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财酒楼,位于青河镇镇北区,隶属宋家的产业,乃是青河镇上有名的酒楼之一,酒楼生意火爆,每天来往的食客与住客多不胜数。

  酒楼二楼靠窗位置,云洛涯与韩啸风相对而坐,楚兮月坐于前者身旁。桌子上已是摆放了数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以及两个酒杯一壶酒,外加两碟糕点。

  “月儿姑娘,不用再拘束,来,吃点心。”

  韩啸风将桌上的一碟绿豆糕往楚兮月身前推了推,笑说道。

  “嗯,谢谢。”

  楚兮月点了点头,小声谢道,却是没有伸手去拿糕点吃,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云洛涯。看得出来,小丫头还是有点拘谨的。

  “月儿,想吃什么自己夹,够不着的告诉哥哥,哥哥夹给你。”云洛涯用筷子夹了一块绿豆糕放到楚兮月的碗里,用手轻抚了抚后者的头,柔声说道。

  “嗯,知道。”

  楚兮月点了点头,小声应了一声,而后方是伸手拿起云洛涯夹的绿豆糕,放至嘴边小口的吃着。

  “云兄,以前便一直想与你畅饮一杯,却是始终没有机会,今日有幸一遇,来,我先干为敬!”韩啸风起身对着云洛涯敬了一杯,客套道。

  “韩兄多礼了,你我二人无须这般,这杯我敬你。”云洛涯起身回敬了一杯。

  饮尽后,二人落座,吃菜敬酒,谈笑风生,无需多说。

  席间,始终是韩啸风主动开口说些客套的虚话,云洛涯不急不缓的一一回敬,显得很是深沉老练。

  终于,不知不觉,酒过三巡,该聊正事了。

  “云兄,我有件事想向你打听一下,可能会触及你一些不愉快的回忆,不知当讲不当讲?”韩啸风抿了口酒,面色有些为难的道。

  “无妨,韩兄你尽管说,我定当知无不言。”云洛涯道。

  “是这样的,当年舍弟啸云有幸与云兄和一同被招入灵院学习,如今已过去九年多了,这些年里,家族一直未能派人去灵院看望他,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在灵院生活的怎么样,所以便想向云兄你打听一下。“韩啸风道。

  当年,灵院的导师在青河镇招收学员时,近万名年龄相符的孩子中,只有三个孩子的修炼资质符合灵院苛刻的入院标准。那三个孩子皆是男孩,其中一人便是云洛涯,另外两人,一人是韩啸风的三弟韩啸云,还有一人是袁家四公子,袁涛。

  “原来如此。”

  云洛涯会意的点了点头,抿了一口酒道:“实不相瞒,韩兄,说来惭愧,当初我虽然是与令弟一起进入灵院学习的,但平时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只在刚刚进入灵院那会经常能够见到他。待至后来分属院系了,我在共院,令弟在金院,我们两人分属不同的分院,平时鲜有见面的机会,只在每年举行的‘誉灵小试’上见过几次,不过都是没有机会说话。”

  “我记得令弟在去年的誉灵小试上,好像是取得了地榜第五十六的佳绩,想来这些年应该过得很好。”

  “听到云兄你这么说,我的心里也就放心多了。”韩啸风举杯对着云洛涯敬了一杯,“云兄,多谢告知。”

  “举手之劳,韩兄不必多礼。”云洛涯回敬一杯。

  “云兄。”

  一杯喝完,韩啸风又对着云洛涯问道:“适才,听你说啸云他在誉灵小试上取得了地榜第五十六的成绩,不知这誉灵小试和地榜是什么?”

  “誉灵小试乃是新学员入院四年后,灵院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的院试比斗,先是由十大分院的学员进行内部比斗,排比名次,再抽取每个分院前十五名者进行十院会比,排出最终的名次,并进行奖励。简言之,就是灵院一年举办一次,用于检验学员实力的比试。”

  说到这,云洛涯顿了一下,而后又道:“至于地榜,则是用来排比学员实力高低的榜单之一。在灵院,像这种用于排比学员实力高低的榜单共有三个,由高到低依次是九灵榜、三十六天榜、七十二地榜,共计一百一十七个名次,也就是一百一十七人。”

  “一万名学员中,仅有一百一十七人能够入榜,由此看来,这三个榜单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啸云兄他地榜排名第五十六,已是进入了前百之列,天赋与实力堪称上上之选,乃是各大势力都可遇而不可求的人才。韩兄,你们韩家有福了。”

  闻言,韩啸风心中一阵惊喜,脸上都是忍不住溢出了无比自豪的笑容。韩啸风知道,若是真如云洛涯说的那般,那灵院三个榜单的含金量真的有这么高,韩啸云也真的在地榜上排名第五十六,进入前百之列的话。那么,待至半年后韩啸云毕业归来,整个韩家都会因他一人而从此一飞冲天!

  须知道,灵院,这个在上古仙灵大战之后,传说由远古神境强者所联合创建的学院,迄今为止在灵界已经传承了一千年了,乃是当之无愧的灵界第一大院。

  凡是能够被招入其中的人,无一例外皆是天资卓绝之人,每个人都堪称天才。自灵院毕业的学员,历来便是各大势力所渴望而不可求的人才。韩啸云如今进入灵院学员前百之列,乃是天才中的天才,其身上所具有的千里与对各大势力的诱惑力自不必多说。如此,韩家得其一人,日后便足以昌盛百年!

  良久,韩啸风饮了一口酒,终于是将心中惊喜不已的情绪压制住了,而后看了眼面色平淡的云洛涯,犹豫了一下之后,小心的开口道:“云兄,容我冒昧的问一句,请你千万不要生气,不知你当初在灵院时的排名是多少?”

  话刚一说完,韩啸风顿时便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有些凝固了,他此时心中都是有些后悔开口这么问了,生怕因此触碰到云洛涯心中的伤疤,而令得后者拂袖离去。

  一旁,楚兮月嘴角沾着一粒糕点碎屑,正歪着头,扑闪着眼睛盯着云洛涯看,想来也是对韩啸风刚刚问的问题感兴趣,毕竟,这可是和她最喜欢的云哥哥有关的。

  “呵呵。”

  看着韩啸风脸上那无比紧张与懊悔的神色,云洛涯忽然掀了掀嘴角,温和的笑了笑,道:“韩兄不必如此紧张,我还没有那么小家子气。”

  见状,韩啸风的心里方是松了一口气,对着云洛涯笑了笑。

  “我当初在灵院……”

  云洛涯刚欲开口告诉韩啸风自己当初在灵院时的榜单排名,可谁知,话才刚一开口,二楼的楼梯口处便是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以及袁傲的一声怒喝。

  “云洛涯,你个废物,果然有种!竟然不躲也不跑,反而坐在这喝酒,就凭你这份胆量,本公子待会一定多让你吃点苦头!”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袁傲总算是带人来找场子了。

  “我草!”

  韩啸风心中大骂一声,暗道袁傲这小子可真会挑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时候来,简直混蛋王八蛋!

  “妈的!你小子倒是很能装啊!本公子待会打得你满地找牙,看你还敢不敢再装了!”

  袁傲带着七八个手持刀剑的随从骂骂咧咧的向着云洛涯所在的位置走去。

  “云哥哥!”

  楚兮月有些害怕的抓着云洛涯的衣袖。

  “不用怕,有哥哥在呢。”

  云洛涯拍了拍楚兮月的手臂,抬起手帮其擦拭掉嘴角沾着的糕点碎屑,柔声说道。

  “云洛涯,滚过来受死!”

  见到云洛涯不仅丝毫没有将自己的到来放在眼里,反而还旁若无人的和楚兮月秀恩爱,袁傲顿时就气得又一声大骂。

  “韩兄,这送财酒楼的环境似乎不怎么样啊,什么时候连狗都能进来乱叫了?”仿佛并没有看到袁傲等人一般,云洛涯对着韩啸风淡淡的说道。

  “呃,咳…是啊,的确太差了,乱叫一通,吵得人心烦。”韩啸风干咳了一声,应和着云洛涯的话,心中对于后者的淡定直是佩服不已。

  “妈的!韩啸风,你什么意思?”

  听到韩啸风开口说话,袁傲方是才发现坐在云洛涯对面的人是韩啸风,见到前者与云洛涯一唱一和的说自己等人是狗,顿时便对着其不爽的叫道。

  “哟!这不是袁三公子么?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韩啸风豁然起身,仿佛刚刚发现袁傲一般,惊讶的道:“袁三公子,你这是干嘛?来吃饭的吗?”

  H7酷匠网☆2永e久=免费"N看E小{O说*、

  对于袁傲,韩啸风心中本就看他不顺眼,不过碍于两家的情面以及两个的圈子不同,平时倒也互不相犯。但是今天不同,先前已是答应过云洛涯要帮他摆平袁傲了,这也是交好云洛涯的一个机会,与袁傲交恶是在所难免了,所以韩啸风此时也不介意恶心一下袁傲。

  “少说废话!韩啸风,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我和云洛涯之间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的话,别怪我不顾及两家的情面!”袁傲嚣张的厉声道。

  “呵!”

  韩啸风冷笑一声,面色渐冷,道:“袁傲,今天若是你大哥袁涛在这跟我说话,我或许还能给个面子,至于你嘛,还没那资格!”

  “你今天是铁了心要帮云洛涯是吗?”袁傲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不然呢?”

  韩啸风随意的耸了耸肩,反问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袁傲面露狰狞之色,对着身后的随从们一挥手,大喝道:“都给我上!废了云洛涯!谁敢阻拦,杀无赦!”

  “是!”

  那些随从们齐声应道,随即便握着手中的刀剑向前冲去。

  “哼!”

  见状,韩啸风冷哼一声,右手一张,体内木灵气运转,瞬间便是在手中凝聚了一柄淡绿色的灵气长剑。而后只见其身子猛地向前一掠,手中灵气长剑顺势斩出一道剑芒,逼退了冲上前来的那些随从。

  “云兄,你照顾好月儿姑娘便可,这些狗奴才就交给我吧。”韩啸风右手持剑斜指地面,偏过头对着身后淡定坐在桌子旁的云洛涯说道。

  “那边多谢韩兄仗义出手了。”云洛涯谢道。

  “云兄客气了。”韩啸风头也不回,淡淡的道。

  而袁傲见此情景,一张脸阴沉得几乎快要滴出水来了。韩啸风此时这架势摆明了是和云洛涯穿一条裤子的,自己今天若是想要动云洛涯,定然要先过了韩啸风这一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