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艳夕阳,渐没晓天,夜幕,就快要降临了。

  云家院门外,几道倩影嫣然站立,翘首望着远处,似在期盼着什么。

  “这天色都快黑了,云儿他怎么还没回来。”

  月洛嫣抬头张望着远处进出山脉的道路,盼望着能够看到云洛涯的身影,绝美的脸上满是慈母对外出未归的孩子的担忧。

  “姐姐,你不用担心,云儿他现在已经重新修炼了,有修为在身,不会有危险的。”叶兰香站在月洛嫣身旁,轻拍着后者的手背,口中柔声的劝慰道。

  “早先若是知道云儿他回来的这么迟,今天中午说什么也是不会让他进山的。”

  等得着急,月洛嫣此时倒是有些后悔中午的时候同意让云洛涯进山了。

  对此,叶兰香也唯有心中叹息,一边劝慰月洛嫣不要太过担忧,一边陪着其站在原地等待云洛涯归来。

  “嫣儿,都快天黑了,还不做晚饭呀?”

  (看正K版章节rA上U酷x(匠7!网

  这时,云辰与楚石自院门内走出,前者的脸色较之下午时略有好转,只是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弱。

  “云儿他还没有回来呢,你怎么有心思吃晚饭?”月洛嫣有些生气的对着云辰道。

  “哎~,我早先不是说过了么,云儿他和苏公子进山历练去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晚些肯定会回来的,你就别担心了。”云辰有些无奈道,同时心里也有些不平:往常我和小石进山的时候,咋就没见你为了等我回来,连饭都没心思做呢?真是有了儿子忘了郎啊……

  “我不管,反正今晚云儿若是不回来,我就不做饭。你要是想吃饭的话,厨房里有食材,你自己去做。”月洛嫣赌气似的说了一句,而后转过身子,竟是不再理会云辰。

  “……”

  云辰无语,用得着这么绝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夫君我,厅堂之上能文能武,厨房之内就一废物,烧出的菜根本就是炭块啊!

  无奈,云辰只得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楚石,那意思很明确:赶紧让你家媳妇做晚饭去。

  楚石会意,干咳了一声对着叶兰香开口道:“香儿,你……”

  谁知,话刚开口,叶兰香朝着楚石嗔了一眼后,便也径自转身,不再理会后者。

  见状,楚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对着云辰耸了耸肩,意思很明确:大哥,媳妇不愿意,咱也没辙了,干等着吧。

  ……

  少顷,朦胧夜幕中,缓缓走出三道身影,像是一人两兽的样子。

  位于中间的那道身影笔直修长,行走间,身体平稳的似没有一丝起伏,在其身旁两侧,各有一只体型稍大的鹿,一公一母。

  “是云哥哥!云哥哥回来了!”

  孩子的视力总是要比大人们好很多的,这不,夜幕中,那三道身影才刚露出一个轮廓,月洛嫣等人还未发现,楚兮月便是已惊呼出声,迈步小跑了出去。

  “云哥哥!”

  正行走间,忽然听到前方传来楚兮月的呼喊声,云洛涯抬头看去,只见前方朦胧夜幕中,一道娇小的身影正快步跑来。

  “月儿!”

  云洛涯不由得开口叫道。

  “云哥哥!”

  楚兮月一边跑着,口中一边叫着,很快便是来到了云洛涯的身前,眼看着再有几步距离后便是能一把扑进后者的怀里,就在这时,那两只青绒鹿忽然上前,挡在了云洛涯的面前,面露不善的对着楚兮月嘶叫着。

  “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将楚兮月吓得不轻,口中惊叫一声,身子也是跌倒在了地上。

  “月儿!”

  云洛涯见状,忙快步上前,将楚兮月扶起,口中关切的问道:“月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云哥哥,我没事。”

  楚兮月紧紧地抓着云洛涯的手,摇了摇头,而后又有些害怕的看了眼两只青绒鹿,对着云洛涯小声问道:“云哥哥,它们两个是魔兽吗?”

  “嗯。”

  云洛涯点了点头,道:“月儿,不用怕,它们已经被我收服了,不会伤害你的。而且它们虽然是魔兽,但却是食素的,性格温顺,不会轻易伤害人。来,你摸摸看。”

  说着,云洛涯伸手握住楚兮月的手腕,将她的手放到青绒母鹿的头上,并轻轻的抚摸着。

  似是知道楚兮月不是坏人,不会伤害到云洛涯一般,青绒母鹿也放松了警惕,微微低下了头,任由前者抚摸,而通过抚摸,感受到青绒母鹿身上的毛发的柔软舒畅,楚兮月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惊喜之色,心中对两只青绒鹿的畏惧也是渐渐变淡。

  “云儿,这两只青绒鹿……”

  这时,云辰等人也快步走了过来,见此情景,皆是满脸惊讶,楚石更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在山里遇到点机缘,侥幸有些收获。爹,娘,我们先回家吧,边走边说。”

  云洛涯招呼了下两只青绒鹿,众人一起向着云洛涯家走去。

  路上云洛涯简单的说了在下山脉里发生的事情,以及两只青绒鹿的来历,让云辰等人了解了一个大概。

  到了家里后,月洛嫣和叶兰香去厨房开始做晚饭,云辰和楚石则是坐在槐树下的石桌旁,听着云洛涯细致的说着事情的经过,楚兮月亦是围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偶尔偏过头偷偷打量着两只青绒鹿,眼神中充满了喜爱之色。

  云洛涯将下午在山脉里的事情详细的说与云辰和楚石听,不过却是将最后抢夺水叶灵花的过程和结果稍加改动,只说苏雨泽身手不凡,抢夺了水叶灵花,并赠与自己,将自己借助魔皇的力量冠绝全场的事情掩盖了过去,令得云辰和楚石大赞苏雨泽仁义大方,真乃青年俊杰。

  事情讲诉完后,云洛涯将储物戒指里的沙莲取出,交予云辰和楚石,随后又取出水叶灵花,仿照魔皇的做法,摘下一片水灵叶尝试治疗云辰的伤,结果疗效非凡,后者体内的伤势瞬间恢复了七八成。云辰和楚石因此大喜,晚饭时开怀畅饮,频频举杯,不必多说。

  至于那两只青绒鹿,得知它们已经被云洛涯收为灵宠,再加上了解它们的习性,知道它们性温和,喜食素,不喜斗,云辰便放心的将它们暂时养在了院子里的溪水旁,做看家护院之用。

  皓月当空,群星闪耀,满是银纱的大地,万籁俱寂,唯有夜风拂过林叶时发出的轻吟。

  时至深夜,青云村的居民们早已进入梦乡,云家院内不见灯火之光,月光透过开着的窗户照射进云洛涯的房间。

  房间内,云洛涯没有入睡,正盘坐于床上,双目闭合,俨然一副打坐修炼之态。

  “呼~!”

  不多时,房间内响起了一道略有些沉重的呼气声。

  “为何还是无法突破,莫非是遇到瓶颈了么……”

  云洛涯轻叹一声,目中有些浓浓的思索之色,不明白为何自己还是不能突破初识境二阶巅峰。

  “本皇早就说了,这片天地的五行灵气的蕴含量太少,即便你是重新修炼,没有瓶颈,只需积蓄些灵气冲破灵璧便可突破。但纵然是这样,没有外物的帮助,你至少需要精心打坐十天方能积蓄出足以冲破灵璧的灵气。”

  暴君的声音突然自房间内响起,话音未落,就见云洛涯眉心处红光一闪,下一瞬,前者的身形便是凭空出现在了后者身前的虚空。

  “堂堂魔皇就只会说些无用的废话么?”

  云洛涯看了暴君一眼,淡淡的道。

  “臭小子,你……”暴君怒,就欲开口大骂。

  “切。”

  云洛涯不屑的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别处,似是不愿搭理暴君这个百无一用的魔皇。

  “混蛋!敢小看本皇!”暴君双目如欲喷火,对着云洛涯道:“把你的蓝晶戒拿来!”

  “干嘛?”

  云洛涯随口问道。

  “让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废话!”暴君没好气的叫道,看得出来,其此时的情绪很不好。

  见状,知道暴君这是准备动手助自己突破修为了,云洛涯心中暗喜,不过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低头将手上的蓝晶戒慢慢摘下。

  刚将蓝晶戒摘下,云洛涯还未来得及将其扔给暴君,后者已是一招手,将蓝晶戒抓在了手里。

  “臭小子,让你知道本皇的厉害!”

  暴君精神力进入蓝晶戒内,两息后,戒指表面蓝光一闪,三株灵草自里面飞出。其中一株便是还剩下一花一叶的水叶灵花,另外两株皆是灵草,巴掌大小,一株根茎呈现赤红色,名为赤茎草,另一株叶子呈现赤红色,名为赤炎草,都是低阶的火属性灵草。

  三株灵药出现后便静静的漂浮在虚空,没有掉落向地面,像是被一种力量托浮住了一般。

  只见暴君右臂向前伸出,右手张开,掌心向上,淡淡的猩红之光出现,萦绕着手掌。那三株灵药像是如有所引般,慢慢的飘向暴君的掌心,不过水叶灵花却是最后一片叶子自动脱落,化为一道细流飞向暴君的手心,至于那水灵花却是没有动,依旧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赤茎草与赤炎草漂浮在暴君右手掌心上方,水灵叶化为的细流不停地环绕着两株灵草飞动,淡淡猩红之光上升,将两株灵草和水灵叶包裹笼罩,像是红色的火焰在灼烧一般。

  突然,令人乍舌的一幕出现,那猩红之光看上去分明没有一丝温度,但是置于其中的赤茎草和赤炎草却是如同被火焰烧烤了一般,慢慢的枯萎、收缩。数息后,竟是化为了两团拇指大小的赤红色液体,似乎是这两株灵草所蕴含的精华。

  两团赤红色液体出现后,那水灵叶变成的细流忽然一分为二,分别融入了两团液体内,紧接着两团赤红色液体缓缓靠近,触碰融汇在一起,变为一团稍大一点的红色液体,表面是一层白色的似水般的薄膜。

  “张嘴!”

  暴君右掌忽然一翻,成剑指状,一指云洛涯的嘴。话音刚落,那团红色的液体竟是如有所引般,化为一道红色细流,顺着暴君手指的方向,飞向云洛涯的口中。

  看到那飞来的由三株灵药精华组成的红色细流,云洛涯下意识的微微张嘴,令得那红色细流毫无阻碍的飞入到了口中。

  刚一入口,云洛涯还未来得及感受一下味道,那灵药精华便是已经顺着喉咙,钻入了他的肚子里。来不及多说什么,云洛涯连忙闭上眼,沉浸心神,调动体内的灵气去消化那团灵药精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