两个人在厨房忙着清理积水,弄到最后,饿得不行了。等疏通管道的走了,小倩提出来要请安兰吃大餐。

  “哦,你还记得呀。你再说,我要不好意思了……”小倩说着,咧着大嘴偷偷笑了笑,其实,客不是她请的。

  她们开了一盏红色的壁灯,简陋狭仄的小客厅,陡然有了点浪漫温馨的气氛,两人面对面坐在饭桌两旁。

  “真是色香味俱全!”小倩最喜欢吃虾,她伸手捞起一只大虾,放到嘴里,使劲儿地吮着。“你的厨艺赶地上餐馆的大厨了。我真有口服!给我多倒点,冲这一桌子好菜。”小倩舔着手指,“唉,我觉得,这天底下的男人都瞎了眼了。这么漂亮、厨艺高超的女孩,居然还没男朋友。这都什么世道呀?黑白颠倒,恶人当道。”

  “瞧你说的。像你这么才华横溢,月入不菲的独立女性,不也待字闺中?”安兰放下酒瓶、执起筷子,瞥了小倩一眼。小倩又开始哪壶不开,专提哪壶。

  “安兰,说句老实话,我知道你不爱听。但,我也要讲,假如我是你,我就回去找你那个初恋林瑞。现在的男人哪有这么宠女生的,说要玫瑰,就送几百支。你这爱情故事,得羡慕死多少单身女性,我就是其中之一。”小倩喝了一大口葡萄酒,咋了一下嘴,仰起下巴回味了一把。哇,酒,晕眩美妙!执起酒瓶,又给自己满上。

  “既然你喜欢,就送你了。下次别再跟我提他的事了。别再跟我提他的名字!”安兰恨恨地说,她最忌讳说林瑞的事。那是她心里的坎儿,她过不去,也忘不掉!他始终在她的脑海里盘旋着,白天在,夜晚在梦里,更是逃也逃不掉。

  “哎,可惜了,那么帅,还不远千里地探望……让我,就幸福死了。”小倩口齿有点含糊了。

  “什么不远千里地来探望?那么帅!你见过他?”安兰放下筷子死死地盯着正剥着虾皮的小倩。

  小倩心里喊着:“坏了!说漏嘴了!”酒倒吓醒了一半。她连忙抬起头,嬉皮笑脸地说:“没,我这,这不是听过你的爱情故事,直觉告诉我,他是长得帅。”她慌不择言,连忙端起酒杯故作镇定地喝了一口。

  安兰低头盯着桌子上的菜,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略带怒气地说:“小倩,你告诉我:是不是,你见过他?我必须知道——真相!”

  小倩在酒杯后面眯着凤眼瞅着安兰,心里不停地想着对策,她傻笑了一下,“这……真没见过。我上哪儿见去?”

  “你一定见过他了!你要不说,我明天就搬走!”安兰气愤地脸都红了,她狠狠地瞪了小倩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