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儿姐姐!”

  听到苏雨韵要让袁傲出手教训云洛涯,楚兮月生怕后者会像上次一样被打伤,忙拉着前者的衣袖,满脸焦急之色的叫道。

  看着楚兮月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苏雨韵有心想要收回刚刚说的话,可是当目光一转,看到云洛涯脸上那令她看了就火大的冷淡表情后,顿时便打消了念头。

  这个臭混蛋!总是这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样子,本小姐这次决不出手帮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在惹我了!哼!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废物。云洛涯,你有种,竟然还敢到镇上来!”袁傲右手一抖,展开了手中的白纸扇,轻轻的摇了摇,而后满脸傲踞的对着云洛涯道。

  “连你都敢到街上来丢人现眼,我又有何不敢来镇上散步。”云洛涯面无表情的道,如今重新修炼,有修为在身,云洛涯可不会将袁傲这种公子哥放在眼里。

  “你这废物,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本公子给你一次机会,立刻跪下向苏小姐磕头认错,我可以饶你一次。否则的话,我今天让你爬着回去!”袁傲冷声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云洛涯冷笑一声,不屑的道。

  “找死!”

  袁傲怒,手中白纸扇往身后一甩,身子瞬间对着云洛涯掠去,右拳紧握,拳面覆盖着一层淡白色的金灵气,直向着后者的门面而去。

  “砰!”

  面对袁傲挥来的这一拳,云洛涯毫然不惧,右拳紧握,体内火灵气涌至拳面,直接是与前者对轰了一拳。双拳相碰,爆发出一道沉闷之声,只见云洛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袁傲却是被震得连连后退了数步。

  “怎么可能!?”

  袁傲稳住身子,满脸不可思议的惊叫道。明明几天前自己还能一拳将云洛涯给轰退,怎么现在倒反过来了?若不是右手上不停传来阵阵疼痛感的话,袁傲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哼!”

  没有理会袁傲的震惊,云洛涯冷哼一声,身子快速掠出,右拳轰向袁傲的胸口。后者见状,不敢与云洛涯硬抗,只能举起右臂抵挡,云洛涯却是忽然收拳,探出左手抓住袁傲的手腕,往外一拉,随机右拳雨点般落至其胸口上,直接是将袁傲的身子轰得倒飞了出去,砸向了那些随从。

  “三公子!”

  “三公子,你怎么样?”

  袁傲的身子刚被那几名随从搀扶住,口中忽然溢出了几口鲜血,当即便吓得那几名随从变了脸色,纷纷开口询问前者的情况。

  “妈的!都给我上,杀了这废物,出了事我扛着!”

  袁傲站稳身子,推开几名随从,抹了下嘴角的血迹,面色狰狞的吼道。

  ☆酷#匠*网永久r免0;费看小说,.

  “是!”

  那几名随从见主子生气,没有人敢违背命令,应了一声之后,便抽出了随身佩带的刀,向着云洛涯砍去。

  “臭小子,拿命来!”

  一名随从大叫着冲到云洛涯身前,挥手一刀便砍向后者的脖子。

  云洛涯面色不变,脚下步伐一动,身子斜向后闪避了出去,避开了那名随从挥砍来的一刀,同时也为其争取了一些从手上的储物戒指内取武器的时间。

  心神一动,一丝精神力注入到右手上的蓝晶戒指内,顿时只见那戒指蓝光一闪,八尺长的白色骨制长枪便是凭空出现在其手中,正是青鳄骨枪。

  云洛涯右手一抖,手中长枪顿时便化为点点枪芒,迎上了那几名随从劈砍来的刀。

  “铛!铛!铛~!”

  一寸长,一寸强。云洛涯凭借着长枪的优势,以一敌四,长枪抖动,枪尖不停地落在那几名随从手中的刀上,激射出点点火星,仅一个照面,便是将那几名随从压制住了。

  “半月飞掠!”

  突然,袁傲自一旁暴喝一声,只见其右手握着一柄白色长剑,对着云洛涯隔空一劈,顿时便自长剑内掠出一道半月形的白色灵气剑芒,直奔云洛涯而去。

  “寓灵于抢!”

  云洛涯心中低喝一声,手中长枪左右一摆,荡开了那几名随从的攻击,而后一个回拉,将长枪竖于身侧,体内水灵气涌入枪身,将长枪枪身渲染成一片蓝色。

  “砰!”

  一声爆响,袁傲劈斩出的白色灵气剑芒与云洛涯竖于身侧的长枪相碰,只见那灵气剑芒直接是化为了点点白色的金灵气,消散于周围的虚空中,反观云洛涯,只是握枪的右臂抖动了一下而已。

  “废物,受死!”

  云洛涯刚将袁傲的灵气剑芒挡下,还未来得及换口气,只见后者已是暴喝一声,握剑欺身上前。

  “乱雨剑!”

  袁傲一声吼,体内金灵气运转,顺着手臂疯涌至手中长剑内,聚于剑尖处,将剑尖渲染的纯白一片,闪烁着耀眼白光。随即只见其右臂不停地抖动,手中长剑幻化为道道剑影,令人不可捉摸,只还剩下数十个白色的光点笼罩向云洛涯,那是长剑剑尖闪着的光芒。

  “哼!”

  云洛涯冷哼一声,正了正脸色,一边不停地舞动着手中的青鳄骨枪抵挡袁傲的攻击,同时脚下步伐连连展动,身子快速的向后退去,不让袁傲近身。

  一寸短,一寸险。袁傲的剑法不错,若是让他近身的话,尽管云洛涯又信心不被他碰到分毫,但难免还是要费些手脚的。可是如果一直保持着一段袁傲的长剑所企及不到的距离的话,待至其剑势减弱之后,云洛涯瞬间便能秒败他!

  “叮!叮!叮!”

  一道道金属碰撞的清鸣声不断响起,袁傲手中的长剑剑尖如雨点般落在云洛涯挥舞的长枪上,迸射出道道火花,却是没有一剑能够落到后者的身上。

  数个呼吸之后,袁傲的攻势减弱,出剑的速度渐渐变慢,已是有点力不从心了。

  云洛涯见机,面色一冷,手中长枪猛的向前一刺,直指袁傲的喉咙,吓得其连忙侧转身子,将长剑收回,挡在身前。

  “铛!砰!”“噗!…”

  云洛涯手握枪柄,右臂一摆,青鳄骨枪顿时撞击在了袁傲的剑身上,震得后者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云洛涯继而一个跨步上前,猛地抬起右腿一脚踹在袁傲的胸口,直接将其踹得张口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三公子!”

  那几名随从见状,不由自主地顿下身子,惊叫了一声。

  云洛涯趁机上前,右手一抖,枪出如龙,眨眼间便将那几名随从挑翻、踢飞。

  “混蛋!”

  袁傲怒吼一声,翻身而起,再次提剑上前,剑尖直指云洛涯的胸口。

  “叮~!”

  面对袁傲这气急的毫无章法可言的一剑,云洛涯随意一抖长枪,将前者刺来的剑击向一旁,而后长枪枪尖顺势架在了袁傲的脖子上,吓得其连忙停住身子,不敢动弹。

  “云洛涯,你……”“砰!”

  脖子上被云洛涯用枪指着,袁傲也不敢再动手了,只能站在原地,准备搬出背景,吓一下前者,让其不敢杀自己。可惜话才刚刚开口,只见云洛涯右手一抖长枪,那长枪枪身便拍打在了袁傲的胸口上,将其震飞了出去。

  “云洛涯!你有种!”

  再次被打飞,感受着胸口传来的阵阵疼痛,袁傲一时半会也不敢再上前动手,只能站在原地对着云洛涯吼叫着。

  “滚!”

  云洛涯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你……”

  袁傲一时语塞,显然是没想到云洛涯这么傲,心中一时气不过,就欲再度上前动手。可是当看到后者面色一冷,抖动了下长枪准备上前来与自己动手的时候,方是想到云洛涯刚刚那凌厉的身手,忙甩了句狠话,带着几名随从狼狈离去。

  “云洛涯,你这废物,有种别走,本公子今天不会放过你的!”

  待至袁傲等人离开后,云洛涯面无表情的将青鳄骨枪收入到手上的蓝晶戒指内,而后慢慢转身走至楚兮月身前,拉起后者的小手转身离去。

  “走吧。”

  自始至终,都是未曾看苏雨韵一眼。

  “混蛋!”

  看着云洛涯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苏雨韵气得狠狠的跺了下脚,贝齿紧咬红唇,努力不让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溢出来。可是在转身奔跑离去的那一刻,还是有一滴眼泪不争气的自眼角流下,顺着脸颊,滴落到了地上。

  ……

  “云兄请留步!”

  云洛涯正拉着楚兮月在街上不急不缓的走着,准备带着后者去买糖人,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男声,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身向后看去。

  只见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正站在自己身后,男子年龄看上去不打,双十左右的样子,面容儒雅整洁,长发随意束起,脸上挂着一抹和煦的笑容,给人一种亲切之感。

  “韩兄,许久不见。”

  云洛涯对着男子微一点头,抱以微笑道。

  这名男子云洛涯认得,乃是镇上五大家族之韩家二公子韩啸风,之前也曾去云洛涯家招揽过他。韩啸风在青河镇的口碑也是不错,待人温和,彬彬有礼,从不盛气凌人,所以,云洛涯对他的态度也没有表现的很冷漠。

  “许久不见,云兄!”

  韩啸风点了点头,而后又对着一旁的楚兮月温和的笑了笑,随口问道:“云兄这是准备和月儿姑娘去哪呢?”

  “丫头有些嘴馋,想吃糖人,正准备带着她去买呢。”云洛涯笑道。

  “呵呵,云兄对月儿姑娘还真是疼爱有加呀!”

  韩啸风笑了笑,顿了一下之后又道:“不过,云兄,请恕我直言。方你与袁傲的打斗我也看到了,云兄你似乎开始重新修炼了,只是实力却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以袁傲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在云兄你手里吃了亏,待会定然会从家里带人来找你的麻烦。云兄你此番继续逗留在镇上,似乎不是明智之举啊!”

  “躲得了一刻,躲不了一时,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何必要去躲呢?”云洛涯淡淡的说道。

  “袁傲在袁家的地位不敌,能调动的人不少,云兄你能应付的过来吗?”韩啸风问道。

  “不是还有韩兄你呢么?”云洛涯嘴角含笑,反问道。

  “我?”韩啸风一愣。

  “我想韩兄路见不平,应该会拔刀相助的吧?”云洛涯道。

  “哈哈哈!这是自然,路见不平,理应出手相助,还是云兄懂我!”

  韩啸风豪爽的笑了笑,道:“云兄,可否赏脸小饮几杯?”

  “正有此意。”云洛涯点了点头。

  “好!云兄,月儿姑娘,这边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