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一艘豪华无比的油轮在阳光下慢慢行驶。

  “陌如薰,你这个可恶女人,快把我的零食还我!”油轮上,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对着一个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地上的零食的漂亮女人怒吼道。

  陌如薰吃着零食用眼斜看了那男人一眼,在看到他脸上愤怒的表情时,陌如薰精致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戏谑。“小熙熙啊,你别那么小气嘛,你看,你自己胖成什么样了?我这不也是在帮你嘛,帮你消灭它们”。带着笑意动听的声音从陌如薰口中传出。

  苏流熙一听这话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老子哪里胖了?老子一点都不胖,还有,那些零食可是我用这月最后的零花钱买的,是我的,快还给我!”他哪胖了?他这么完美的身材一点都不胖好吗,一定是她眼神不好,嗯,一定是这样。

  陌如薰无视了他胖不胖的问题,边吃边说:“哎呀,咱俩还分你我啊,不是有句话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嘛,嗯,我们也应该这样,再说了,不是还有十几天就到下个月了吗?你再等个十几天,就又有钱了,到时候你就可以买一大堆零食了。所以,这点零食你就让给我吧。”

  苏流熙被气得半死。十几天?说得轻松,那还要等多久啊啊啊!”我不管,我就要吃,再说了,你不是有钱吗?你自己买去,干嘛非得抢我的啊!”

  陌如薰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钱怎么能随便花呢?当然要存起来给我养老啦!现在要是花了,以后谁养我,你啊?”说到后面还对着苏流熙翻了个白眼。

  苏流熙听着这话,也忘了要零食,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不是吧你,你,你的不打算嫁人啦!啧啧,这要让喜欢你的那些人知道一定很伤心吧!”说着还一脸的幸灾乐祸。

  陌如薰看着他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说:小熙熙啊,听说,有一位小师妹爱慕你许久了,我看她对你一往情深,又长得倾国倾城、美丽动人的,跟你非常相配,而且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如,让她嫁给你好了。”

  苏流熙脸一僵,干笑说:“嘿嘿,我错了,我什也没说,什么也没说。”开玩笑,那种女人谁敢娶,花痴女一个。

  陌如薰一边吃着薯片,笑咪咪的说:“我知道了,你是怕师父不同意对不对?没关系的,我一定会帮你的,要知道,师傅对我几乎是有求必应,我相信,我一出马,他老人家一定会同意的。”

  苏流熙听她说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姐,我错了啊!你千万别让师傅把那女人许给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讨厌啊!”

  陌如薰睨了他一眼,懒懒的开口:“不对吧,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对她挺有意思的嘛?

  “是啊是啊,貌似还追很久了呢,是吧,小熙熙。”一个长相极其妩媚的女人双手环胸坐在椅子上对着苏流熙眨了眨眼说。

  “就是啊,熙,你可是用了三个小时才追到人家的呢。”一个长得阳光帅气的男人,此刻正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苏流熙。

  “嗯,而且人家还对你非常满意!”另一个长相俊美却面无表情的男人说。

  “哦?还有这样的事啊,我都不知道唉,小熙啊,你什么审美观啊,这种女人你都追,还用了那么长时间,真是太给师傅丢老脸,太给我丢脸了,出去不要说我认识你啊!”陌如薰一脸惊奇嫌弃的说。

  噗!  苏流熙吐血,他到底认识了一群什么损友啊!那件事是几个月前,倾清刚被收入门,他本就是花花公子,看到美人,当然不会放过了,再加上那女人一副清高的样子和妩媚的脸蛋儿,就更吸引人了,本以为她有多难搞,谁知道他刚跟她见面,那女人居然看着他流口水!根本没有了之前那清高的样子,整个就一花痴。之后,那女人又做了自我介绍,做就做吧,可,谁知道她居然整整做了三个小时的自我介绍,而他竟然还整整听了她说了一堆废话三个小时!这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污点,一想起这件事,他就气得牙痒痒,而知道这件事的凤荨衣、南修乐跟夜夕冉没事就喜欢用这件事儿来刺激他。幸好当时小薰薰不在,要不然,还不被她笑话死。

  “你们,你们不拿这件事来气我会死啊?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一群损友!哼!”苏流熙气愤的吼道。

  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陌如薰看着三人的样子又看到苏流熙是真生气了,她无奈的笑了笑。:“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难得那几个老头放了我们三天假,我们还是想想下一个目标去哪儿吧!”

  看、正%版章=D节{^上1*酷匠网x

  听闻,苏流熙也不生气了,疑惑的开口问:“对了,话说那几个老头以前都不让我们出来的,就连小薰薰去求那几个老头,也都没同意呢。这次,竟然这么好心让我们出来了,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听着这话,除了陌如薰,其他几个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是啊,那几个老头从小时候开始就不让他们下山,原因也没说,再加上,那几个老头神神秘秘的,天天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整他们,而且每次都弄得他们半死不活的,所以他们不得不怀疑这次是不是又要弄出什么新花招来整他们。

  “哎呀,管他呢,那几个死老头,一点儿都不心疼我们,每次都整得我们半死不活的,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这么多整我们的怪点子,再说了,那几个老头给你们出的花招比我得轻多了好不?我都不怕,你们怕个什么劲儿。还是想想我们等下去哪儿玩儿吧。”

  苏流熙几人听言,一愣,随即都笑了。是啊,跟小薰薰比起来他们被整的都轻了不知道多少倍了。那几个老头可以说对小薰薰简直是往死里整啊,每次小薰薰被整得都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一想到这,苏流熙几个人都心疼死陌如薰了,毕竟他们五个人是从出生开始就认识了。因为他们五个人从出生就比别的孩子聪明,因为他们一出生就会说话,也有自己的思想,可他们却没有父母,他们只知道从一睁开眼看到的是他们五个人彼此,然后就是那几个老头了。这也是为什么那几个老头更宠爱陌如薰他们也不会嫉妒。

  “呜呜,小薰薰,你受苦了,那几个老头真是太过分了,每次都让你受重伤,哼!等我能打得过他们的时候,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苏流熙一脸心疼又坚定的说。

  “呵呵,那要等多久啊?就你那比乌龟还慢的修炼速度,别忘了,小薰薰是我们当中最小,但实力却是最强的一个,连她都打不过那几个老头,你觉得指望你给小薰薰报仇还有希望么?”南修乐一脸鄙视的说道。

  “你,你不打击我会死啊!”苏流熙气得跳脚。

  看着这两人吵架,其他几人都笑了。

  “对了,那…”陌如薰刚想说话,突然船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凤荨衣扶着门问。

  “下面有东西。”夜夕冉淡淡的说。

  其他几个人听了,略皱着眉。

  “冉说得不错,下面的确有东西,而且,好像有很多,不过,不知道是什么。”陌如薰拉着快要摔倒的苏流熙说。

  苏流熙站稳后,听到陌如薰这么说,似是想到了什么,哆哆嗦嗦的说:不,不会是,是鲨鱼吧?

  其他几个人一听,都愣住了。不会这么衰吧,这就遇到鲨鱼了?过了一下,船又停止摇晃了。其他几人一脸奇怪。

  咕噜噜噜—船下突然起了泡泡,还不等几人说话,船就突然爆炸了。爆炸时,几人心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靠!死老头,这次你们玩大发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某一座高山上,此刻正站着五位七八十岁的老人。

  “唉!他们走了。”其中一个老人说。

  “呜呜呜,我舍不得他们,舍不得薰儿啊,他们跟着我们生活了十九年了,突然间走了,老头子我舍不得啊!”另一个老人哭着说。

  “是啊,薰儿他们到了那儿也不知道应不应付得了那些事儿。”又一个老头说。

  站在最中间的老头看着远方,缓缓的说:“一切看那几个孩子的造化了,这都是他们的命啊!他们注定不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